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该轮到你照顾我了
    杨小龙跟华子两人素昧平生,根本谈不上什么仇怨,更何况在高速路上华子自己都亲口说了,他们是受人指使来杀杨小龙的,所以杨小龙可以肯定,在他们背后还隐藏着一名真正想要他命的人!

    这个人,才是真正的该死!

    听完杨小龙所言,马爽脸色也是一沉。

    在刚才他们只是想着杨小龙杀的是两名被通缉的杀人犯,倒是忽略了为何两名杀人会跟杨小龙发生交集。

    现在经杨小龙这么一解释,他们立刻明白了。

    又是一起雇凶杀人案!

    而这也恰好解释了为什么程勋他们会再次铤而走险返回华夏。

    “小龙,你觉得有谁可能会是幕后真凶?”马爽询问道。

    “我也不知道。”杨小龙摇了摇头。

    “那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马爽再次问道。

    “这倒是有不少。”杨小龙想了想道。

    “都有谁,你全都告诉我,我们到时候会进行逐一排查的。”马爽说道。

    “首先是我们村的赵传奇,我跟他之间矛盾不算深,但我估计他巴不得我死;其次是赵家屯的痞子赵博,他诬陷我后来被我把他腿打断了,不过听他们村的人说这家伙全家人都搬到外地去了,也不知道现在是死是活。”

    “然后我们县城的周弘晖,我把他儿子给打了,他上次就想弄我来着,不过后来又主动跟我讲和的,我也不是太确定这个家伙是不是跟我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还有咱们宁北市金茂大酒店的总经理潘肇源,我觉得这个人嫌疑最大,他上次因为打伤我赔了五百万,很有可能心里气不过所以要找人来杀我。”

    杨小龙略一沉吟,然后自己觉得有可能对自己下杀手的人都讲了出来。

    “你再好好想想还有没有别人,要找那种身价不菲的,程勋跟高千华两人动手一次报酬最少一百万起步,能够付得起这个价的绝对不是一般人。”马爽提醒杨小龙道。

    听马爽这么一说,杨小龙还真的又想起来两个人。

    一个是楚家的楚灿,另外一个就是东盛制药总经理冯珂。

    他跟楚灿是在当初慕容枫的寿宴上认识的,他不仅动手打了楚灿,还指出楚灿送给慕容枫当做贺礼的人参是假的,让楚灿颜面尽失,楚灿很有可能怀恨在心会对自己进行报复。

    而东盛制药的冯珂,他嫌疑较楚灿要小一些,不过杨小龙将梁雪薇从东盛挖走,还大大落了冯珂的面子,冯珂如果小心眼的话,也不是没有对他动手的可能。

    跟杨小龙结怨的虽然还有几个,但是身份都很一般,正如马爽说的那样,能出得起百万的佣金雇凶杀人,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所以几乎在这么一瞬间杨小龙就把赵博还赵传奇都排除在外了。

    赵博是完全付不起这个钱,赵传奇则是因为他这人抠搜抠搜的,杨小龙估计他就算是自己动手也绝对不舍得砸百万请杀手杀他。

    “小郑,刚才小龙说的你都记下了吧?”马爽看向旁边的郑煜道。

    “记下了。”郑煜回道。

    “那就好。”马爽点了点头,这些人现在已经是他们的重点嫌疑人,他们会做重点排查,“小龙,除了这些之外,你要是还有什么其他的线索记住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会尽全力追查这幕后凶手的。”

    “好的。”杨小龙答应下来,随后两人互相留了对方的电话号码。

    “如果你当时没有把程勋两人杀死就好了,我们说不定可以直接从他们嘴里得知凶手的身份。”郑煜有些遗憾的说道。

    “唉,我当时自己都快挂了,哪还敢留手啊。”杨小龙轻叹道。

    他在将匕首捅进程勋心脏的那一刻脑袋还是比较清楚的,但是谁知道程勋没有咽气而是想要跟他同归于尽,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杨小龙丧失理智,直接陷入混沌状态。

    对于之后自己如何**程勋几十刀以及如何用拳头砸死华子一事,他都是模糊不清。

    “这个也算是人的本能,换成别人恐怕是跟你一样的反应。不过就算那两个杀手死了咱们也可以对他们最近的人际关系重新着手调查,说不定能够有所发现。”马爽说道。

    他很清楚,其实像程勋这样的亡命之徒一般都是死硬分子,就算活捉也不一定能够从对方嘴里获悉到有价值的情况,想要破案,还是要靠他们自己。

    “那这件事就麻烦马警官了。”杨小龙谢道。

    跟杨小林聊完之后,马爽便跟郑煜离开了医院,开始准备进行接下来的调查。

    田巧萍三个人在医院外面转了一圈,给杨小龙买了不少的营养品还有水果,这才返回。

    田巧萍他们只在医院呆了一个晚上,等第二天早上杨小龙就强迫他们离开了。

    杨小龙现在还要住院休养,但是家里的活儿却不能停,所以田巧萍跟杨大志得帮着他完成各种食材的收购。

    而药材基地马上就要动工了,梁雪薇得回去主持全局,也不能留下。

    田巧萍担心杨小龙在医院的饮食起居没人照顾,杨小龙骗她说自己找好了护工,实际上杨小龙根本就没找护工,而是给柳秀兰打了一个电话。

    得知杨小龙受伤住院,柳秀兰直接把手里的活放下,火急火燎的坐公交车赶到了杨小龙所在的医院。

    “小龙,你这是怎么回事啊?”看着病床上躺着的杨小龙,柳秀兰心中一阵心疼。

    “没事儿,遇到了点小麻烦而已。”杨小龙一句带过,并没有跟柳秀兰讲太多,以免柳秀兰听着担心。

    “你别动,让我看看你伤的怎么样。”看到杨小龙想要从床上起来,柳秀兰赶紧按住了杨小龙。

    掀开被子,轻轻抚摸着杨小龙身上的的绷带,柳秀兰心疼的泪都要出来了。

    “小龙,你这到底是咋了,前天陪我出院的时候明明还是好端端的,咋才两天不见,你就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柳秀兰满是关切的问道。

    “其实就是出了个车祸,稍微伤了点皮肉,医生说了,不算严重,住个十天半月就能出院了。”杨小龙面带微笑,编了个善意的谎言。

    “住院这么久还叫不严重,那还有啥算严重啊!”柳秀兰带着责备的语气说道,“小龙,你一定要答应我,以后开车一定要小心点,这次你能没事,但是谁能保证你下次还能没事儿啊?”

    “行,我保证小心开车。”杨小龙拉住了刘刘秀兰的小手,脸上则是挂着贱贱的笑容,“秀兰姐,上次是我照顾你,这次也该还你照顾我了吧?”

    “我照顾你?婶子她们难道不来吗?”柳秀兰赶紧问道,她倒是想照顾杨小龙,可这要是让杨小龙的爸妈碰到,那不得尴尬死。

    “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把我妈他们打发走了,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都是咱们的二人世界。”杨小龙笑的更加灿烂。

    “只要你妈他们不来,那我就留下来照顾你。”刘秀兰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她自杀住院的那几天,都是杨小龙在对她进行无微不至的照顾,眼下也确实该轮到她照顾杨小龙了。

    “老婆,那你给我削个苹果呗,我想吃苹果了。”

    看到柳秀兰答应,杨小龙的称呼立刻就改了。

    “谁是你老婆!”

    柳秀兰娇嗔的白了杨小龙一眼,不过她还是从床边的柜子上取了一个苹果,开始削皮。

    接下来的几天,没有外人的打扰,杨小龙跟柳秀兰两人还真像一对小夫妻一样甜蜜恩爱。

    要不是因为身体实在不便,杨小龙真想在医院就把柳秀兰吃了。

    而每次早晨起来看到杨小龙那里顶起的小帐篷,柳秀兰都会故意做出几个性感撩人的姿势,看着杨小龙那抓狂的样子,柳秀兰别提多开心了。

    “老婆,好像是我的手机响了,你帮我拿一下。”杨小龙躺在床上向着柳秀兰招手道。

    杨小龙的旧手机上次被华子扔到高速路上早已尸骨无存,这个手机是柳秀兰刚给他买的,里面的手机卡也是补办的。

    “你现在都成皇帝了,这么近的距离都不会自己动手拿一下,还非得让我跑一趟。”柳秀兰一脸宠溺的看着杨小龙道。

    明明手机就在距离杨小龙不到一米的地方,杨小龙就是懒得自己动手拿。

    “嘿嘿,我是皇帝,你是我的爱妃,帮朕拿个手机怎么了?”杨小龙得意洋洋的说道,浑然不觉羞。

    柳秀兰无奈的摇摇头,轮口才她还真争辩不过杨小龙。

    “陛下,您的手机。”柳秀兰作揖行礼,配合着杨小龙的表演。

    “好了,爱妃平身,再给朕拿一根香蕉吃。”杨小龙接过手机继续道。

    因为手机里的电话号码都没了,所以他也不知道是谁给他打的电话。

    “喂,您好,请问哪位?”杨小龙接通电话之后问道。

    “小龙,是我啊。”

    电话那头很快便传来梁雪薇的那空谷幽般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