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孽子
    “什么东西?”

    梁雪薇也放下手中的工作将目光转了过来。

    这个时间段正播放的是宁北市的早间新闻,一般有什么重大事件的话,都会在新闻里面播放。

    而此时,新闻上出现的人正是唐宇阳,在他旁边则是围着一大群的媒体记者,看那些记者手里拿着的话筒上的标签不难看出,基本上囊括了整个宁北市的新闻媒体,甚至还有一些国家知名媒体机构在宁北的分社记者。

    “大家好,我叫唐宇阳,这个名字恐怕大家并不熟悉,但说到我的父亲想必大家应该耳熟能详,他就是大唐集团的董事长唐霖!”

    即便被一二十名媒体记者重重包围,但是唐宇阳仍然表现的十分淡然从容。

    “我今天站到这里,就是想要向大家公开一个真相,杨小龙先生没有盗窃我们大唐制药首席医药专家乔冠华教授的研究成果!相反,乔教授所谓耗尽十年心血研制出来的特效抗癌药却是从杨小龙先生那里得到的,这一抗癌药的原发明人是杨小龙而不是乔冠华,乔冠华才是一个真正的窃贼与伪君子!”

    什么!

    听闻此言,全场记者一片哗然。

    虽然他们已经提前得到了一些小道消息,但是亲耳听到这话从唐宇阳这个大唐制药的少爷口中说出,心中还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在此之前,所有媒体一面倒的对杨小龙口诛笔伐,对乔冠华则是赞誉有加,甚至对他冠以华夏最杰出科学家名誉,还有人将他与华佗、扁鹊这些神医相提并论!

    但谁也没有想到,大唐集团的大少爷、公司未来的接班人唐宇阳竟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爆料出这种令无数人瞠目结舌的真相!

    他是得了失心疯,还是吃错了药?

    难道唐宇阳不知道,说出这种话会对大唐制药造成多么恶劣的负面影响吗?

    这一瞬间,即使是才思敏捷的众多媒体精英思维都出现了迟钝,一个个愣在原地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在怀疑我这句话的真实性,但是我可以用我的人格保证,我今天所说的话句句属实,如果有一句虚假,我不得好死!”

    最终还是唐宇阳最先打破了沉默。

    “唐少爷,我一点都不怀疑您这句话的真实性,但是我很想知道,您作为唐董事长的儿子,为什么要公开这件事,难道您不清楚它会对贵企业造成多么大的负面影响吗?”

    一名宁北电视台的记者抢先发问道,他这个问题同时也是在场所有记者与电视机前所有观众共同的疑惑。

    现代人做事,哪个不是损人利己?

    退一万步讲,你财大气粗,为了达成某种目的可以损人不利己,可是哪有唐宇阳这样损己利人的?

    这个消息一旦散播出来,不仅会让大唐制药蒙受巨大损失,还会让他们的对手有了攻击大唐的绝佳理由。

    “我很清楚我自己在做什么事,我也知道这件事会造成多么坏的后果,但是我不希望看到有人因为我们大唐而蒙受不白冤屈,我更不希望看到有人为了名利而不择手段,甚至做这种颠倒烟白,贼喊捉贼的勾当!”

    “我也喜欢钱,也想赚钱,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不想大唐赚的钱沾染着别人的鲜血,我不想背负这种罪恶感而活着,大唐需要的是公平正义,而不是只有肮脏利益!”

    为了杨小龙的事情,昨天上午唐宇阳就去找自己的父亲谈了一个多小时,可是唐霖态度很坚决,为了大唐的利益,他支持的一定是乔冠华,而杨小龙注定只能成为大唐更进一步的牺牲品。

    唐宇阳据理力争,唐霖却狠狠斥责唐宇阳一顿,还扇了他一巴掌,最终,唐宇阳跟他爸大吵一架,两人不欢而散。

    回到家之后,唐宇阳情绪万分低落,将自己锁在房间内没有再出来一步。

    他整整一夜都在艰难的抉择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如果他跟他爸一样,唯利益至上,大唐定然可以借此博取眼球,然后赚取大把钞票,但是杨小龙这辈子肯定就完了。

    而如果他选择站出来,揭露事情的真相,又会跟他爸背道而驰,让大唐蒙受巨大损失,甚至父子之情都有可能决裂。

    这两种结果都不是他想要的。

    但是最后,他还是选择站在公平正义这一边,钱没了还可以再赚,但做人的底线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没有人知道唐宇阳昨晚经历了何种煎熬,他是经历何种痛苦的心理挣扎才做出今天这种选择。

    “说得好,我支持唐少爷!”

    “这才是一个良心企业应该有的责任跟担当!”

    “唐少爷,您这话说的不错,可这样做是不是代价太大了。”

    “唐少爷难道就不会后悔吗?”

    不少人发声支持赞成唐宇阳,可是在很多人眼中,唐宇阳这不是高尚,这是傻,这踏马叫缺心眼!

    为了所谓的公平正义以至自己家的公司于不顾,简直蠢得无可救药,现在这社会,谁还讲公平正义?讲公平正义的早踏马饿死了。

    不少人甚至觉得唐宇阳这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纨绔子弟,只知道一意孤行,根本不懂得父辈打拼的艰辛。

    要不是他有个好爹,他哪有资格说这种话?

    而此时,大唐集团董事长办公室中,看到这则新闻的唐霖已经暴跳如雷。

    “孽子!他这是要毁了大唐吗!”

    唐霖气急败坏的怒吼着,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儿子。

    他昨天也觉得自己说话可能有些情绪化,所以晚上回去的时候想跟儿子道个歉,结果连门都没见去。

    唐霖本以为等过两天唐宇阳应该就能体会到自己这个做父亲的良苦用心了,可是谁能想到这小子居然公开这件事情的真相,力证杨小龙清白。

    如果是别人说这些话的话,就算说的天花乱坠,恐怕也没有几个人相信。

    但唐宇阳可是他唐霖的儿子,是大唐集团的下一代继承人,他说出一句话,顶别人说十万句,谁都会认为他是在大义灭亲!

    “去,让电视台立即停止播放这则新闻,快去!”

    唐霖面目凶恶的咆哮道。

    “董事长,这个是直播,没法停。”唐霖的秘书程丽雯胆战心惊的回道。

    唐宇阳上电视的消息还是她最先得到汇报给唐霖的,当时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她差点没惊掉眼球,根本不敢有分秒耽搁,立刻汇报给了唐霖。

    “放屁,老子让他停,他就得停!”唐霖再次吼道,随后眸中寒光一闪,再次道:“给我联系宁北电视台台长吴文辉,快!”

    “是。”程丽雯回道。

    她立即联系翻出吴文辉的电话,然后拨了过去。

    因为是大唐集团的专线,所以很快便接通了。

    “董事长,通了,是吴台长。”程丽雯赶忙将电话递给唐霖。

    唐霖接过电话,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喂,吴台长,我是唐霖。”唐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放的平缓一些。

    “唐董事长好。”

    吴文辉虽然是电视台台长,但是在唐霖面前也不敢端什么架子。

    “吴台长,麻烦你立即停止播放关于唐宇阳的那段新闻,他跟我吵架闹了矛盾,说的都是赌气话,那些根本不可信。”唐霖以近乎命令的语气说道,根本就不是在商量。

    “啊?原来是这样,那我理解了,我这就马上停止播放。”

    吴文辉刚才也在看这则新闻,当时满脑子都在震惊于唐宇阳的胆子大,什么都敢说,现在想来,这一切居然是背着他老子说的。

    唐霖可是冀北地区医药领域的大佬,不仅掌控着巨大的医药份额,还在很多医院拥有股份,他可不愿意得罪这种人。

    很快,现场导播便得到命令,立即中断关于唐宇阳的一切新闻。

    电视屏幕猛地一烟,再度亮起是已经转到主持人的身上。

    “各位现场观众朋友们,很抱歉,唐宇阳先生因为个人原因暂时离开,还请大家继续观看其他新闻资讯。”主持人向着大家道了个歉,随后便开始播放其他新闻。

    而且很快,唐霖下令将采访现场被封锁,所有媒体记者都禁止离开,他则立即坐车亲自赶了过来。

    虽然电视屏幕上已经没有了唐宇阳,但是杨小龙眼前却依然是唐宇阳的身影。

    唐宇阳说的每一句话都清楚的回响在他的脑海之中。

    “这是一个真汉子!”

    杨小龙忍不住脱口而出,心中油然而生一种钦佩。

    本来杨小龙是想着先找寻乔冠华窃取梁忠年科研成果的证据,然后再以这些证据为切入点揭露乔冠华的虚伪面目的,但是现在有了唐宇阳的公开证词,即便他什么都不说,恐怕人们也不会将他再当成那个盗窃别人研究成果的无耻小人了。

    可以说,唐宇阳帮了他大忙,但同时,付出的代价也相当沉重。

    “唐宇阳跟他爸果然不一样,我没看错他。”

    一旁的梁雪薇脸上也流露出浓浓的敬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