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劝说
    “小雪,为了你,这杯酒我喝了。但是我酒量实在有限,喝完这杯咱就到此为止吧,行不?”杨小龙一脸苦笑的看着沈傲雪,讨价还价道。

    “什么叫为了我,你是为了你自己喝的,别什么事都往我身上扯。”沈傲雪瞪了杨小龙一眼道。

    “好,好,为了我自己。”

    杨小龙没有跟沈傲雪在言语上争锋,端起酒杯,很爷们的一饮而尽。

    “来,再喝一杯,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沈傲雪经常逛酒吧,但真的很少遇到杨小龙酒品这么好的,一时兴起,又给杨小龙倒了一杯。

    “不行了,我真喝不了了,再喝就该吐了。”

    杨小龙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道,就好像真的到了自己的极限一样。

    “真没意思,本来还想跟你拼个酒呢,看来还是我自己喝吧。”

    看到杨小龙这样子,沈傲雪脸上顿时浮现一丝失望,抱怨了一声之后,又开始自酌自饮起来。

    “傲雪,你先喝着,我去上个厕所。”

    杨小龙跟沈傲雪说了一声,然后向着厕所而去。

    到了厕所,杨小龙赶紧开闸放水。

    “呼,舒服。”

    杨小龙长长出了一口气。

    尿完之后,杨小龙在外面洗了个脸,看起来精神抖擞,哪还有刚才表现出来的半点萎靡不振。

    其实他刚才就是装出来的,要不然的话,哪有那么容易从沈傲雪的魔爪之下逃出来。

    杨小龙不知道烟方是不是深受大众欢迎,但是他知道,这绝对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所以即使自己还能喝不少,但是他才不会傻乎乎的往肚子里继续灌。

    上完厕所,杨小龙重新回到吧台。

    “带烟没有?”

    沈傲雪瞥了一眼杨小龙问道。

    “烟?你抽?”

    杨小龙瞪大了眼睛看着沈傲雪道。

    “别这么看我,抽支烟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再说了,姐抽的不是烟是寂寞。”沈傲雪鄙夷的看着杨小龙道。

    “好吧,这是你的寂寞。”

    杨小龙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支烟,递给了沈傲雪。

    “火。”

    沈傲雪伸手道。

    “哦,忘了。”

    杨小龙赶紧将打火机递给了沈傲雪。

    沈傲雪将烟噙在嘴里,按下打火机,点燃了香烟。

    那动作看起来娴熟自然,一看就是老手。

    “小雪,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你是市长家的千金。”

    杨小龙靠近沈傲雪,小声的说道。

    宁北市市长沈靖忠,那可是宁北的风云人物,位高权重,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

    沈傲雪作为沈靖忠的女儿,理应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才对,可是事实却是,她就跟经常混迹接头的不良少女似的,实在让人将眼前染着黄发的非主流跟市长千金联系在一起。

    “怎么了,是不是很失望?呵呵。”沈傲雪突然冷笑了一声,“我爸最讨厌我逛酒吧,染头发,穿稀奇古怪的衣服,可我偏偏喜欢这么做,每次看到他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就特别开心。”

    “小雪,你今年多大啦?”杨小龙问道。

    “问这个干吗?”沈傲雪警惕的看着杨小龙道,“你不知道女孩子最忌讳别人问自己的年纪吗?”

    “额,我又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也不小了,青春期应该早就过了吧,别那么叛逆。其实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过的好的?你爸对你管教严也是为你好,别总跟他作对。”杨小龙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说实话,杨小龙挺不喜欢沈靖忠那种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架势的,他又不是沈靖忠的下属,也不是沈靖忠的晚辈,沈靖忠没有权利命令他做什么。

    所以在沈靖忠警告杨小龙离开沈傲雪的时候,杨小龙才会不甘示弱的反击他。

    但是一码归一码,杨小龙现在说的是沈傲雪跟她爸之间的关系,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杨小龙能够感觉的出来,这父女俩之所以这么大的矛盾,就是因为观念问题。

    沈靖忠当父亲的,肯定希望沈傲雪好了,不过看样子,可能沈靖忠的管教方式出了问题,这才导致沈傲雪出现这么大的叛逆情绪,总要跟沈靖忠作对。

    曾几何时,杨小龙何尝不是跟现在的沈傲雪一样,叛逆、不受拘束,最讨厌听从父母的安排。

    不过好在杨小龙青春期很快就过去了,而且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杨小龙深知父母的艰辛,很早就学会替家里人分担工作,替父母减轻负担。

    如今杨小龙也已经将沈傲雪当做自己的朋友,他当人希望自己的朋友也能够跟家人和睦相处,所以才好言劝说,要是换成别人,他才懒得管这些闲事。

    “呵呵,你这口气跟我爸真像,不管什么事都是为了我好,从来不在乎我的意见,哪怕我不喜欢,也依旧逼着我去做,这就是为我好?”沈傲雪冷笑着回道。

    她最讨厌的一句话就是‘为你好’了。

    从小到大,这句话听了没有一千遍,也有八百遍了,听得耳朵都长茧子了。

    想当初,沈傲雪也是一个对父母言听计从的乖乖女,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思想观念的改变,她逐渐开始学会了说不,最终演变成与父亲的公然对抗。

    在她看来,如果一切都按照父亲为她安排的路线来走,那样的人生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还不如死了算了。

    所以今天的爆发并不是一个意外,而是命中注定,她不想再继续妥协下去,她要把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任何人都不准插手,包括她爸沈靖忠!

    “小雪,我知道这不全都是你的错,但你也应该学会理解跟换位思考,你想想,如果你爸是你儿子,你难道不得什么事都替他着想啊?这样有错吗?没有!”杨小龙再次劝道。

    听到杨小龙这话,刚刚还冷若冰霜的沈傲雪突然噗哧一下笑了。

    “你爸才是你儿子。”

    沈傲雪娇嗔的瞪了杨小龙一眼。

    “我那只是个比喻,又没真说你爸是你儿子。”杨小龙有些无奈的说道,“听哥一句劝,找个好机会跟你爸好好谈谈,把话说明白,一切都好办。”

    “行了,别说他了,你要是真的想帮我就陪我喝酒,要不然就别再我耳边唠叨了,跟个女人似的。”沈傲雪故作不耐的说道。

    看到她眼眸深处的沉思之色,杨小龙知道自己的劝说肯定起作用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沈傲雪跟她爸关系紧张又不是这一天两天,一时半会想要说服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沈傲雪能听进去他的话就够了,他没有必要掺和那么多,毕竟他只是个外人。

    “傲雪,光喝酒对胃不好,你要不要来点吃的?”

    杨小龙很识趣的没有再提沈靖忠,将话题转移到了吃上。

    “行,那你点点儿吃的吧。”沈傲雪淡淡的回了一句。

    “服务员,你们这有没有什么吃的东西啊?”

    杨小龙立刻朝着酒保招手问道。

    “有水果拼盘,爆米花,还有干果,鱿鱼须,鱼片,您看你想吃什么?”酒保回道。

    “就只有这些啊?”杨小龙眉头一皱道,“有没有烧烤之类的?”

    “抱歉,我们这不是烧烤酒吧,所以没有那些东西。”酒保满含歉意道。

    “行吧。”

    杨小龙对这些东西完全不感兴趣,他现在只想吃肉。

    “那您还需要吗?”酒保再次问道。

    “暂时不用了。”

    杨小龙挥挥手道。

    “小雪,你想不想吃烧烤?我去买点烧烤咱们边吃边喝,你看怎么样?”

    “我看是你想吃吧?”

    沈傲雪满含深意的看着杨小龙道。

    “嘿嘿,确实有点。”

    被沈傲雪戳破真相,杨小龙也没有感到半分尴尬。

    他的食量本就大,再加上今天一天基本上都没有吃多少东西,所以这个时候已经饿了。

    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进酒吧之前建议沈傲雪一起先去吃个饭。

    “想吃你去吃吧,我不需要。”沈傲雪回道。

    她肚子里一肚子的怨气,哪还有半点食欲。

    “你不吃我也不吃了,我先陪你喝酒吧,等咱们喝完酒回去的时候我再去吃。”

    酒吧毕竟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再加上现在酒吧内的人数越来越多,杨小龙担心把沈傲雪一个人留在这里出现什么意外。

    沈傲雪可是市长千金,真出了事,他一个平头老百姓可担待不起。

    沈傲雪知道杨小龙是想去外面吃烧烤的,但是为了自己却甘愿饿着肚子留下来陪她,一时间,她心中也生出一股暖意。

    “这个家伙也没那么可恶嘛。”

    沈傲雪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再次看杨小龙是时候发现杨小龙似乎突然间变帅了不少。

    看到杨小龙将目光转过来,沈傲雪赶紧将头转向酒杯,装出正在低头沉思的样子。

    “小雪,来,我陪你再喝一杯。”

    杨小龙说着,举起了酒杯。

    “小龙,你想去吃东西就去吧,不用管我,酒吧我来过很多次,不会出什么事的。”沈傲雪微微一笑道。

    杨小龙有这份心就够了,她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杨小龙全程陪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