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拒绝离开
    在杨小龙打量夏惜凝的时候,夏惜凝也在打量着杨小龙。

    夏惜凝看得出来,杨小龙年纪不大,但是那双眼睛却是那么的深邃,蕴藏着与年龄不相匹配的成熟,举手投足之间更是透露着一股沉稳大气。

    她能够感觉的到杨小龙的目光正在自己身上游走,但是那目光明净清澈,不蕴含任何一丝亵渎,这让夏惜凝在一瞬间便对杨小龙有了好感。

    她虽然已经不年轻,但是因为保养得当,外貌跟二三十岁的女孩子没有什么两样,很多男人见到自己都会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淫邪之色,有些伪君子明明是在偷看自己,但是却偏偏要装出一副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而杨小龙就不一样了,看自己的时候光明正大,没有一丝遮掩,但却是以一种欣赏的态度,这让夏惜凝生不出一丝反感。

    “夏姨您真是既年轻又漂亮,如果不是提前知道您事宇阳的妈妈,我估计都要以为您是宇阳的姐姐了。”杨小龙开着玩笑道。

    “你就别恭维我了,我都一大把年纪了,可没办法跟现在的青年人相比。”夏惜凝谦虚的回道。

    “那个,咱们还是先去看看宇阳吧,宇阳如果知道你们过来看他一定会相当开心的。”夏惜凝说完,开始向外走去。

    杨小龙两人跟在夏惜凝的身后。

    “这次宇阳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让他爸损失很大,所以他爸便在一怒之下将宇阳给关了起来,严禁他再外出一步。”夏惜凝一边走一边向杨小龙介绍道。

    “宇阳不过实话实话罢了。”唐明澜插话道。

    “实话实说也得讲究场合啊,你看看因为宇阳那番话给大唐带来了多么巨大的负面影响?这几天宇阳他爸为了处理这些影响,整天起早贪烟,就差没住公司了。”夏惜凝轻叹一声道。

    她没有责怪唐宇阳的意思,但是她也觉得唐宇阳这次做的实在太过分了。

    沿着花园小道继续向前走了约摸两分钟,夏惜凝在第三栋别墅前面停了下来。

    别墅前面站着两名保安,看到夏惜凝出现,立刻站直立正。

    “夫人好。”

    两名保安齐声向夏惜凝打起招呼。

    “开门,我要见宇阳。”夏惜凝朝着两名保安说道。

    “是。”保安不敢拒绝,立刻掏出钥匙将房门打开。

    “走吧。”夏惜凝向唐明澜示意道。

    唐明澜一言不发,跟着夏惜凝进入别墅。

    别墅很大,装修的也很豪华,但是却空无一人。

    “宇阳,你在哪呢?”

    夏惜凝站在原地喊起了唐宇阳的名字,周围立即传来了回声。

    一分钟过去了,并没有任何人回应。

    “宇阳,你快点出来,你绝对猜不到谁来看你了。”夏惜凝再次道。

    “妈,你先出去吧,我谁都不想见。”

    唐宇阳的声音从别墅二层传来下来。

    “宇阳,你先下来。”夏惜凝道。

    “让我静一静行吗?”唐宇阳语气之中已经多出来一丝不耐。

    “夏姨,您不用再喊宇阳了,我直接上去看他。”唐明澜阻止了夏惜凝继续汉化。

    “那行吧,你也帮我劝劝宇阳,既然错已经酿成了,别再想那么多。”夏惜凝道。

    “好。”唐明澜点了点头,朝着杨小龙道,“小龙,咱俩一起上去吧。”

    “嗯。”

    杨小龙应了一声,跟唐明澜向楼上走去。

    根据刚才声音传出来的方向,两人很快便找到了唐宇阳休息的房间。

    唐明澜想给唐宇阳一个惊喜,所以便没有出声,轻轻地将房门拧开。

    房间内一片狼藉,地上横七竖八倒着很多的空酒瓶子,就好像遭了贼一样。

    在房间中央的沙发上正躺着一道身影,虽然用衣服蒙着头,但是看身形,应该是唐宇阳无疑。

    “看来我们唐大少这是在借酒浇愁啊。”唐明澜打趣道。

    “我不是说了谁都不……姐,小龙,你们怎么来了!”

    听到人声,唐宇阳翻身二起,他原本正准备呵斥出声,但发现是唐明澜还有杨小龙之后,脸上立即流露出喜色。

    “看样子唐大少好像不欢迎我们啊,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走了。”杨小龙戏虐一笑,拉着唐明澜就准备离开。

    “别走啊,我怎么可能不欢迎你们呢?”唐宇阳赶紧跑过来拉住了杨小龙两人。

    “姐,你们赶紧坐下,你是不知道我都快郁闷死了。”

    看到唐明澜两人,唐宇阳就好像找到了亲人一样。

    “宇阳,你这是打算让我们坐啤酒瓶上还是坐你的臭袜子上?”唐明澜故意绷着脸问道。

    “额,你们稍等一下,我马上就把这里清理干净。”

    看着被自己弄得一片狼藉的房间,唐宇阳脸上也流露出浓浓的尴尬表情。

    唐宇阳他们家是有专门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的,但是因为这几天唐宇阳心情不爽,不让任何人进他房间,所以保洁阿姨也不敢来打扫,这一天堆一天的,屋子里也就变成了垃圾场。

    “算了,咱们还是换个房间吧。”

    这屋子里还有一股特殊的味道,唐明澜可不想在这久坐。

    “那行,你们要不然先去我隔壁的房间,我换个衣服马上就过去。”唐宇阳知道自己房间又脏又乱,也不好意思让两人在这。

    “那我们先过去了。”

    唐明澜跟唐宇阳说了一声,然后便带着杨小龙去了隔壁房间。

    隔壁房间应该是书房,里面有两个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著作。

    杨小龙两人随便找个地儿坐下之后,便等待起唐宇阳。

    唐宇阳赶紧换了一身新衣服,然后又洗了个脸刮了刮胡子,一扫刚才的颓废之像。

    出门之后,唐宇阳一眼便看到了在楼下沙发上坐着的夏惜凝。

    “妈,你找个人给我房间打扫一下,再通知厨房做几个好菜,晚上我要招待我姐跟小龙。”唐宇阳朝着夏惜凝喊道。

    “好,我知道了。”夏惜凝应了一声,然后出了别墅。

    唐宇阳整理了一下着装之后,这才进入书房。

    “姐,小龙,你们要不要喝点什么?”唐宇阳问道。

    “不用了。”唐明澜摇了摇头。

    “我也不用了。”杨小龙表态道。

    看到两人什么都不需要,唐宇阳也没有强求。

    “宇阳,你被关起来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啊,害得我白白担忧了两天。”唐明澜责问唐宇阳道。

    “我也想告诉你们,可是咱爸把我手机都给收走了,又不让我出去,我根本没办法联系你们啊。”唐宇阳苦笑一声道。

    “这不是有电脑吗,你发个扣扣微信不都行吗?”杨小龙指了指书桌上的电脑道。

    “发个屁的扣扣,网线都被我爸给拔了,在这栋别墅里我连电视都看不了,你们根本无法想象我一个现代人是如何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别墅里面生活了四天!”唐宇阳愤慨的说道。

    为了防止唐宇阳逃走,唐霖派了保安二十小时在门口守着,并且没收了他的手机,掐断了网线,让唐宇阳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史前文明。

    也正是因为在别墅之内无事可做,唐宇阳才天天借酒消愁,只有喝醉了,他才可以不用想这些烦心之事。

    “那你怎么不反抗啊,你爸这么做可是虐待儿童,你完全可以告他。”杨小龙开玩笑道。

    “你先把你爸告了,我立刻就去告我爸。”唐宇阳烟着脸说道。

    “我爸又没囚禁我,我当然不会去告他了。”杨小龙笑着回道。

    “你就幸灾乐祸吧,别忘了我是为了帮谁才落得这个地步的!现在的人呐,真是没良心啊,早知道当初我说什么也不会那么嘴贱了。”

    唐宇阳捶胸顿足,一副悔不当初的样子。

    “好了,刚才只是开个玩笑,唐大少都是为了我才遭到如此非人的虐待,这份人情我杨小龙保证会铭记一辈子。”杨小龙拍了拍唐宇阳道。

    “这还差不多。”

    唐宇阳脸上立刻流露出笑容,那变脸的速度,就算是杨小龙都自愧不如。

    “宇阳,等会儿我带你出去,我不会再让那个人囚禁你。”唐明澜突然开口道。

    “姐,你别老张嘴就是那个人,那个人毕竟是你亲爸。”唐宇阳一脸无奈的看着唐明澜道。

    为了改善唐明澜跟唐霖两人之间的关系,唐宇阳可是费劲了心机,可是收效甚微,他都感觉有心无力。

    “行了,不用你来教导我。”唐明澜一脸不情愿的回道,“走,我带你出去,你这段时间要不然先去我那住。”

    “不用了,我现在是闭门思过呢,还不能离开。”

    出乎唐明澜跟杨小龙的预料,刚才还一直叫苦的唐宇阳竟然拒绝离开。

    “你难道不想出去吗?”唐明澜不解的问道。

    “当然想了。”唐宇阳回道。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出去?”

    唐明澜眉头一蹙道,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总是那么的让自己捉摸不透。

    “咱们最开始把我关到这的时候,我其实超级想逃出去,但是经过这几天的思考我发现,我确实做错了,我该受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