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低调炫耀
    “杨小龙先生,我是宁北财经的记者周承志,请问你对于唐宇阳发表的那番言论有何见解?”一名记者抢先提问道。

    “杨先生,不知道您对大唐集团股价的暴跌有没有什么看法?”又一名记者挤到了杨小龙跟前。

    “杨先生,我是宁北春峰娱乐的记者徐慈安,听说您跟唐宇阳公子之间关系密切,唐宇阳先生为了你才不惜揭露自家公司的烟幕,难道说这其中存在不为人知的隐秘?还是说您跟唐少爷之间的友谊早已升华到另外一层境界?”

    一名娱乐杂志专门负责男同女同的记者诡异一笑,一脸猥琐的向杨小龙发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杨小龙脸上顿时一烟。

    他妈的什么叫不为人知的隐秘?难道把他跟唐宇阳当成基佬了?

    “这位记者,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跟唐宇阳之间那可是生死与共的兄弟情谊,你可不要妄加猜测,否则我告你诽谤!”杨小龙义正言辞的喝道。

    他的性取向可是无比正常的,可不能让这些只知道博人眼球吸引点击率的无良记者给歪曲了,要不然以后那些美女见了他还不得绕道走?

    “杨先生,您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第一个提问题的记者再次举着自己的话筒道。

    “杨先生,请您先回答我的问题吧。”

    “杨先生,我可是最先来的,您能不能给我一个独家采访的机会。”

    “……”

    一名名记者你一言我一语的吵着,听得杨小龙头都要炸了。

    “都给我安静!”

    杨小龙大吼一声,声音震耳欲聋,竟然在一瞬间盖过了几十名记者的吵闹之声。

    现场瞬间鸦雀无声。

    一名名记者瞪大眼睛,一脸震惊的看着杨小龙。

    “所有人都听好了,想采访的都排好队一个个来,谁要是再跟刚才一样混乱,那不要怪我请你们离开了。”

    杨小龙向着众人立下了自己的规矩,即便这么说可能会得罪这些记者他也不在乎。反正网上已经流传不少关于他的恶名,就算再多一些他也没什么关系。

    众多记者相互对视一眼,还真的听话的排起了队。

    不过三五分钟的功夫,记者们便排成了一条长龙。

    “杨先生,我现在可以向你提问了吗?”队伍最前面的一名宁北财经记者问道。

    “可以。”杨小龙点了点头。

    “我还是刚才那个问题,您对于唐宇阳发表的那一番言论有何见解?”周承志问道。

    “唐宇阳他说出了一个真相,我很感谢他,但是同时,我也希望大家不要过分关注这件事,而是多多关注一下乔冠华这个人吧,大唐集团还算是一个比较不错的药企,但俗话说得好,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如果不能将乔冠华这种败类清理出去,大唐未来堪忧。”杨小龙实话实说道。

    他对于大唐集团,对于唐家都没有任何恶意,他憎恶的唯有乔冠华一人。

    只是可惜,唐霖为了利益还是选择站在他的对立面,要不是因为看在唐宇阳的面子上,杨小龙绝对会跑到大唐集团闹他个天翻地覆。

    “杨先生,我可不可以把您这句话的意思理解成唐宇阳说的都是事实,是乔冠华盗窃了您的科研成果,但是最后却反过来污蔑您,说您盗窃了他的研究果实?”周承志问道。

    他用词非常严谨,只说这是杨小龙的意思,并未加入自己的主观判断,这样一来倒是可以避免引起非议,光凭这一点便可以看出这位记者的职业素质相当不错。

    “你说的没错,确实是乔冠华窃取了我的研究成果。我以前一直以为人活一张脸,但是乔冠华此人却刷新了我对于无耻的认知。”

    “说真的,我还是挺佩服他的,能够当着几百万宁北人的面信口雌黄、颠倒烟白,这最起码得需要几十年的深厚功底,我跟人家一比简直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在不要脸界,乔冠华如果称第二,绝对没人敢说自己第一。”

    杨小龙毫不留情的嘲讽着乔冠华,他没有用夸大其词,他也不用夸大其词,他相信,经过这件事之后,只要有些智商的人都应该明白乔冠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杨先生,既然您是本次事件的受害者,为什么您一直都没有站出来澄清这个事实呢?”

    周承志没有对杨小龙刚才的话做出任何凭借,而是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这个很简单,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没有必要去争辩什么。而且就算我什么都不说,事实就是事实,哪怕被人一时篡改,历史最终仍会将那些弄虚作假之人钉在耻辱柱上。”

    杨小龙云淡风轻的回道,颇有一番世外高人的风骨。

    其实杨小龙心中想说的是,踏马的一夜之间所有媒体全都被大唐集团收买了,全网络铺天盖地都是他的负面评论,他就算真的站出来说出实情,又有个屁用?

    所以何必浪费精力在无用的事情之上。

    “没想到杨先生您年纪轻轻居然有这种思想境界,周某自愧不如。”周承志说着,向着杨小龙微微躬身以示尊敬。

    “哪里,哪里,我其实也就是不喜欢跟人争论罢了。”杨小龙谦逊一笑道。

    他这种谦逊态度倒是瞬间赢得了不少记者的好感,不少人在后面暗暗点头。

    “杨先生,冒昧的问您一句,您今天才刚刚高中毕业吧?”周承志道。

    “对。”

    杨小龙坦诚回应,这些根本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基本上随便一查就能查到。

    “我听说您在高中的时候学习成绩并不是太好,而您又这么年轻,您能不能跟我们解释一下,您是怎么发明的这种特效药?我想所有的媒体朋友包括咱们宁北市的全体市民恐怕都会对这个问题相当感兴趣。”

    周承志再度问道,这个问题倒是问到了关键点上。

    杨小龙一个高中毕业的小青年,居然能够研制出连诸多医学专家都研制不出来的特效抗癌药,这说出去,几乎不会有人相信。

    也正是如此,在刚开始乔冠华诬陷杨小龙的时候才会有那么多人信以为真。

    毕竟不到二十岁的小青年,连医科大学都没上过,凭什么能够研制出这种珍贵的药物?

    “周记者你这个问题问得好。”杨小龙赞了一句,随后微微一笑继续道,“你们都以为我只是个普通的高中毕业生,没有什么医学经验,其实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我跟着我师父苦学了十年的中医学,《本草纲目》、《伤寒杂病论》、《黄帝内经》等等医学巨著我几乎已经倒背如流。”

    “我不敢说自己的医术有多么厉害,但我敢说,单纯对于中医之道的理解,哪怕是那些所谓的医学专家教授也不见得就比我强多少。”

    “而且为了研制这种特效药,我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血,可是某些卑鄙小人居然想要巧取豪夺,我真的既心痛又为他们感到悲哀。我很想问他们一句,难道为了名利就可以抛弃灵魂,可以放弃一个做人的最基本原则吗?那样与畜生何异?”

    杨小龙轻叹一声,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感慨道。

    听了杨小龙这些话,全场记者尽皆一惊。

    他们刚才还在猜测着杨小龙会作何回答,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十九岁的年轻人竟然已经学习了十年的中医。

    如说杨小龙不是在欺骗大家,那成功研制出一种新型药物也算是情理之中。

    十年如一日的钻研中医学,这般毅力,绝对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杨先生,既然您学了十年的中医,那想必您应该在中医上面颇有造诣,您不妨以我为例,向大家展示一下?”周承志看着杨小龙道。

    “嗯……那好吧。”杨小龙略一沉吟,答应了下来。

    杨小龙仔细打量起周承志,几分钟之后便对他的身体情况有了一个简单的判断。

    “周记者,跟正常人相比,你眼白的颜色稍微有些浑浊,而且微微泛黄,有些血丝,想必平时还有眼干眼涩的症状吧?”杨小龙问道。

    “对。”周承志回道,“我最近经常熬夜加班,所以休息不足,这应该还算正常症状吧?”

    “非也。”杨小龙笑了笑,“眼干眼涩有血丝,都认为这是熬夜的正常现象,但其实这也要因人而异的,就比如你,其实是因为你气血不足才导致身体呈现这些表现。”

    “气血不足?”周承志眉头顿时一皱,“可是我觉得我力气还算可以啊,而且工作起来也挺有精神的。”

    “你先别着急,我话还没说完。”杨小龙知道周承志心有怀疑,所以继续解释起来。

    “除了眼睛的变化之外,你的皮肤粗糙,有些发暗、发黄,这也是气血不足的外在表现。”

    “而且刚才我还看到你时不时的擦一下手心的手汗,如果手心爱出汗或者手指指腹扁平、薄弱或者尖细细的,其实也表明了气血不足。”

    “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最近晚上睡觉的时候是不是入睡困难,很容易被惊醒?而且夜尿多,还会打呼噜?早上上厕所的时候大便干结,排便不畅?”

    听到杨小龙这些话,周承志的脸上立即流露出吃惊是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