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娄底村(二更)
    “怎么样,有消息了没?”

    陆飞房间内,杨小龙问道。

    “还没有消息。”

    陆飞摇了摇头,有些惭愧的说道。

    倒不是他的人脉不够,主要是杨小龙给他提供的有效信息实在太少,所以他道上的那些朋友并没有追查到那名小偷的下落。

    “没事儿,慢慢找,真找不到就算了。”杨小龙乐观的说道,倒是没有给陆飞太大压力。

    但是陆飞却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揪出那个小毛贼,将杨小龙失窃的东西追回来。

    随后,杨小龙给陆飞换了换药,两人正准备出去吃晚饭,陆飞的手机响了。

    “龙哥,你稍等一下,我接个电话。”陆飞跟杨小龙说完,按下了接听,“喂,小权,什么事?”

    “飞哥,我查到那个小子的下落了!”王权颇为兴奋的向陆飞汇报道,电话正是他打过来的。

    “你说的是真的?”闻言,陆飞脸上也流露出一丝震惊。

    毕竟他当初给王权还有孙东海两人打电话让他们帮忙调查星云县只是为了加大搜索范围,对他们并没有报多大希望。

    “当然是真的了,这事我还能骗你啊?”王权赶忙回道。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现在过去找你。”陆飞立即道。

    “我现在还在星云县呢,你在市区等着我,我一个朋友告诉我那个小子现在就在市区,等我到了咱们一起过去抓他。”王权回道。

    “行,那你快点过来,我等你。”

    陆飞倒是没有多想,挂断电话,等待起王权。

    “龙哥,小权找到那个小偷的下落了。”

    不等杨小龙发问,陆飞已经主动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杨小龙。

    “他能找到那个小偷的下落?真的假的?”杨小龙半信半疑的问道。

    在他的印象里,王权就像是一个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小混混,没什么大本事,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小子有能耐抓到那个小偷。

    “其实也不算是小权抓的,应该是他认识的一个朋友刚好认识这个小偷,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现在他正向市里赶呢。”

    陆飞有些尴尬的解释道,其实就连他都不太相信王权有这份能力,但是他对王权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相信王权不可能拿这件事开玩笑,否则别说杨小龙了,就算他都不会轻饶王权。

    “行,那咱们先去吃饭,等吃完饭我估计他们应该就到了。”

    杨小龙也没有想太多,带着陆飞便准备先去吃饭,恰在此时,刚好碰到了从客房里面出来的沈傲雪两人。

    “小龙,走,一起去吃饭啊?”

    沈傲雪笑靥如花,那模样就像是中了**彩一样。

    “行。”

    杨小龙倒是没有拒绝,跟沈傲雪两人一起下楼,点了几个菜,大家一起吃了一顿。

    “小龙,等会儿我跟澜澜出去散步,你去不去?”吃完饭后,沈傲雪询问道。

    “不去了,我有点别的事儿。”杨小龙婉拒道。

    他并未告诉沈傲雪王权发现了小偷的事,主要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抓到小偷,如果现在就告诉沈傲雪,万一再让小偷跑了,那岂不是白让人家高兴一场。

    如果他这次能成功抓住小偷,并将那些丢失的东西拿回来,也算是给沈傲雪一场惊喜。

    “那行,你们早点回来,我跟小雪我们俩先去了。”

    沈傲雪这次倒是没有强迫杨小龙,说完之后便跟沈傲雪两人手挽手,动作亲密的离开了酒店。

    杨小龙两人在酒店又等了一会儿,直到将近九点的时候王权才神色匆匆的赶过来。

    “你怎么这么慢啊?对了,怎么就你一个人,东海呢?”陆飞看着王权询问道。

    从县城到市区,顶多也就一个小时的路程,可是从王权挂断电话时算起,这都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如果他来开车的话,都能打一个来回了。

    而且这次过来的也就王权一人,孙东海并未跟着他一起过来。

    “飞哥,我正准备跟你说这事儿呢,刚才我跟海哥我们在路上出车祸了,我把海哥送到了医院之后我才过来的。”陆飞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之后说道。

    “出车祸了?怎么回事?东海伤的严重不严重?”陆飞连忙问道。

    “嗨,也算我们倒霉,碰到了一个酒驾的,结果两个车就撞上了,好在我们两方车开的都不快,海哥的伤也不严重,就是小腿骨折,估计休息两天就好了。”王权回道。

    “你说说你们俩,就不能让我省点心。”陆飞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

    他对两人可是寄予厚望的,可是两人却屡屡让他失望,现在更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他真想臭骂两人一顿。

    “飞哥,龙哥,海哥让我跟你们道个歉,今天晚上的行动他参加不了了。”王权苦着脸道。

    “算了,少他一个也影响不了大局。”陆飞挥挥手,无奈道,“你赶紧联系你那个朋友,看看那个小偷现在在什么地方,咱们赶紧过去,可别让他收到风声跑了。”

    “行,我这就给我朋友打电话问一下。”

    王权应了一声之后,离开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池子,你确定那个叫郑晓东的小子还在娄底那边住着呢吗?”

    电话接通之后,王权直接问道。

    “对,他肯定还在娄底那片廉租房住着呢,你们要是现在过去肯定能找到他,要是再晚几天可能就不一定了,这小子贼着呢,在同一个地方绝对不会呆超过半个月。”电话那头的人回道。

    “行,我知道了,等我抓到那小子,我请你喝酒。”王权问完之后便立即挂断了电话。

    “龙哥,飞哥,那小子还在娄底呢,咱们赶紧过去吧。”王权看着杨小龙道。

    “你这个朋友还挺神通广大的嘛,这才半天时间就找到了这个小偷。”杨小龙有些惊讶的看着王权道。

    陆飞可是王权的大哥,而且还动用了以前在大圈帮时候的一些关系,就这都没有找到那个叫郑晓东的小偷,反而放王权先一步发现了对方的下落。

    “龙哥,你太看得起池子了,这家伙其实跟那个郑晓彤一样,都是贼,两人以前还合伙盗窃,不过因为赃物分配不均闹掰了,刚好他认识郑晓东,要不然咱们想找到这混蛋还指不定得浪费多长时间呢。”王权笑着解释道。

    “哦,这样啊。”

    杨小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他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一时间又想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索性不再去自寻烦恼,让陆飞赶紧开车向着娄底赶去。

    娄底位于老城区,在宁北也算小有名气。

    但这里其实就是一个城中村,只是因为这里廉租房特别多,慢慢的成了进城务工人员的聚集地,这才有了名气。

    但真正让娄底出名的原因还是因为这里鱼龙混杂,三教九流各式各样的人都有,甚至还有半公开的赌场跟妓院。

    而这也直接导致这里治安出奇的差,盗窃、打架斗殴频发。

    虽然市里便也曾经下重拳对这里进行了治理,但因为这里的混乱局势以及复杂的地形环境,最多半个月,这里就会再次恢复以前的模样。

    其实市里的领导都很清楚,想要彻底根除这里的罪恶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把整个娄底拆迁,统一规划建设。

    但一旦拆迁,到时候光是拆迁费就得赔偿个几十亿,再加上人员安置,城中村改造等等费用,没有个百亿基本上都不可能。

    可惜,开发商看不上这里的地块,市里财政又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钱,这样一来,娄底改造只能是纸上谈兵,一天拖一天。

    在真正拆迁改造之前,市里对这里的情况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他们的容忍是有限度的,绝对不允许发生命案,否则整个娄底的地下势力都要遭殃。

    好在各方势力都明白这个游戏规则,都会主动约束自己的手下,从不触碰这一条红线。

    “龙哥,你要不然在这等着,我跟小权我们俩进去就行。”到了娄底之后,陆飞将车停下来之后说道。

    陆飞曾经来过娄底,他自然知道这里的情况,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小偷郑晓东在这里面藏着,他还真不想来这个地方。

    “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去吧,人多也好有个照应。”

    杨小龙对这里的情况也多有耳闻,他也想去实地看看这里面的情况到底如何。

    “龙哥说的对,娄底人最喜欢欺负外来者了,还是让龙哥也一起去吧,这样那些混蛋也不敢对咱们怎么样。”王权连忙道。

    “那行,龙哥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吧。”陆飞想了想,让杨小龙一个人在外面等他们他也不放心,便让杨小龙跟他们一起进入娄底村内。

    “龙哥,你看到那边那一片廉租房没有?池子说了,郑晓东那个家伙就在那栋廉租房里面住。”陆飞指了指前面一栋廉租房道。

    杨小龙看了一眼,这一栋廉租房有五层楼那么高,每一间房里都灯火通明,时不时能听到里面传出来的说话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