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开口
    陈嘉永是什么人申建中很清楚,可是这样的人在杨小龙面前却需要点头哈腰,谦卑的跟一条狗一样。

    哪怕他再傻也已经明白,杨小龙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起的,这个时候再硬气下去,很有可能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姐夫,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徐海峰哭丧着脸道。

    他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说实话最好,可是如果说了实话,那让他这么做的人同样不会放过他。

    “行了,赶紧动手吧,别磨蹭了。”

    杨小龙催促道。

    “龙哥,您就看好吧,我一定让这小子说实话。”

    尽管不知道杨小龙想要问什么东西,但陈嘉永根本不感兴趣。

    他要做的就是帮杨小龙得到他想得到的东西,仅此而已。

    而且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他有的是手段撬开徐海峰的嘴。

    “小虎,你们几个给我按住这小子,先挑断他的手筋,如果还不说把脚筋也给我挑了。”陈嘉永命令道。

    陈嘉永已经想好了各种折磨人的手段,就等着依次招呼徐海峰了。

    被陈嘉永点名的小弟没有任何含糊,立即出来将了徐海峰,其中一人更是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龙哥,等会儿可能会有点血腥,您要不然先去别的房间躲一会儿?”陈嘉永弓着身问道。

    “不用了。”

    杨小龙淡淡的回了一句。

    人他都杀过,折磨个人对他来说不过小儿科,他不会介意。

    “那好,动手。”

    闻言,陈嘉永直接下达了动手命令。

    小虎将匕首贴近徐海峰的手腕,就准备挑断他的手筋。

    一股寒意瞬间侵入徐海峰的骨髓,他心中惊骇,拼命挣扎起来。

    但是他被数人制服,一切反抗都是徒劳无功。

    匕首终于划破了徐海峰的皮肤,在鲜血流淌出来的那一刹,徐海峰瞬间崩溃。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徐海峰大声嚎叫着,惨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他本以为这些人只是吓唬吓唬自己,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来真的!

    与变成残废相比,他宁愿说出一切。

    “住手!”

    杨小龙当即开口。

    虽然小虎不认识杨小龙,但是陈嘉永在杨小龙面前都那么谦卑,他自然不敢有任何不敬。

    小虎立即停手。

    “说吧,谁让你这么做的。”

    杨小龙再次问道。

    “是刘力,这一切都是刘力指使我的。”

    徐海峰慌忙答道。

    “刘力?那是谁?”

    杨小龙眉头一皱道。

    别说认识了,他连听都没听过这个人。

    “刘力是个鸡头,是我在赌场认识的。前几天他找到我说有一单生意给我,只要我办成,可以给我十万块的佣金,我当时钱都输光了,一时脑热就答应了他。”徐海峰连忙回道。

    鸡头,杨小龙自然知道,这种人就跟古代的老鸨差不多,专门组织失足女孩向某些有特殊需求的男人进行皮肉交易。

    杨小龙仔细回忆了一下,他自认为自己并没有得罪这种人,也没有接触过这一类人。

    “求求你饶了我吧,当时刘力警告我说如果我把这件事泄露出去,他就要砍了我,所以我才不肯说的。”徐海峰带着哭腔道。

    他是真的怕了。

    “被你掉包的那些牲畜去哪了?”杨小龙再次问道。

    一连数天被掉包的肉类有数百斤之多,他可不信都被刘力给吃了。

    “我全都卖给刘力了,这也是他让我这么做的。”徐海峰立即回道。

    “把刘力给我找出来,这件事我既往不咎,否则后果不用我说了吧?”

    杨小龙看着徐海峰道。

    刘力是个鸡头,跟他没有什么仇怨,所以杨小龙猜测在他背后应该还有人。

    “好。”

    这一次徐海峰的回答相当痛快。

    也许出卖刘力会被报复,但是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毕竟从现在的情况看,再不答应杨小龙的话,他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未知数。

    “放了他。”

    杨小龙挥手道。

    那些制住徐海峰的人立即松开了手。

    “谢谢,谢谢。”

    重获自由的徐海峰连声感谢,就好像杨小龙是他的救命恩人一样。

    “不要废话了,洗干净,然后带我去找刘力,找到了他,你就安全了。”杨小龙淡漠的回道。

    本来就是一句话的事,可是这个徐海峰偏偏要把事情弄到这个地步,倒也不能怪他心狠手辣。

    刘力点点头,拖着身子,一瘸一拐的向着办公室外面走去。

    “龙哥,要不要我派个人看着那小子,省得他跑了。”陈嘉永提议道。

    “不用了,他要是跑了,把这个给我埋了。”

    杨小龙指了指申建中,这话不仅是在说给陈嘉永听,更是在说给徐海峰听。

    此时徐海峰还没有走远,自然听到了杨小龙的话。

    他的身子顿时一颤,瞬间熄灭了逃跑的心思。

    他虽然不是好人,但祸是他闯的,他可不想连累自己姐姐、姐夫一家。

    “海峰,你可得赶紧回来,姐夫在这等着你。”申建中连忙喊道,他心里也害怕徐海峰跑路。

    “知道了。”

    徐海峰转身回了一句,这才离开。

    徐海峰去了自己的房间,冲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

    看着自己脸上的浮肿,他心头就是一阵愤恨,但不过瞬间他这股恨意便消散一空。

    他不是不恨杨小龙,而是他很清楚,想要报仇对他来说无异于痴人说梦!

    他的依仗是他姐夫,他姐夫的依仗是陈嘉永,可是现在陈嘉永完全站在杨小龙的那一方,在杨小龙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足以证明这种人根本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他只能仰望。

    与其不自量力的以卵击石,还不如好好配合杨小龙,先躲过这一劫再说。

    这便是等级差距,当差距达到一定程度,连仇恨都可以自主淡化。

    “龙哥,我回来了。”

    换好衣服的徐海峰很快便返回办公室。

    此时杨小龙正在慢悠悠的品着茶,陈嘉永一个个站立在旁边,申建中则坐在沙发上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再无一丝最初的狠戾。

    “回来了就好,现在带我去找刘力吧。”杨小龙起身道。

    “等一下。”徐海峰突然叫住了杨小龙。

    “怎么了,难道你要反悔?”

    杨小龙眉头一皱道。

    他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徐海峰玩。

    “龙哥您别误会,而是白天刘力根本不会出来。”徐海峰连忙解释,他可不想再被毒打一顿。

    “为什么?”

    杨小龙有些不解的问道。

    “刘力他是鸡头,干的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基本上白天都在睡觉,晚上才会出来活动,我跟他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他白天就从来没有出来过。”徐海峰解释道。

    “这样啊,那你晚上有把握把他约出来?”

    杨小龙点点头,他相信徐海峰没有那个胆子再敢骗他。

    “有,我可以骗他说我这里有一个牌局,相信能把他骗出来。”徐海峰连忙道,这个时候他哪还敢说没办法,那不是找死嘛。

    “行,那就等到晚上再去找他。”

    杨小龙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只要能抓到这个刘力就行。

    屠宰场味道浓郁,杨小龙没有在这里久留,呆了一会儿之后就带人离开了。

    当然了,徐海峰自然是跟他一起,杨小龙也担心这小子跑路或者给刘力通风报信。

    他还指望着抓到刘力查到那个幕后真凶的,自然不想再出现任何波折。

    “申建中,这些钱给你当医药费,记住,以后眼睛擦亮点,不是什么人都是你能招惹的起的。”

    陈嘉永脸色阴沉的看着申建中,并将一沓钱递给了他。

    其实这些钱都是申建中下楼迎接陈嘉永的时候给他的劳务费,现在只是物归原主而已。

    “是,我记住了,记住了。”

    申建中连连点头。

    “我告诉你,龙哥那可是连辉哥都不敢得罪的大人物,你竟然还想让我收拾他,老子差点被你害死!这次如果不是老子提前出手打了你一顿,你现在估计已经被龙哥活埋了。”陈嘉永提醒陈建忠道。

    “啊?”

    申建中一脸骇然的看着陈嘉永。

    陈嘉永口中的辉哥他自然知道是谁,那可是星云县的风云人物,在整个宁北都小有名气。

    他不过一个开屠宰长的屠夫,连给辉哥提鞋都不配,可是连这种人都惧怕杨小龙,可想而知杨小龙的身份都有多恐怖。

    这个时候申建中也不禁有些庆幸自己找了陈嘉永,如果找了别人,一旦动手,那自己只怕真的会像陈嘉永所说,已经被埋了。

    “多谢永哥的救命之恩,我以后一定小心行事,绝对不再给您惹麻烦。”

    申建中一脸感激的说道。

    他明明被毒打了一顿,可是现在却要对陈嘉永感恩戴德,心中那叫一个委屈,但是他却不敢表露出一点。

    谁让他有个净会惹是生非的小舅子,如果不是他小舅子偷梁换柱,掉包了杨小龙的牲畜,根本就不会有接下来这一切的发生。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好自为之,我也得走了。”

    陈嘉永没有久留,也连忙带人离开,追上了杨小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