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乔冠华要杀你
    “薛美兰,你放心,只要你肯告诉我实情,我保证不会影响到你的家庭。”杨小龙保证道。

    “我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你立即从我眼前消失,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薛美兰寒声说道,脸上似乎都挂着了一层寒霜。

    那件事已经尘封了四年之久,她很清楚,一旦自己今天跟杨小龙说了她所知道的一切,那她必然会被牵扯其中,今后的生活必将不得安宁。

    “你要是这么不配合的话,那我就只能把这件事告诉你的老公了,想必他对你以往的情感经历应该还是蛮好奇的吧?”

    杨小龙并不在乎薛美兰的威胁,他大老远的跑过来找薛美兰就是为了搜集乔冠华犯罪的证据,他可不想空手而归。

    “你敢!”

    薛美兰大怒。

    她很珍稀自己现在的生活,可是杨小龙竟然想要毁掉她来之不易的幸福,薛美兰甚至都想杀了杨小龙确保这一切不会泄露出去的心思。

    “呵呵,你要是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去跟你老公说。”

    杨小龙笑了笑,转身就准备离开。

    “你给我站住!”

    薛美兰一把抓住了杨小龙。

    “麻烦你松开,这让人看到了影响多不好。”

    杨小龙依旧波澜不惊。

    薛美兰不想说,无非是因为她担心这件事会给她造成影响,但其实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只要她肯配合杨小龙,乔冠华必然会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到时候她才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你给我滚,滚出我们小区,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薛美兰抓住杨小龙的衣服向外使劲拖拽,只是可惜,杨小龙纹丝未动。

    薛美兰不知道杨小龙是如何找到自己的,但是她已经打定主意,明天就搬家,她宁愿跟孙仲文一起去乡下过男耕女织的生活,也不想自己再陷入这种无尽的纷争之中。

    “薛美兰,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杨小龙抓住薛美兰的手,语气之中也多了一丝不耐。

    “你死心吧,我是不会说的!”薛美兰冷冷的回道。

    “既然这样,那我只能带你去见你老公了。”

    杨小龙说完,便准备返回薛美兰家,将这一切告诉孙仲文。

    “放开我老婆!”

    一声暴喝传来,便见孙仲文不知道从哪捡了一根棍子冲了过来。

    在他看来,杨小龙肯定是在欺负薛美兰,所以拿着棍子就朝着杨小龙抡了下来。

    杨小龙眼疾手快,手迅速伸出,一把抓住了棍子。

    “喝!”

    孙仲文大喝一声,想要将棍子抽出来,可是用尽了浑身力量都没有成功。

    索性孙仲文放弃棍子,握着拳头向着杨小龙砸去。

    他虽然只是一介书生,但是任何人都不能伤害薛美兰。

    只是可惜,他在杨小龙眼中不堪一击,杨小龙只是随手一抓,便握住了他的拳头,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出去。

    “放开我老公!”

    薛美兰担心孙仲文受伤,立即冲到杨小龙跟前。

    不过杨小龙并没有伤害孙仲文的意思,很快便将其松开。

    “老公,你没受伤吧?”薛美兰问道。

    “我没事,美兰,你有没有受伤。”孙仲文满是关切的问道。

    “我也没事。”薛美兰回道。

    “孙仲文,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是关于你老婆的。”杨小龙看着孙仲文道。

    “什么事?”孙仲文冷冷的回道。

    “不知道你老婆有没有跟你说过她以前在宁北的生活经历?”杨小龙道。

    “你给我闭嘴!”薛美兰立即打断了杨小龙,“老公,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我们赶紧回家。”

    薛美兰从没有对孙仲文说过自己的往事,她也不想孙仲文知道。

    “美兰,先等等,我倒想看看他想说什么。”

    孙仲文第一次违背了薛美兰的意愿。

    “仲文,你跟我回家!”薛美兰有些着急的说道。

    “美兰,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不想让我知道?”孙仲文将目光转向薛美兰道,他能够感觉的出来,薛美兰似乎想要遮掩什么东西。

    “我……我……”

    薛美兰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孙仲文。

    她不想让孙仲文知道她的那段烟历史,但是她又不想隐瞒孙仲文以免伤害了夫妻两人的感情。

    “我明白了。”

    看薛美兰的样子,孙仲文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那个男人是马寿亭吗?”

    孙仲文惨笑一声问道。

    他的心很痛,特别的痛,好像刀扎一样。

    “老公,你千万别误会,我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薛美兰赶紧解释,她知道孙仲文肯定是误会自己有婚外情了。

    可是一时间她又不知道该作何解释。

    “没事儿,你不用隐瞒我,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我只希望你不要离开我好吗?”孙仲文尽量使自己保持平静,那眼眸之中的悲戚令人动容。

    “孙仲文,你别在那胡思乱想了,你老婆没出轨,马寿亭已经死了。”杨小龙替薛美兰说话道。

    他是想从薛美兰这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不希望看到薛美兰因为这件事导致家庭破裂,那样他也会心生愧疚。

    “你说的是真的?”孙仲文眼眸之中瞬间重新燃起希望的火焰。

    “我没有必要骗你。”杨小龙回道。

    “那你在我家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孙仲文再次问道。

    “难道朋友之间就不能相互想念了吗?”杨小龙反问道。

    杨小龙一句话让孙仲文茅塞顿开,他发现好像确实是自己神经过敏了。

    “美兰,对不起,我不该误会你。”孙仲文连忙向薛美兰道歉。

    因为爱,所以更珍惜,因为珍惜,所以怕失去,孙仲文将薛美兰视为自己生命的唯一,他不敢想象没有薛美兰自己改如何活下去。

    对他来说,只要不是薛美兰出轨,那薛美兰就算有其他事情隐瞒自己也无所谓。

    虽说夫妻之间应该是绝对信任,但是有个秘密什么的很正常,他完全理解。

    “老公,你不用向我道歉,是我没有跟你说清楚。”薛美兰连忙道,当她的目光扫过杨小龙的时候,顿时流露出感激之色。

    “老公,你先回家行吗,我跟杨小龙还有几句话要说。”薛美兰央求道。

    “你一个人可以吗?”孙仲文问道,下意识的看了杨小龙一眼。

    刚才杨小龙跟薛美兰两人明显发生了冲突,留薛美兰一个人在这,他担心薛美兰会吃亏。

    “没事儿的,我刚才跟他只是有些争执而已,我会注意的。”薛美兰主动解释道。

    “孙先生,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薛小姐的,其实你在不在对我没什么影响,说实话,你那小身板对我根本就没什么威胁。”杨小龙插话道。

    孙仲文被杨小龙这话说的面红耳赤,他很清楚杨小龙说的一点都不错,他根本不是杨小龙的对手,留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

    “那我先回去了?”孙仲文有些尴尬的说道。

    “嗯,你先回去吃饭吧,跟咱爸咱妈说一下,我没事儿,不用担心我。”薛美兰笑了笑道。

    “嗯。”孙仲文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他几次想转身返回,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离开了。

    “杨小龙,我求求你了,你不要打扰我的生活好吗,你就当四年前的薛美兰已经死了,求你别再折磨她了。”薛美兰哀求道。

    “薛美兰,我也求你帮我一下,你应该很清楚梁忠年是被冤枉的,而你也应该知道,马寿亭的死并不是意外,你如果不把这些实情说出来,那就是在包庇罪犯,你难道就不会良心不安吗?”杨小龙沉声劝说道。

    “我好不容易才从四年前的阴影里走出来,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我给你跪下了!”

    薛美兰带着一丝哭腔,竟然真的要给杨小龙下跪,不过被杨小龙挡了下来。

    “薛美兰,不是我逼你,而是你必须说出真相,只有这样你才能过上你想要的生活。”杨小龙神情严肃的回道。

    “而且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乔冠华已经知道了你跟马寿亭之间的关系,他很有可能会杀你灭口,你如果想继续享受你的生活,就必须把所有的真相全部告诉我,只有我才能救得了你。”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好好考虑一下,明天晚上五点我会在你家楼下等你。”

    杨小龙不能确定薛美兰会不会告诉自己真相,所以便编造了了一个谎言吓唬吓唬薛美兰。

    而这也是他的计划之一,正因为如此,他才没有让陆飞露面。

    杨小龙逐渐远去,薛美兰却已经陷入惊骇之中。

    她之所以不停的更换住址,就是为了避免被人找上门来,可是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是成了乔冠华的目标。

    她提前吊胆的过了两年,本以为自己的生活可以恢复正常,可是没想到,时隔四年,她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一时间,薛美兰整个人都陷入惶恐不安之中。

    杨小龙跟陆飞离开枫树小区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直接在附近一家宾馆安顿下来。

    简单的吃过晚饭之后,杨小龙跟着陆飞悄悄的返回了枫树小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