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舐犊情深
    刘刚知道他妈挣钱不容易,所以在搬新家的时候也曾经问过他妈怎么会有钱买这楼房,他妈徐秋萍只是跟刘刚说是自己省吃俭用攒下来的。

    如果是以前的话,刘刚自然不会怀疑,但是现在,他才猛然发觉这背后存在着太多无法解释的问题。

    刘刚不是小孩子,他很清楚他妈徐秋萍这一职业的工资,一个月估计也就三四千块,除去日常开销的话,一个月顶天攒下来两千块钱,一年也不过攒下来两万。

    想要买这套房子的话,那就得攒二十年!

    可是据他所知,他妈出来打工满打满算才十三年,而且最开始的时候,一年工资才几百块,最近三四年工资才慢慢涨到四千左右的,这样一来,光凭这份保洁的工作,根本挣不了那么多。

    更何况这四年大学,他又花了七八万块,对于他们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这绝对是一笔巨款。

    刘刚至今仍然清楚的记得,当初大学第一年的学费家他妈都拿不出来,还是从亲戚家东拼西凑才凑够八千块给他。

    假如那个时候他妈有存款的话,何必要再去低声下气的跟亲戚借钱?而假如没钱,他妈徐秋萍一个没什么文化的女人又是如何在短短四年的时间内赚到了四十万?

    而且自从搬家之后,刘刚感觉他妈整个人好像神经变得异常敏感,经常半夜做噩梦惊醒,除此之外,徐秋萍还告诉刘刚,家里如果来陌生人的话,不要泄露自己的任何信息。

    明明徐秋萍有自己的家,但即便节假日,徐秀萍也很少回来住,用她的话说,在雇主家里住还可以挣个加班费,不值得来回跑。

    刘刚以前对于这些异常现象都产生过怀疑,但是因为对他妈的信任,他从没有往深处想,在他看来,这很有可能是因为他妈一个人工作压力太大的缘故。

    但是今天,因为杨小龙的到来,他才发现,原来他妈真的有秘密隐瞒着他。

    即使刘刚不断试图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杨小龙编造的谎言,但是因为这些无法解释的现象的存在,刘刚知道,杨小龙说的恐怕都是真的。

    如果不是犯罪,徐秋萍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挣得几十万巨款?

    明白这些的那一霎,刘刚的心都要碎了。

    在他看来,他妈这么做的原因无非只有一个,为了他这唯一的儿子!

    “想明白了没有?要是还不明白的话我可以给你解释一下。”杨小龙神色平静的看着刘刚道,他相信以刘刚的智商看出这其中的问题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我妈她犯了什么罪?”刘刚强忍着心中的痛问道。

    “你妈是一起凶杀案的帮凶,甚至她还有可能就是凶手。”杨小龙说道。

    “不,我妈她不可能杀人!”

    杨小龙这句话对刘刚来说宛如晴天霹雳,刘刚身子一晃,差一点栽倒在地。

    “我只是说她有可能是凶手,并不一定是,但就算不是,她也绝对是帮凶,她来路不明的那笔钱就是最好的证明。”杨小龙无情的揭露了这个真相。

    刘刚眼前一烟,身子又是一颤。

    他多么希望自己只是在做一场梦,但是他知道,这就是事实。

    他妈真的犯了罪,他妈这几年不敢见陌生人就是为了躲避这些人,但是最终,人家还是追了过来。

    “刘刚,让你妈回来吧,只要她老实坦白一切,审判的时候我们会为她求情的。”杨小龙劝说刘刚道。

    虽然使用暴力的话刘刚也定然会屈服,但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最佳选择。

    而且他说服刘刚的话,那刘刚自然会帮他瓦解徐秋萍的心理防线,到时候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刘刚表情痛苦的跌坐在沙发上,他一句话也没说。

    杨小龙没有催促刘刚,而是在旁边安静等待起来。

    十分钟之后,刘刚终于拿起了手机。

    “小刚,你怎么又给我打电话了?”徐秋萍不解的问道。

    “妈,你回来吧,你做的事我都已经知道了。”刘刚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尽量保持平静。

    “小刚你说啥呢,什么你都知道了?”徐秋萍更加不解了。

    “妈,你是不是杀人了?”刘刚直接问道,一颗颗泪珠不断在他眼眶里面打着转。

    听闻这句话,徐秋萍心里瞬间咯噔了一下,不过她任然佯装淡定。

    “傻孩子,胡说什么呢,你妈怎么可杀人啊!”

    徐秋萍立即否认。

    “妈,那些人已经来咱们家了,你不用再隐瞒我了。”说话之间,刘刚的眼泪已经默然流出。

    “徐秋萍,梁忠年这个人你应该不会忘吧?我就是为他来的,你尽快回来,我在你家里等你。”杨小龙接过手机之后说道。

    原本徐秋萍心中还存在一丝幻想,但是在听到‘梁忠年’三个字的时候,她心中所有的幻想顷刻间破灭。

    她知道,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儿子,他跟那件事没有任何关系,你们想怎么样冲我来!”护子心切的徐秋萍大声喊道,她真怕杨小龙他们会伤到刘刚。

    “放心,我不会碰她,你快点回来吧。”

    杨小龙说完最后一句话,直接将电话挂断。

    徐秀萍原本正在擦拭地板,但是此时,她心中只剩下儿子的安危,她将手中的抹布一扔,疯了一样冲出了雇主家。

    为了能够尽快回到家里,徐秋萍第一次打了出租车。

    四十多分钟之后,徐秀萍终于从市里回到了泾川县,冲进了家门。

    “小刚!”

    看着客厅之中坐着的刘刚,徐秀萍直接冲了上去。

    “妈!”

    刘刚起身,跟徐秀萍紧紧相拥在一起。

    “小刚,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一分钟之后,徐秀萍推开了自己的儿子,不断在他身上来回检查着。

    “妈,我没事。”刘刚回道。

    确定刘刚确实没有受伤之后,徐秀萍如同一只老母鸡一样,直接将刘刚挡在了自己身后。

    “你们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伤害我的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