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 绝望的阿丽
    杨小龙猜测的没错,确实是马金彪回来了,不过并不是他一个人,还有四名穿着烟衣,留着大光头的壮汉跟着他一起回来。

    “三爷,您说什么呢,屋里就我一个人啊。”阿丽看着马金彪解释道。

    “尼玛的,你当老子的老年白痴了不成?没有野男人,你他娘的大白天的脱衣服干什么?”马金彪眼睛一瞪,凶神恶煞的骂道。

    “我这是刚才擦药才把衣服脱了,我真的没有骗您。”

    阿丽解释了一句,手忙脚乱的扣起了扣子。

    “贱人,你以为老子会信你的话?给老子搜,搜到那个野男人,老子一定扒了他的皮!”马金彪怒骂一声,一巴掌扇到阿里的脸上。

    阿丽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而已,一巴掌便被马金彪扇倒在地。

    跟随马金彪一起回来的那四个壮汉立即散开,两人在一楼搜,两人跑到了二楼。

    “你个贱*,老子供你吃供你喝供你住,你居然还敢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看你真是活腻了!”

    马金彪咒骂着,又踢了阿丽一脚。

    “三爷,我真的没有背叛您啊,求您一定要相信我!”

    阿丽一边哭一边解释,可是马金彪根本就不相信她说的话。

    马金彪在屋里来回扫了一眼,一眼便看到了在书柜上放着的那个鸡毛掸,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书柜旁边,将鸡毛掸拿了过来。

    “老子抽死你个贱货!”

    马金彪下午就是用的鸡毛掸子抽的阿丽,把她打的遍体鳞伤,看到那鸡毛掸子,阿丽几乎本能的心生恐惧,连忙向着旁边躲闪。

    “哎呦,你个贱人还敢躲?反了天了!”

    看到阿丽躲开自己那一下,马金彪顿时恼羞成怒。

    他跑到阿丽跟前,直接揪住阿丽的头发,然后将她按在了沙发上,拿起鸡毛掸,毫不留情的打了起来。

    一股股钻心的疼痛传遍全身,阿丽已经泣不成声。

    可是她不敢再躲,因为她很清楚马金彪的脾气,如果自己任由马金彪打一顿的话,马金彪出了气就好了,如果她敢躲闪的话,马金彪绝对会变本加厉的虐待她。

    杨小龙虽然在二楼卧室,但是他还是听到了阿丽的惨叫。

    说实话,他很想出去把马金彪暴打一顿,但是这样一来,就坐实了他跟阿丽之间有奸情,到时候传出去的话,他跟阿丽两人都解释不清,所以杨小龙只能亚压下心头的怒火。

    杨小龙在房间内来回扫了一眼,只有衣柜还有床底下能够藏人,可即便杨小龙藏在这里,也绝对会被人一眼发现。

    心思电转之间,杨小龙立即朝着阳台跑去。

    阳台并没有安装防盗窗,杨小龙将窗户打开之后,立即钻了出去。

    杨小龙仰面朝着对面的阳台看了一眼,估摸了一下距离之后,他纵身一跃,直接跳了过去。

    杨小龙试着拉了一下窗户,窗户竟然很容易就被杨小龙打开了。

    杨小龙没有犹豫立即跳了进去。

    恰在此时,一名马金彪的手下已经冲进卧室,他将卧室搜了一个遍,甚至还趴在阳台上看了一眼,不过并没有发现什么。

    “三爷,楼上没有人。”

    去楼上搜索两人向着马金彪汇报道。

    “一楼也没有人。”

    另外两人接着道。

    “没人?怎么可能!再给老子仔细的搜一遍,我就不信他能飞出去不成!”

    马金彪怒喝道。

    “是。”

    虽然四人已经将楼上楼下翻了一遍,但还是按照马金彪的命令再次展开搜索。

    “说,你把那个野男人藏到什么地方去了?”马金彪揪着阿丽的头发,没有丝毫怜香惜玉。

    “三爷,我真的没有藏男人。”阿丽哭着道。

    她不知道杨小龙是怎么躲过那些人的搜查的,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承认。她只要不承认,顶多自己多承受一些皮肉之苦,但是如果说了,一马金彪心狠手辣的性子,很有可能会杀了杨小龙。

    “没有?尼玛的再跟老子说一句没有!那你告诉告诉老子,这些东西是谁送来的?”马金彪将阿丽拽到了茶几旁边,指着上面的那些药物道。

    “这是一个送快递的送来的,他把药放下之后就已经走了。”阿丽赶忙解释道。

    听闻此言,马金彪那一双三角眼之中顿时闪过一道阴冷的光芒。

    “你再编一句试试,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卖到鸡窝去!”马金彪恶狠狠的威胁道。

    “三爷,我对天发誓,我真的没有骗您,我要是说一句假话,我不得好死!”

    阿丽不知道马金彪怎么知道杨小龙来她这里的,但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承认这件事。

    这即使为了杨小龙,也是为了她自己。

    “三爷,一楼真的没有。”

    马金彪的两名手下立即汇报道。

    “三爷,楼上也没有任何人影。”

    楼上搜索的两人也走了下来道。

    “哼,这次老子就饶你一次,你给老子记住,你生是老子的人,死是老子的鬼,这辈子别想摆脱老子的控制,我们走!”

    马金彪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带人转身离开。

    他相信,阿丽还没有那个胆量敢背叛他。

    看到马金彪那无情的背影,阿丽脸上顿时流出绝望的泪水。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宁愿**卖身也不远被马金彪包养,在马金彪眼中,她根本就是一个可以随意蹂躏的玩物,没有任何人权可言,活的甚至还不如一条狗有尊严!

    阿丽依靠在沙发上大哭着,她是那么的无助。

    她多想一死了之,可是想到已经年迈的父母,她只能断了这个念头。

    她死了是解脱了,但是她死了之后,她的父母怎么办?总不能让白发人送烟发人吧。

    “你好,有人吗?”

    隔壁房间,杨小龙跳进窗户之后问道。

    不过屋内静悄悄一片,没有任何回应。

    “哈喽,有人在吗?”

    杨小龙再次朝前面的房间喊了一句,仍然没有任何应答。

    确定没有任何人之后,杨小龙立即走向门口,开门离开了这家。

    再次回到阿丽的住处时,他一眼便看到阿丽披头散发的瘫软在地上,杨小龙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烧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