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不卑不亢的反击
    “我是杀人犯?你听谁说的?”杨小龙一脸惊愕的问道。

    他倒是很想知道沈傲雪哪根筋不对了,竟然会问出这种问题。

    “我爸告诉我的,他说你杀了人,而且不止一个。”沈傲雪再次道。

    闻言,杨小龙顿时将目光转向了沈靖忠。

    看到沈靖忠脸上的厌恶还有冷意,杨小龙顿时明白过来为何他刚进来的时候沈傲雪还有何敏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

    “沈叔叔……”

    “不要叫我沈叔叔,叫我沈市长。”

    杨小龙刚开口,就被沈靖忠打断。

    “沈市长,是您跟小雪说我杀了人是吧?”杨小龙抬起头,不慌不忙的问道,言语之间还保留着应有的尊敬。

    “对,是我说的。”

    沈靖忠坦荡承认。

    “那您有没有跟她说我都杀的是什么人?又是在什么情况下才杀人?”

    听到杨小龙这一提问,沈靖忠眼睛顿时一眯。

    他倒是没有想到杨小龙竟然还敢反问他,胆子倒是不小。

    沈靖忠没有说话,不过杨小龙已经从沈傲雪还有何敏两人的表情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沈靖忠显然只说了他杀了人,但是却并未说明原因以及他遭遇的情况。

    他的目的很明显,那就是给自己扣上一个杀人犯的帽子,让沈傲雪远离自己。

    在明白这一切之后,杨小龙心中也油然而生一股怒意。

    沈靖忠这个手段着实有些卑鄙,今天如果不是刚好来沈傲雪家里,从今以后他恐怕都要被沈傲雪当成杀人犯来对待了。

    “小雪,何阿姨,我确实杀过人,但都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

    杨小龙酝酿了一下表情,装出一脸沉重的样子,公然承认了这个事实。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人?”

    沈傲雪一脸焦急的询问道,她也觉察出了蹊跷,很有可能这其中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隐情。

    “哼,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利益。”

    沈靖忠不屑的冷哼道。

    “沈市长,您要是不了解情况的话请您不要乱说,小心我告您诽谤。”杨小龙淡淡的看着沈靖忠道。

    “你尽管去告好了,你以为我沈靖忠会怕你?”沈靖忠冷笑着反问道。

    他可是宁北市长,却被杨小龙一个毛头小子一再威胁,他心中早就积累了无数愤怒。

    “您当然不怕我了,您是谁?那可是咱们宁北高官,位高权重、只手遮天。在您面前,我恐怕还不如一直蚂蚁,您想要弄死我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但即便如此我也想跟您说一句,您的权利是人民赋予您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您真的不在乎舆论的影响力,那您大可随便动用您的权利。”

    杨小龙不卑不亢的回击了沈靖忠一句,与其说他这是威胁,到不说是忠告更为恰当。

    杨小龙承认自己斗不过沈靖忠,但如果沈靖忠真的想要以势压人的话,他也会让沈靖忠看到人民群众的力量。

    听到杨小龙这话,沈靖忠眼睛眯得更紧了。

    他还真是有些小看这个年轻人了。

    面对他的时候还能如此从容有度、谈吐自如,甚至懂得借用人民的名义压他,这份胆魄与思维可不是寻常人能够拥有的。

    平心而论,他还是挺欣赏杨小龙的,在杨小龙身上他甚至看到一丝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此子绝对比他见过的绝大多数燕京大少都要出类拔萃。

    如果他是在别的场合认识杨小龙,他甚至愿意提携杨小龙一把。

    但一码归一码,杨小龙在没有得到他的允许的情况下就想要染指他的宝贝女儿,他绝对不能容忍!

    “放心吧,我沈靖忠为官二十年,从未干过滥用职权的事,我也不屑那么做。”

    沈靖忠掷地有声道。

    沈靖忠为官清廉,刚直不阿,不管去哪里任职,都是秉承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原则,先不说其他地方,单单从他担任宁北市市长这段时期内,就做了不少的实事,在人民群众中口碑极佳。

    以他的权利,其实只需要动动嘴皮就可以为自己的妻子、女儿安排一个舒适的工作,但他却从没有这么做过,甚至连这个念头都没有动过。

    所以直到今天,何敏只能在家当全职家庭主妇,而沈傲雪也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处于无业状态。

    “既然沈市长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不会有任何怀疑。”杨小龙淡笑一声道,“不过沈市长,话不能说一半,要不然很容易引起误会的。小雪,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杀人吗,我现在就跟你简单的解释一下。”

    “其实我在在大概十岁的时候就拜了我们邻村一个老中医为师,学习医药知识,当时我年纪小……直到我师父去世我才知道,他竟然就是医圣孙思邈的后人。”

    “凭借我师父交给我的医术,再经过我的钻研,我成功研制出一种具有神奇效果的药物,这种药物如果投入市场的话,可以获取数以十亿计的利润!”

    “当我还沉浸在发明出这种药物的喜悦的时候,我却不知道,自己因此而惹来杀身之祸。”

    “有一天我来市里采购草药,在回去的路上突然被交警拦住了,他们说我违章,要把我抓紧交警大队,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抓我的人根本就是假冒的,他们是杀手!是来杀我的!”

    “为了能够活下来来,我拼命挣扎起来,后来车在高速公路上翻了,那两名杀手又拿着枪追杀我,要不是因为一条毒蛇恰好咬了他们其中一人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我根本不会有任何反击的机会,但是在我杀了他们之后,我也因此重度昏迷,多亏有路过的好心人救了我,否则我早就称一蓬骨灰了。”

    “这件案子当时是由咱们市警察局一中队的队长马爽同志负责的,他在我从昏迷中醒后告诉我,我这次杀人不仅无过,反而有功,因为被自卫反击杀死的那两名杀手其实全都是有命案在身的通缉犯,马队长还说要给我申请一个什么见义勇为的表彰呢。”

    “你们如果不相信我说的话的话,可以直接去向马队长求证,他会还我清白的。”

    听完杨小龙的讲述,沈傲雪还有何敏母女两人脸上都是流露出惊骇之色。

    杨小龙对自己被追杀的过程轻描淡写,但是她们却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惊心动魄。

    杀手冒充交警,这要是一般人恐怕还真的识破不了,杨小龙能活下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更何况还成功杀了两人,这几乎就是奇迹!

    更何况杨小龙不是说了,那两名杀手还是被通缉的通缉犯,杨小龙这等于是在无意间立了大功。

    这个案子既然有警察负责,那杨小龙肯定不敢胡编乱造,要不然不是转眼间就被拆穿?沈傲雪可不认为杨小龙有那么傻。

    刚才沈傲雪还在担心杨小龙是杀人犯,随时都会被警察抓捕坐牢,但是此时内心深处却不禁对他深处一股崇拜。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沈傲雪脑海之中顿时浮现出这句经典名句

    这才是现实中的英雄啊,她没想到杨小龙竟然还有如此光辉事迹。

    如果是别人做下这等事,只怕早就成了在她面前炫耀的资本,可是杨小龙却从来没有提及过此事,真是低调到爆啊。

    一时间,沈傲雪对杨小龙好感大增。

    “杨小龙,你无意间杀了那两名通缉犯确实有立功表现,但是你如何解释你杀死乔冠华这件事?”沈靖忠沉声问道。

    他表情并无多大变化,显然沈靖忠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沈市长,您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啊?乔冠华那件事就更好解释了,当初他为了将我发明出来的药物据为己有,跟大唐集团董事长唐霖沆瀣一气,故意发动舆论污蔑我,这件事当时几乎弄得满城风雨,您别跟我说您没有听说过。”

    杨小龙有些无语的看着沈靖忠道。

    “我听说过,但不是太了解。”

    沈靖忠有些尴尬的回道。

    他是市长,每天的日程都安排的满满当当,重视的只有那些时事新闻跟国内外大事,从不关心娱乐八卦。

    当时在报纸上看到乔冠华跟杨小龙斗争的那件事之后,也只是单纯的认为又是有人早故意炒作,所以只是随便扫了两眼就没有再往下看下去。

    他忙得很,哪有时间关心这些东西,还真不太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吧,那我就再跟您解释一下,乔冠华他为了得到我的发明专利,先是散布谣言,对我进行恶意中伤,接着又对我进行人身威胁,想要迫使我交出发明专利,但是都被我拒绝。”

    “再后来,当我发现他竟然是四年前害死大唐上任首席医药专家梁忠年的凶手的时候,他竟然又雇佣了杀手跑到我们村杀我跟梁忠年的女儿梁雪薇灭口,还好我命大,才侥幸活了下来。”

    “我不仅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乔冠华带人杀我,而且梁雪薇为我做了证明,这些都已经被专案组记录在案。您如果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直接去找专案组组长姜晓熙,她一直在对这个案子进行跟踪调查,并且已经跟我说过,十月就会开庭审理,你要是想有更多了解到时候可以申请参加庭审。”

    杨小龙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都当着沈靖忠的面说了一遍,他相信在得知这些情况之后,不会再有人把自己当成冷血嗜杀的杀人犯对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