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不敢回家的徐秋萍
    梁雪薇嫣然一笑,倒是没有再跟杨小龙客气。

    “小龙,你今天再出去,能不能带上我?”梁雪薇问道,“我想跟你一起查出我爸死亡的真相。”

    “你还是不要去了,我一个人行动方便点。”杨小龙想了想,果断拒绝了梁雪薇。

    他行动的时候可能会采取一些非常手段,甚至涉及到一些血腥场面,他可不想让梁雪薇看到。

    “你就让我去吧,我保证不给你添麻烦。”梁雪薇拉住杨小龙的胳膊撒娇道,要不是为了能跟着杨小龙一起查案,她才不会这么早来杨小龙家。

    “雪薇,你听我的,好好在家里主持咱们公司的事情,别忘了公司的注册还有相关手续的办理都得靠你完成呢,这些活可不轻松。”杨小龙劝说梁雪薇道。

    “好吧。”

    梁雪薇虽然很想跟杨小龙一起,但是看到杨小龙不想带自己,她也只能放弃。

    “来来来,准备吃饭了,小龙,你洗脸了没有?”

    田巧萍端着一盘菜从厨房走了出来。

    “还没呢,我这就洗。”

    杨小龙回了一句,赶紧去水池边刷牙洗脸。

    梁雪薇在杨小龙他们家吃了早饭,随后杨小龙将梁雪薇送回办公室,他则开车去了星云县,在路边接上了陆飞。

    “李文化那边没问题吧?”杨小龙问道。

    “我让王权他们看着呢,那个家伙跑不了。”陆飞回道。

    “那就行。”

    杨小龙问完之后便带着陆飞离开。

    今天他们要去找的是保洁员徐秋萍,资料显示,徐秋萍当年在做笔录的时候说自己曾在走廊里面偶然听到梁忠年说过要自杀之类的话,她这番话也成为警方最终认定梁忠年是死于自杀的重要依据之一。

    根据姜晓熙提供的信息,杨小龙他们找到了徐秋萍位于泾川县的家庭住址,但是等他们到了之后才发现,徐秋萍家里空无一人。

    杨小龙询问了徐秋萍的街坊邻居才得知,徐秋萍前几年就搬到了县城居住,平时很少回老家。

    从邻居口中得知徐秋萍在县城的具体住址之后,杨小龙再次驾车到了泾川县。

    “1701,应该就是这家了。”

    看着一眼门牌号,杨小龙随后按响了门铃。

    很快便有人来开门,是一个约莫二十三四岁的男人。

    “你们找谁?”这个男人疑惑的看着杨小龙道。

    “这里是徐秋萍的家吧?”杨小龙问道。

    “是,你们是什么人?”这个男人回了一句,反问道。

    “你能不能把徐秋萍叫出来,我们想找她了解点事情。”杨小龙淡淡的说道。

    “了解什么事儿?”

    一听这话,这个男人立即流露出一丝警惕。

    “这件事不方便跟你说,你还是把她叫出来吧。”杨小龙说道。

    “她不在家,你们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吧,我会帮你转告给她。”这个男人向着杨小龙道。

    “我说了,这件事不方便向外人透露,还是麻烦你帮我把她找出来,我当面跟她说的好。”杨小龙淡淡的回道。

    “抱歉,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要不然你们还是去别处找找吧。”

    这个男人说完,竟然直接把门锁上了。

    杨小龙按了按门铃,但是对方并没有再开门。

    “龙哥,要不然我直接把这破门给踹开得了。”陆飞在一旁建议道。

    “别那么粗鲁,咱们就在外面等着,我就不信他们不出来。”杨小龙神色淡然的说道,然后就在楼道内等了起来。

    刚才的那个男人从猫眼向外看了看,发现杨小龙两人居然赖在自己门口不走,他的脸色立即多出来一丝阴沉。

    略一沉吟,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妈,咱们家来了两个陌生人说有事找你,我说你不在家,然后把他们给挡在门外了。”这个男人对着电话道,而电话那头的正是徐秋萍。

    “小刚,那些人说他们找我什么事儿了吗?”

    听到这话,徐秋萍明显变得紧张起来。

    “没有,他们说一定要见到你本人才能说。”刘刚回道。

    “那他们现在走了吗?”徐秋萍再度问道。

    “还没,那俩人还在咱们门口守着呢。”刘刚回道。

    “小刚,那你千万不要告诉他们我在哪,妈这几天就不回去了。”徐秋萍有些慌乱的说道。

    “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跟他们说的。”刘刚向着徐秀萍保证道。

    很早之前徐秋萍就跟刘刚说过,如果有陌生人来找自己的话,要么告诉对方这里不是她的家,要么就告诉对方自己不在。

    刘刚知道,自己的母亲肯定有什么隐瞒着自己,但是他问过多次,他妈就是什么都不肯说,再后来刘刚索性不再多问。

    “好,那妈继续干活了,你没事儿的话不要随便出门。”徐秋萍跟刘刚嘱咐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然而因为她心中不断猜测着杨小龙他们的身份,干活也有些魂不守舍起来。

    虽然有着一门之隔,但是杨小龙还是敏锐的听到了刘刚跟徐秋萍之间的对话。

    “通风报信么?”杨小龙不禁轻笑了一声。

    徐秋萍越是不敢见自己,越说明她心中有鬼,这反而让杨小龙省去不少麻烦。

    “陆飞,咱们走。”杨小龙朝着陆飞挥了挥手道。

    “龙哥,咱不等了吗?”陆飞忍不住问道。

    “不等了,咱们先去吃个饭再说。”杨小龙笑着回道。

    “那万一这个小子跑了怎么办?”陆飞有些担心道。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确定他们家在这,还怕什么。”杨小龙无所谓的回了一句,然后带着陆飞下了楼。

    杨小龙两人在小区的外面吃了点午饭,接着两人去了小区物业处。

    他们找了个物业维修员,给对方塞了两百块钱,便把这人带到了徐秀萍家门口。

    “叮咚,叮咚。”

    物业维修员按了按门铃。

    听到门铃声,刘刚赶紧走到门口,从猫眼向外瞄了几眼,只看到了维修员一人,并未见到杨小龙的身影。

    “你是谁啊?”刘刚问道。

    “我是物业的,楼下投诉说你们卫生间漏水把人家地板都给弄湿了,麻烦你把门开一下,我给你们检查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物业维修员说道。

    看了看对方身上穿的衣服,还有手里拎着的工具箱,确认对方确实是物业的维修员之后,刘刚这才小心翼翼的将房门打开。

    只是他刚把门打开,陆飞就已经从楼道里面冲了过来。

    看到陆飞,刘刚心知上当了,赶紧关门,只是可惜,为时已晚。

    “你给我出去!”

    刘刚使劲推着陆飞,然而陆飞却已经挤了进去,直接将刘刚按在墙上并捂住了他的嘴。

    “多谢兄弟帮忙,你可以走了,剩下的事我们自己协商就行。”杨小龙向着维修员道。

    “那你们一定要好好沟通,可千万别动手啊,毕竟都是一个小区的。”维修员向着杨小龙道。

    “放心吧,我们一定好好沟通的。”杨小龙微微一笑道。

    维修员朝着刘刚家里看了一眼,看到里面也没有发生什么矛盾冲突,便带着自己的工具箱离开。

    类似于这种邻里纠纷他也见过不少,所以倒是并未多想。

    等物业维修员离开之后,杨小龙开门走了进去。

    此时,刘刚已经被陆飞控制,根本动弹不得。

    “家里装修的还算不错嘛,看来徐秋萍当年应该也收了不少的好处费。”

    杨小龙在徐秋萍家里随便扫了一眼,笑着说道。

    看到杨小龙示意,陆飞这才松开刘刚。

    “你们是谁,赶紧滚出我家!!”

    重获自由的刘刚声色俱厉的吼道。

    “小子,放聪明点,否则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陆飞吓唬刘刚道。

    看了一眼陆飞,刘刚心中顿时生出浓浓的忌惮。

    刚才在陆飞手里他就好像柔弱的小鸡仔一样,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现在手臂还隐隐作痛,他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陆飞的对手。

    “你叫刘刚是吧?”

    杨小龙依旧是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就好像在跟朋友聊天一样。

    “我是谁你管不着,你们现在立刻从我家离开,否则我立刻报警!”

    刘刚说着,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你要是想报警就报吧,我保证不会拦着你,只是等会警察来了是抓你妈还是抓我们,那可就不一定了。”杨小龙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

    听到杨小龙这句话,刘刚脸色顿时一沉,原本准备拨打报警电话的手也暂停下来。

    “你妈犯了罪,现在是她最后赎罪的机会,你还是打电话赶紧让她回来吧。”

    杨小龙向着刘刚道。

    “不可能!”

    刘刚立即否认。

    在他心中,他妈一直以来都奉公守法,绝对不可能做触犯法律的事情。

    “据我所知,你应该是单亲家庭吧?”杨小龙看了刘刚一眼道。

    “是又怎样?”

    刘刚冷冷的看着杨小龙。

    他爸在他十岁的时候出意外死了,这些年他一直跟他妈相依为命,他最不喜欢别人提起的就是这件伤心事。

    “没什么,我只是想问一下,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你妈一个做保洁的,一个月挣那点工资能够维持住你们家的生计还有你的学费就不错了,她从哪弄的钱在县城买的房?”

    “就你们县城这房价,这一套房子加装修起码得四五十万吧?一般小白领估计都得奋斗个一辈子,一个保洁的居然能够买得起,这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杨小龙没有跟刘刚争辩,而是向他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听闻此言,刚刚还是满脸怒容的刘刚脸色骤然一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