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酒吧
    “妈,不是我不想好好跟我爸谈,而是这根本就没有谈的必要。我没有男朋友的时候,你们非得逼着我去相亲,我现在有了,我爸又这样逼着人家离开我,你们到底想让我怎么样!”

    因为生气,沈傲雪俊俏的脸颊上也多出一抹愤怒。

    “小雪,我这不是在逼你,我是为你好了。你想跟这个杨小龙交往,可以,但你知道他的底细吗?你了解过他的过去吗?你知晓他人品如何吗?太年轻了,你根本不知道。你这样很容易被人欺骗,被人利用的!”

    沈靖忠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

    “没错,我是年轻,我是对小龙没有任何了解,但是我喜欢他就想跟他在一起怎么了?你说小龙这个不好,那个不好,难道你给我选的那些相亲对象就完美无缺了?你对他们真的有过了解吗?没有!”

    “你整天口口声声都是我了我好,可你从来都没有顾忌过我的感受!在这个家里,从小达大,什么事你都是说一不二,根本不给我任何选择的权利,你就是个独裁者,我讨厌你!”

    沈傲雪话刚说完,便已经潸然泪下。

    她抹了一把眼泪,跑出了家门。

    杨小龙倒是没有料到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脸上也浮现一丝尴尬。

    “何阿姨,我去看看小雪,您别担心,我会把她平安送回来的。”

    杨小龙担心沈傲雪出意外,连忙跟了出去。

    “我做错了吗?我都是为了小雪好,我有什么错?”

    沈靖忠望着沈傲雪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脸上也浮现一丝痛苦之色。

    他是真的爱自己的女儿,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自己的女儿能够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殊不知此举却在不经意间伤害到了女儿,导致父女两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以至于在今天这个*下彻底爆发。

    “都怪你,你说话就不能温柔一点,看你把小雪气成什么了。”何敏眼眶同样早已湿润,埋怨了沈靖忠一句便连忙追了出去。

    “小雪,小雪……”

    何敏喊着沈傲雪的名字,但是沈傲雪一路狂奔,迅速消失在她的视野之内。

    “何阿姨,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小雪的,您让她先冷静冷静,等她平静下来之后我就送她回来。”开上车的杨小龙停在何敏身边向着何敏说道。

    “小龙,小雪就摆脱你了,一定要照顾好她。”何敏抹了一把眼泪道。

    “嗯,我保证把小雪平平安安的送回来,不过我希望您也劝劝沈叔叔,他的脾气确实应该改改,要不然就算小雪回来,他们之间还得吵架。”杨小龙说道。

    本来杨小龙还挺奇怪为什么身为市长千金的沈傲雪会染黄头发、搞同性恋,那么的离经叛道,在跟沈靖忠有了一次近距离接触之后,他多多少少已经明白其中的原因了。

    摊上这么一个严苛的老爸,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我知道,我回去一定会劝靖忠的。”

    何敏很清楚,沈傲雪性格变得这么叛逆,跟沈靖忠这个当爸的有很大关系。

    她必须跟沈靖忠好好谈谈了,要不然指不定哪天父女俩就闹得断绝关系了。

    “何阿姨,按我就先走了。”

    杨小龙跟何敏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开车离开。

    何敏回家之后,沈靖忠正在客厅里抽着烟。

    “小雪呢?”

    沈靖忠连忙问道。

    “走了。”

    何敏回道。

    “走了?你怎么不把她叫回来,这马上就要吃晚饭了,还往哪去啊。”

    沈靖忠皱眉道。

    “你还不知道你闺女啥样?跟你一样的驴脾气,我能叫住她?”何敏大声反驳道。

    “你声音不能小点,生怕别人听不到是不是?”

    沈靖忠喝道。

    “我就大声了怎么了?沈靖忠,今天我必须得跟你好好说道说道,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改改你的臭脾气,我就带着小雪一起离家出走,让你一个人过!”何敏带着一丝怒气道。

    就如沈傲雪说的那样,在这个家里,沈靖忠一直都说一不二,他的决定就好像圣旨一样,一家人都得无条件服从。

    不过何敏也是大家闺秀,自从嫁给沈靖忠之后,她就一直在家坐着贤妻良母,相夫教子,沈靖忠说什么她几乎都会无条件支持。

    以前她还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但是随着沈傲雪逐渐长大,她发现沈傲雪似乎越来越容易跟沈靖忠起争执,经常因为一件小事父女俩就发生争执。

    直到今天沈傲雪爆发,何敏才话恍然大悟,自己的女儿长大了,很多事都有着自己的决定权,他们父母不应该干涉太多才对。

    但是沈靖忠却仍然把沈傲雪当成一个小孩子,所有事全部按照自己的意愿决断,根本不给女儿选择的权利,女儿不讨厌他才怪。

    “小敏,你怎么也跟小雪一样无理取闹起来?我做这么多,好不全都是为了她好?你不去劝小雪也就算了,怎么还埋怨起我来了。”

    沈靖忠也完全没有料到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何敏怎么也开始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起话来。

    “靖忠,我知道你是为小雪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有的时候你管的太宽了。小雪又不是木偶,她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咱们当父母的可以在旁边给她提建议,但是不能替她做主,安排她的生活吧?”何静轻叹一声解释道。

    父母担心自己子女受到伤害,为子女做主很正常,但是这其中却要把握好一个度,沈靖忠就是因为太过了,所以激起了沈傲雪的逆反心理,以至于父女俩没事儿就斗嘴,跟个仇人似得。

    “你自己好好想想,这些年来你是不是什么都替小雪做了?她根本没有一点自由,现在连交个男朋友你都要亲自过问,你这当爸的也太独断专行了吧。”

    “我让小雪去相亲,还不是因为有人说小雪是同性恋?这要是传出去,你让我的脸往哪搁?”沈靖忠反问道。

    “你不过是道听途说而已,你刚才也看到了,小雪跟她的男朋友那么亲密,同性恋能这样吗?我早就说了,咱们家小雪正常着呢,可是你却不听,非得让小雪去相亲,非得让小雪离家出走你才满意?”

    “再说了,这都什么年代了,人们思想早就不跟以前那样封建了,就算小雪是同性恋怎么了?你没看人家国外很多同性恋不是照样过得很好,碍着谁家事儿了吗,我就不明白怎么就给你沈靖忠丢脸了?”

    听到沈靖忠这话,何敏脸上他也浮现出浓浓的不悦之色。

    “我不管别人怎么样,但是我女儿绝对不能是同性恋,我丢不起那个人!”沈靖忠厉声道。

    他们家可是书香门第,再加上他现在是政府高官,如果传出去自己女儿出柜是同性恋,那自己还不得沦为政界笑柄?

    所以不论如何他都不允许这样事情发生,但是同样,他对自己的女婿也有有着严格的标准,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样的人都能成为他的女婿。

    “你看看你,总是这样,你还说你都是为了小雪,我看你就是为了你自己!小雪能变成这样,也全都是你逼得,可是你总是认为你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从来不认为自己有错。不跟你废话了,你自己好好反思反思,看看我说的对不对。”

    “我困了,先上楼睡觉了,想吃什么你自己做点。”

    何敏也是感到一阵心累,丢下这句话之后便上了楼。

    何敏这话瞬间出动了沈靖忠的内心,他不禁陷入沉思之中。

    仔细回想一下,他似乎真的没有错了,种种所谓为了沈傲雪好的言论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自私想法的借口罢了……

    另外一边,杨小龙出了小区的门之后,一眼便看到了正在前面一边哭一边走着的沈傲雪。

    滴滴滴。

    杨小龙按了按车喇叭,但是沈傲雪没有任何反应。

    “小雪,别哭了,上车我带你去散散心吧。”杨小龙从车窗内探出头向着沈傲雪道。

    看着沈傲雪那梨花带雨的样子,他还真的有些怜惜。

    沈傲雪根本就没有搭理杨小龙,继续一边哭一边向着前面走。

    她真的很伤心。

    没办法,杨小龙只能将车暂时停在路边,然后跑到了沈傲雪跟前。

    “小雪,别哭了,我知道你不好受,可是哭又不能解决问题。你要不然先上我车,我带你去兜兜风?”杨小龙拉住沈傲雪劝道。

    虽然杨小龙跟沈傲雪交情不深,但是看人家那么伤心的样子,他自然不会弃之不顾,那不是男人所为。

    “别碰我!”

    沈傲雪一把将杨小龙的手甩开。

    好在杨小龙能体谅沈傲雪的心情,并未生气。

    “小雪,你要是真想哭的话我倒是可以借给你一个肩膀,你尽情的哭,哭完之后你想去哪我就带你去哪,咱们好好的玩一晚,把所有的不愉快全部忘记多好?”杨小龙锲而不舍的劝道。

    沈傲雪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走向杨小龙的汽车,坐到了副驾驶位置。

    见状,杨小龙也赶紧上了车。

    “小雪,你想去哪,我现在就带你去。”杨小龙连忙问道。

    “酒吧。”

    沈傲雪仅仅吐出两个字便再次变成了冰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