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躲藏(二更)
    阿丽现在暗暗后悔,如果自己能够早点遇到杨小龙那该多好,有这样一个体贴呵护的男人守护在自己身边,那该是多么的幸福。

    但是她知道,这只是一种奢望,她这辈子恐怕都没有办法摆脱那个男人了。

    “好了,脸上我已经给你按摩好了,接下来我给你按摩一下胳膊吧?”

    杨小龙突然开口,打断了阿丽的思绪。

    “嗯。”

    阿里没有拒绝,她十分享受杨小龙给他按摩,如果可以,她多么希望时间可以在这一刻停留。

    杨小龙将阿丽的衣袖卷上去,本以为只是手臂有伤,可是很快他便发现,这伤痕从手腕一直延伸到阿丽的肩部。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阿丽的背后应该也是伤痕。

    杨小龙没有说话,伸手在阿丽的背后按了一下。

    “啊!”

    阿丽眉头紧皱,几乎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嘤咛。

    “别乱动。”

    杨小龙低喝一声,伸手就去脱阿丽身上的衬衫。

    阿丽心中顿时一慌,她不知道杨小龙要做什么,但是看着杨小龙严肃的神色,她没有做出任何抗拒。

    她相信杨小龙不会是想占她的便宜。

    退一万步将,即便杨小龙真的那么做了,她也愿意配合。

    杨小龙伸手将阿丽的衬衫脱了下来,阿丽胸前的两团白皙丰满瞬间暴露在杨小龙面前。

    如果不是有着胸罩的束缚,那两团巨无霸只怕已经将杨小龙的脑袋都给掩埋。

    但是此时此刻,杨小龙心中却没有任何一丝色情的念头。

    他现在就是一个纯粹的医生,阿丽只是他的一个病人,医者父母心,别说阿丽还穿着内衣,就算阿丽一丝不挂,杨小龙也不会动任何龌龊念头。

    阿丽胸前还好一些,白皙滑嫩的皮肤上基本没什么伤痕,但是背后在她背后却有着一道道纵横交错的青紫色伤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谁打的?”

    杨小龙压抑着胸中的怒气,低吼道。

    这已经不是殴打那么简单了,完全就是虐待!

    哪怕这件事跟杨小龙没有任何关系,但他还是义愤填膺,恨不得将动手的那个人打成残废。

    感受到杨小龙的对自己的关心,阿丽顷刻间潸然泪下。

    她认识的人很多,但是各个对她都只是虚情假意,顶多只是看上了她的那一身皮囊,想要跟她做那男女之事罢了。

    但唯独在杨小龙身上,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不掺杂任何其他目的关心,这让她真的相当感动。

    “是马金彪打的。”

    阿丽流着泪道。

    她知道这件事不应该告诉杨小龙,她不想给杨小龙带来麻烦,可是她心里委屈,如果不将这件事说出来,那股压抑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马金彪?马金彪是谁?”

    杨小龙皱眉问道,他倒是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马金彪是包养我的人。”阿丽说完,脸上流露出一丝凄惨笑容,“小龙,你知道这些会不会觉得我恶心?会不会看不起我?”

    “不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这是你的选择,我没有资格评判什么。”杨小龙正色道。

    其实刚才他已经从阿丽的表情猜到了了这个结果,所以并未赶到任何意外。

    阿丽一看就是那种没有吃过什么苦的女人,皮肤保养的也特别好,明明看起来已经二三十岁,但是却跟十七八岁的少女一样年轻漂亮。

    一般向这样的女人都会被大款保养,这并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毕竟这个世界上想要不劳而获的人多了,杨小龙就知道曾经在他们高中就有这样一个女孩,为了金钱,出卖了自己,成了一个比自己大三十多岁的老男人的情人。

    在杨小龙看来,那样的女人其实才叫恬不知耻。

    “阿丽,其实我觉得你条件不错,而且有手有脚,你完全可以靠你自己的双手养活你自己。”杨小龙真心的劝说阿丽道。

    他不知道阿丽因为什么走上了这条路,但是他并不希望阿丽这样葬送自己的青春。

    她完全可以有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

    “其实我最开始答应马金彪的包养是因为我需要钱,我爸得了尿毒症,需要一大笔钱做手术,可是我的家庭条件根本就拿不出那么多钱。这个时候,马金彪找到了我,他给了我三十万,我成了他的情妇。”

    “我其实感觉自己挺恶心的,但是为了钱,我只能在马金彪面前卖笑、卖身。慢慢的,我也习惯了这种锦衣玉食的生活,本以为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可是没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马金彪他玩了我一段时间之后就腻了,在他眼里,我就像是那种年老色衰的黄脸婆一样让他提不起兴趣,但是他却不允许我离开,他曾经警告过我,如果我赶离开他,他就杀光我全家。”

    阿丽带着一丝惨然,将压抑在心底的秘密告诉了杨小龙。

    得知这一切之后,杨小龙了心中也不禁多出一丝同情与惋惜。

    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阿丽便是这其中的一员。

    她如果没有拿马金彪的钱的话,恐怕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但是反过来说,她为了给自己的父亲治病甘愿牺牲自己,这种精神倒是挺让人钦佩的。

    “你为什么不报警呢?”

    杨小龙有些疑惑的问道。

    “报警?呵呵,你觉得报警有用吗?”阿丽脸上满是苦涩的笑道,“且不说警察根本就不会在乎我一个弱女子的死活,就算他们真的在乎,谁又敢得罪马金彪呢?马金彪在咱们宁北的势力极大,烟白两道几乎都没有多少人敢得罪他。”

    阿丽自然也想过报警,但是现实告诉她,报警不过是自找苦吃。

    如果因为报警惹怒马金彪,那她全家人都要跟着遭殃。

    “也是。”

    杨小龙忍不住点了点头,毕竟这个世上并不是所有的警察都能向姜晓熙那样正直善良、嫉恶如仇。

    阿丽无依无靠,根本没有影响力,自然不会引起警察的重视。

    “马金彪那个老混蛋,他不让我离开,把我当成奴隶一样使唤,还经常在我面前跟别的女人亲热,上次我实在忍无可忍,便跟佳佳一起去了酒吧,想找个男人报复一下马金彪,也就是那次我在酒吧碰到了你。”

    “酒吧里的男人虽然不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个我看得上眼的,后来我就跟佳佳回了家。可是不知道这件事怎么就被马金彪知道了,他以为我给他戴了绿帽子,在外面养了小白脸,对我动辄就是打骂,我身上的这些新伤全都是他今天下午打的。”

    谈起马金彪的时候,阿丽咬牙切齿,好像两者之间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如果可能的话,她只怕早就把马金彪杀了。

    “这个畜生,真他娘的不是东西!”

    听完阿丽的遭遇,杨小龙心中也涌起浓浓的怒火。

    男人有钱包养女人很正常,但是你如果玩腻了就放人家离开,哪有这样把人当奴隶一样对待的?

    这种人简直就是人渣,垃圾,杨小龙都想把他大卸八块!

    “把这些话说出来我感觉心里舒服多了,你也不用生气。”

    阿丽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挤出一抹笑容道。

    只是她越是这样假装坚强,越是让人感到心疼。

    “阿丽,你放心吧,我会想办法帮你摆脱那个老混蛋的。”

    杨小龙郑重承诺道。

    虽然两人没有太深的交情,但是他已经将阿丽当成自己的朋友,他会想办法帮阿丽摆脱这个老恶魔的束缚。

    男人的承诺一诺千金,决不食言!

    “小龙,你就不要管了,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吧。”阿丽劝阻杨小龙道。

    她很清楚马金彪的实力,虽然不了解杨小龙的背景情况,但是在她看来,杨小龙绝对不是马金彪的对手,她不想让杨小龙因为自己遭遇引火烧身之祸。

    “算了,咱们先不说这些了,我给你继续按摩。”

    多说无益,杨小龙会用事实兑现自己的诺言,现在他只需要帮阿丽治疗好身上的伤痕就好。

    “嗯。”

    阿丽以为杨小龙听进了自己的话,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你趴在沙发上,我给你按按。”

    杨小龙说道。

    “好。”

    阿丽相当配合,点了点头就准备趴在沙发上,让杨小龙给自己按摩。

    不过还不等她趴在沙发上,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咔嚓咔嚓开锁的声音。

    “小龙,快跟我上楼!”

    阿丽朝门口看了一眼,脸上顿时流露出惊恐之色。

    不等杨小龙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阿丽已经拉着杨小龙冲到二层。

    阿丽推开自己卧室的门,直接将杨小龙推了进去。

    “你赶紧躲好,我不叫你千万不要出来!”

    阿丽丢下这么一句话,神色慌乱的关门离去。

    “妈的,贱女人,竟然敢背着老子跟野男人偷情,你他妈的真当老子瞎了不成?”

    杨小龙正准备追出去,耳边突然传出一阵咆哮声。

    他顿时明白,只怕是那个马金彪回来了。

    杨小龙跟阿丽清清白白,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站出去的,可是他突然想起来阿丽上衣还没穿好,这个时候一旦出现,那就是百口莫辩,他只能赶紧在屋里找寻起躲藏的地方先藏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