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闹僵
    “龙哥,这其中肯定存在误会,要不然让我先跟海峰单独聊聊?”申建中连忙赔笑道。

    “误会?呵呵,我怎么没感觉出有什么误会?申厂长,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想必你心知肚明,还请你不要因为此人是你小舅子就对他进行包庇。”

    杨小龙淡笑一声,目光平静的看着申建中道。

    申建中与杨小龙对视一眼,心中顿时一凛。

    虽然杨小龙表现的很平静,没有任何咄咄逼人之意,但申建中却从他的话语之中感觉到一股不容违逆的意志。

    显然,如果他不能给杨小龙一个合理交代,那杨小龙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但是,徐海峰是他的小舅子,不论如何申建中都要保他,要不然他可没办法向自己老婆交代。

    “龙哥,这件事是海峰这个混小子的错,我替他向你道歉,对于他给你造成的所有损失我愿意双倍赔偿,还请龙哥念在他年少无知的份上饶他这一次,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次。”申建中主动服软道。

    从杨小龙刚才散发出来的那股聛睨一切的气势来看,杨小龙绝对不是普通人,这种人能不招惹,申建中尽量不会招惹,毕竟他是做生意的,和气生财。

    “好,我给申厂长一个面子,我可以不跟他计较,甚至不要任何赔偿,但是他必须告诉我幕后主使是谁。”杨小龙爽快的回道。

    他不是第一天来昌盛屠宰场屠宰牲畜,但是肉类被掉包却是近几天才发生。

    他跟徐海峰无冤无仇,甚至两人今天才是第一天见面,徐海峰根本没理由掉包杨小龙的牲畜。

    再者说,如果徐海峰真的是罪魁祸首的话,他很早之前就有大把的机会,为什么知道最近才动手?这显然不符合常理。

    据此杨小龙推断,在徐海峰背后很有可能还有另外一名幕后操纵者,徐海峰不过是一枚棋子,居于幕后那人才是策划这一切的真正的元凶!

    “什么幕后主使,老子根本听不懂你几吧说的什么。”

    杨小龙本来不想为难徐海峰,可是这个小子见到杨小龙退让,反而自以为杨小龙怕了他姐夫申建中,表现的越发嚣张起来,根本就不配合。

    “海峰,怎么跟龙哥说话呢?”

    听到徐海峰这话,申建中眉头顿时一皱,呵斥道。

    他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可自己这个小舅子完全就是在跟他背道而驰,这让申建中心中也暗恨不已。

    “姐夫,这小子看起来好像还没我大,一看就刚出来混没多久,你给他脸称呼他一声龙哥,不给他脸他就是个一坨狗屎,还踏马龙哥?龙孙还差不多!”

    徐海嘴角一翘,神色轻蔑的看着杨小龙道。

    他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有弄清楚形势,被杨小龙给当场震慑住了,但是现在徐海峰回过神来,重新恢复镇定,在他看来,杨小龙不过就是一头纸老虎,徒有其表、不足为惧。

    毕竟一个给酒店供应蔬菜的肉贩子而已,能有什么大本事,惹怒了他徐海峰,他让杨小龙吃不了兜着走。

    “不懂死活的东西,你想死,我随时可以成全你!”

    听到徐海峰侮辱杨小龙,陆飞顿时怒火中烧,一步踏出,便欲准备动手。

    “陆飞,别冲动。”

    杨小龙立即阻止了他。

    虽然徐海峰恶语相向,但杨小龙仍然一副云淡风轻之意,没有一点生气。

    因为在他心中,徐海峰不过一个跳梁小丑而已,连当自己敌人的资格都没有,跟这种人生气,反倒有失他的身份。

    “申厂长,我可是给足你面子了,我希望申厂长也能给我一些面子,劝劝你这位小舅子,只要他告诉我受谁指使,我立刻离开。”

    杨小龙向着申建中说道,连看都没看徐海峰一样。

    被杨小龙赤*裸裸的无视,正准备耀武扬威一番的徐海峰感觉自尊心受到了严重践踏,他反而恼羞成怒。

    “你踏马的算什么东西,也想让我姐夫给你面子,你不去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现在我给你三十秒,立即给老子滚蛋,要不然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徐海峰目光阴沉的盯着杨小龙,气焰嚣张的怒吼道。

    “曹尼玛的!”

    徐海峰一而再再而三的当众侮辱自己的大哥杨小龙,陆飞终于忍无可忍,当机立断冲到他身边,对着他面门就是一拳。

    “啊!”

    徐海峰惨叫一声,直接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陆飞这一拳没有丝毫留手,竟直接将徐海峰鼻梁骨打断,两行鼻血飙射而出。

    看着一脸鲜血的小舅子,申建中那张脸瞬间阴沉下来。

    “陆飞,你他妈想死不成!”

    徐海峰是自己小舅子,申建中自己都没有碰过他,现在竟然被一个外人打的鼻血横流,最可恶的还是当着自己的面,这要是传出去,他申建中的脸往哪搁!

    “申厂长,陆飞只是替你教育教育你的小舅子,这也是为了他好,要不然年纪轻轻嘴巴就这么不干净,说不定哪天出去就被人打死了。”杨小龙淡笑一声道。

    杨小龙可以不跟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但是如果对方一而再而三的主动挑衅,那情况自然另当别论。

    陆飞没有把他嘴巴撕烂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申建中理应感恩戴德才是。

    “杨小龙,我给你面子,你不要以为我怕了你!我话撂在这,今天你要是不给海峰道歉,我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申建中凶光毕露道。

    屠夫出身的申建中本就不是善茬,在陆飞动手之后,也暴露出自己本性。

    屋内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

    “中哥,龙哥,大家都退一步,没有必要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大动肝火。”

    王权连忙站出来打圆场。

    “放屁,海峰都被打出血了这还叫小事?”申建中瞪着王权怒吼道,“王权,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让你们来我屠宰场屠宰牲畜,你他妈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中哥,飞哥动手是他的不对,但他也是一时冲动,我替飞哥向您道歉,这件事咱们就此揭过如何?”王权一脸谄笑的请求道。

    “你想得美,打了海峰,这件事不会这么算了!”

    申建中一副得理不饶人的喝道。

    “飞哥,你要不然就跟中哥道个歉,你说大家都是朋友,没有必要把关系闹僵不是?”王权看着陆飞劝道。

    “小权,你是我的人还是他申建中的人?要不要我给你提个醒?”

    陆飞眼睛一眯道。

    王权不帮着自己说话就算了,竟然还想让自己道歉,这让陆飞相当生气。

    一听陆飞这话,王权顿时面露尴尬之色。

    “飞哥,我这不也是为了早点解决这件事吗。”

    王权赶紧解释。

    “龙哥刚才说的什么你没有听到还是怎么的?还用你在这瞎掺和?给我滚一边去。”

    陆飞一脸不耐的喝道,王权实在太让他失望了。

    “行了,不要说了。”杨小龙一伸手,阻止了陆飞,然后看向申建中,“申厂长,我最后问你一遍,你是真的不打算让你小舅子配合我解决问题是吧?”

    “给海峰鞠躬道歉,我放你们离开,否则我让你们横着离开!”

    申建中目光阴鸷的回道。

    “不,姐夫,我要他给我跪下道歉!”

    徐海峰拿纸巾捂住自己的鼻子,面目狰狞的说道。

    “看来申厂长是不想善了了,既然这样,我倒想亲身体验一下申厂长您说的横着离开是个什么样的离开方式。”

    杨小龙淡然一笑,居然坐了下来。

    看到杨小龙那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申建中脸色再度阴沉几分。

    杨小龙这态度分明是不把他放在眼中,实在欺人太甚!

    他申建中也不是好惹的!

    “我希望你等会也能笑的出来。”

    申建中冷冷的说了一句,立即拿出电话拨出一个号码,显然是在叫帮手。

    杨小龙自顾自的喝着茶,好像根本没有看到这一切一样。

    “龙哥,要不要我也叫几个兄弟过来?”陆飞在杨小龙耳边小声的问道。

    这里毕竟是申建中的地盘,如果申建中叫大批打手过来的话,他们可能还真会有危险。

    陆飞倒是不担心自己,但是他必须考虑杨小龙的安危。

    “不用,坐那歇着吧。”

    杨小龙摆了摆手,完全没有一丝紧张。

    看到杨小龙淡然的样子,陆飞心中也莫名的安定下来。

    十几分钟一晃而过,杨小龙都已经连喝三杯茶了。

    “申厂长,你叫的人到底什么时候来啊,要不然你给我找个房间我先睡会儿,他们来了你叫我就行。”

    杨小龙打了个哈欠,神色慵懒的问道。

    看到杨小龙这个样子,申建中拳头也握了起来。

    他正准备打电话催一催,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申建中从窗户向外看了一眼,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喜色。

    “杨小龙,你不用着急,马上我就会让你后半辈子都躺在床上睡觉。”

    申建中带着得意,立即下楼迎接。

    杨小龙仍然一副淡然的表情,仿佛自己只是一个局外人一样。

    很快,申建中便去而复返。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大群人,一个个手拿棍棒,不可一世。

    “永哥,就是这个小子在我这闹事,他还让大飞动手打了我小舅子,你可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恶气啊!”

    进屋之后,申建中立即指着杨小龙告起状来。

    “你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看我怎么……”

    申建中身边的男子正拍着胸脯做着保证,但是当他看到杨小龙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的时候,声音戛然而止,眼睛也瞬间瞪得滚圆,就好像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