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是我兄弟
    “陆飞,说实话,这伤到底是谁打的?你骗得过我吗?快告诉我是谁!”

    杨小龙语气骤然变得冷厉起来。

    作为医生,他很清楚摔伤跟被打之间的区别,更何况刚才陆飞在回答自己的时候目光躲躲闪闪,分明是有意隐瞒着什么。

    所以杨小龙可以断定,陆飞在撒谎!

    看着杨小龙那严厉的表情,陆飞知道肯定是隐瞒不下去了。

    “龙哥,我这伤确实是被人打的,不过我皮糙肉厚,这点伤跟挠痒痒似的,根本没啥感觉,您就不用担心了。”陆飞满不在乎的回道。

    “要是没啥事儿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晚上我还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呢。”说着陆飞就准备离开了。

    “站住!”

    听到那道冷喝,刚刚迈开腿的陆飞顿时僵硬在原地。

    “龙哥,你还有别的事儿啊?”陆飞转过身挤出一个笑容问道,不过眼神之中闪烁的光泽还是出卖了他内心的慌乱。

    “陆飞,我之所以要问你这个问题是因为我把你当成了我的兄弟,不过显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既然如此,你走吧,咱们以后互不干涉,就当不认识。”

    杨小龙淡淡的说道,他的脸上有着很明显的失望。

    最开始陆飞要求跟随杨小龙的时候,杨小龙其实并不太看好他,但是经过几次考验,陆飞已经赢得杨小龙的信任,被他当成了自己人。

    如今见到陆飞被打,杨小龙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只是可惜,陆飞却一再对他隐瞒,这让杨小龙真的有点失望。

    杨小龙一句轻淡的‘我把你当成兄弟’,却像最厚重的手掌重重的砸在了陆飞的心头,感动的热泪瞬间盈满了陆飞的眼眶。

    “龙哥!”

    陆飞大吼一声,竟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听到那声闷响,已经准备回家的杨小龙顿时停住了脚步。

    转过身,看着跪在地上的陆飞,杨小龙眉头一皱,脸色却变得更加冰冷。

    “站起来,谁让你下跪的!”

    杨小龙寒声暴喝。

    看着杨小龙似乎要杀人般的可怕面容,陆飞心中也是一寒,迅速站了起来。

    “陆飞,你给我记住,男人的膝盖就是尊严,只跪苍天和父母,如果再让我看见你随便给人下跪,立刻给我滚蛋!”杨小龙厉声喝道,那发怒的表情,好像要将人生吞活剥一样。

    “是!”

    陆飞大声嘶吼回应道。

    滚滚热流在陆飞心中流淌,无尽的感动充斥他的心间,他的眼睛已经变得赤红如血,要不是他强忍着,眼泪只怕早就滚落出来了。

    陆飞很早就出来混社会了,跟过不少‘大哥’,虽然那些大哥都口口声声说他是自己的兄弟,但他很清楚,自己不过就是大哥手里的一枚棋子,随时可以被抛弃。

    在那些大哥面前,被呼来喝去才是家常便饭,有些大哥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威,动不动就是让他下跪或者出手打骂,他却只能像狗一样卑微的活着。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这种人才喜欢在普通人面前耀武扬威、作威作福,因为只有看到别人的恐惧与哀求,他们敏感自卑的心才能得到一丝丝慰藉,让他们对于生活重新充满希望。

    但是在杨小龙这里,他却第一次感受到了尊重,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有尊严的人!

    如果说陆飞最开始决定跟随杨小龙,是因为看重了杨小龙可能拥有的显赫背影与恐怖潜力,那现在就是彻底被杨小龙的人格魅力所征服!

    只有在杨小龙这里,他才能够得到应有的尊重与重视,杨小龙才会把他当成兄弟而不是工具。

    士为知己者死,陆飞已经下定决心,这辈子都要誓死跟随杨小龙!

    无论是谁,想要伤害杨小龙,都必须从自己的尸体上踏过!

    杨小龙恐怕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反倒赢得了一个死心塌地的追随者。

    “好了,现在可以说原因了吧。”杨小龙语气也变得缓和下来。

    “是。”

    这一下,陆飞终于不再犹豫,将事情的始末跟杨小龙讲了起来。

    “今天早上我跟二楞去市里送货回来,在路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为了躲避一个闯红灯的老大爷,我们采取了紧急制动,可是因为在我们后面有一辆车车速太快,来不及刹车,最终跟我们发生了追尾。”

    “事故发生之后,我们本来是想跟后车的车主解释一下,然后商量如何赔偿的,可是谁知道他们上来对我们就是一阵毒打。因为当时他们人多势众,为了避免吃亏,我没也没有反抗。”

    “他们对我们殴打了十几分钟,后来有交警过来了他们才停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些人竟然是宁北市烟虎帮的人。为了避免给龙哥招惹麻烦,我便打消了报复的念头甚至还让二楞不要把这件事泄露出去。”

    得知陆飞隐瞒事实竟是为了避免给自己带来麻烦,杨小龙心中也不禁有些触动,不过这样一来他反而更要为陆飞讨还一个公道了。

    “烟虎帮,他们很强吗?”杨小龙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件事的关键。

    陆飞本就是出来混的,自然不是怕事的人,但是他在被打了之后却选择沉默,这已经充分的表明了一个事实。

    “没错,烟虎帮是宁北的一个老牌帮派,实力庞杂,帮众只怕有几百人之多。除此之外,他们跟很多其他势力都有密切联系,所以一般情况下,没有人愿意得罪烟虎帮。”陆飞解释道。

    “烟虎帮跟周弘晖比着怎么样?”杨小龙再度问道。

    “烟虎帮的势力绝对远超周弘晖,周弘晖在咱们星云县也算是一霸,但跟这些盘踞在市区一二十年之久的老牌势力相比,差得可不止一筹。”陆飞略一沉吟之后道。

    在陆飞眼中,烟虎帮那就是一个庞然大物,一般人唯恐避之不及,根本不敢与之作对。

    所以在被烟虎帮的人毒打之后,陆飞也只能是打掉牙齿往肚里吞。

    他一方面是担心杨小龙不是烟虎帮的对手,另外一方面也是觉得杨小龙根本不可能为了他一个小弟就去得罪烟虎帮。

    听完陆飞的描述,杨小龙立即便有了决断。

    “打你的那个人你还能找得到吗?”杨小龙看着陆飞道。

    “能!那个人在打了我们之后给我说了一个地址,他说如果想报仇的话可以去找他。”陆飞赶忙回道。

    他知道,杨小龙这是要给自己报仇了!

    “好,现在带我去找他,我给你们报仇!”杨小龙吩咐道。

    理智告诉杨小龙不要去招惹烟虎帮这种帮派,但是陆飞跟杨二楞都是自己的人,是在帮自己送货的途中被人欺负的,如果他这个老大选择视而不见或者当缩头乌龟的话,不仅会寒了两人的心,更会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也许有人会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杨小龙却只知道,报仇不隔夜,他要让所有人知道动他的人的后果!

    陆飞心中感动,对于杨小龙已经从敬畏化成了崇拜,这个时候如果杨小龙说让他去死,他都会毫不犹豫。

    “小龙,你不会是又要去跟人家打架吧?别忘了你才刚出院。”田巧萍一脸担忧的看着杨小龙道。

    刚才杨小龙两人谈话的时候并没有避讳她,田巧萍这才知道陆飞说自己是喝酒摔伤竟然是在欺骗自己。

    她很清楚自己儿子的性格,这如果出去了,十有**又要跟人家动手。

    田巧萍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她不求杨小龙成亿万富翁,也不想让杨小龙成明星红人,她唯一的希望便是杨小龙能够平平安安,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度过这一辈子。

    可惜,她的儿子是杨小龙,这对于别人来说轻而易举便可达成的愿望注定将是奢望。

    “妈,您放心好了,我肯定会先跟他们讲道理,只要那些人愿意赔礼道歉,我保证绝不动手。”杨小龙向着田巧萍承诺道。

    “小龙,听妈一句劝,别再追究这件事了。不管谁对谁错,反正已经过去了,退一步海阔天空,你要是再去找人家,那事情只会越闹越大,这样对谁都不好。”田巧萍苦口婆心的劝道,她不想杨小龙再陷入危机之中。

    “妈,这件事您就别管了,我会妥善解决的。”

    杨小龙能够理解田巧萍的意思,但是人生在世,很多事情身不由己,不说为了自己,就算为了陆飞的这份忠诚,他就一定要替陆飞出头。

    “妈,你们晚上做好饭先吃,就不用等我了。”杨小龙跟田巧萍说完,便开车带着陆飞离开。

    看着那终究还是离开的杨小龙,田巧萍不禁一叹。

    她知道,杨小龙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什么事都需要征求她意见的小男孩,她根本帮不上杨小龙什么忙,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祈求上苍,让杨小龙平安归来。

    杨小龙在经过杨二楞家的时候把杨二楞也给叫了出来,杨二楞脸上的伤看起来比陆飞似乎还重,很多地方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杨小龙也算是明白为何杨二楞今天下午没有跟着他妈田巧萍一起去收禽畜。

    得知杨小龙要给他们报仇,杨二楞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立即冲回家里,竟然拿了两把杀猪刀跑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