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 真正的幕后黑手(四更)
    “妈的,老子被阴了!”

    这是杨小龙昏迷之前最后一个念头。

    在他身后就只有王权一个人,所以他几乎瞬间便判断出,对他动手的人就是王权!

    只是可惜,明白这些已经晚了,杨小龙在毫无防备之下,被王权一闷棍直接打昏。

    “赶紧给我看看人死没有,人要是死了,老子就让你陪葬!”

    马胜朝着王权大声喝道。

    他要的是一个活的杨小龙,可不是一具尸体,要不然他早就让自己的手下动手了。

    王权带着一丝惶恐,将木棍扔在地上,蹲了下去。

    探了一下杨小龙的鼻息,王权发现杨小龙还有呼吸,这才松了一口气。

    “胜哥,这小子只是昏了,还没死。”王权立即汇报道。

    “昏了?那还好。”闻言,马胜这才朝着身边之人道,“把人给我绑了,装进车里,送到市郊的那个废弃水泥厂。”

    丢下这句话之后,马胜就准备离开这里。

    “胜哥,您交代的活我已经全部做完了,您看剩下那笔钱?”

    王权赶紧追上马胜,一脸谄笑的问道。

    “你还想要钱?信不信老子现在就要了你的命?”马胜笑眯眯的看着王权道。

    听闻此言,王权脸上笑容顿时一僵。

    “胜哥,您别吓唬小弟,小弟胆子小。”

    王权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生怕马胜会杀他灭口。

    看着被自己一句话吓得面色煞白的王权,马胜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你说说你,真是个怂货,老子不过就是跟你开跟玩笑罢了,看把你吓得,尿都快出来了吧?”

    王权一脸惶恐,根本不敢回复马胜一句。

    “行了,老子没工夫跟你扯淡,拿上钱赶紧滚,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马胜说完这句话之后,如同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

    一名马帮的人从后面走了过来,将一个烟色的包裹扔给了陆飞。

    陆飞打开包裹一看,里面正是马胜承诺给他的三十万尾款。

    “谢谢胜哥,谢谢胜哥。”

    王权躬身感谢,心中瞬间涌出无尽的激动。

    早知道出卖杨小龙能得到五十万,他早就这么干了。

    虽然他知道这么做,杨小龙一定不会放过他。

    但是王权很清楚,人落到马胜的手中绝对没有任何活路,从今以后,天大地大,他想出什么地方潇洒就去什么地方潇洒,而杨小龙很有可能会成为一条孤魂野鬼,连尸首都不会被人找到。

    马胜没有再跟王权这么一个小人物浪费时间,立即带着自己的亲信离开。

    等马胜走之后,剩余几名马帮之人将杨小龙捆绑起来,然后塞进一个大号行李箱,抬着杨小龙下了楼。

    等所有人离开之后,王权这才拿着那笔钱趁着夜色离开。

    此时,在廉租房的西边一处阴暗角落中,陆飞已经被打的遍体鳞伤,浑身是血。

    为了成功暗算杨小龙,王权故意骗陆飞说这里有另外一个门,实际上这里根本就没有门,有的只是陈建跟一群马帮之人!

    因为毫无防备,再加上身上本来就有伤,在陈建等人的围攻之下,陆飞最终因为体力不支被打倒在地。

    此时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能任由陈建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陆飞,你不是很能打吗?起来,继续来打你爷爷我啊!”

    陈建拿着一根染血的棒球棍,一脸狞笑的朝着陆飞吼道。

    “陈建,你有种弄死我,否则我一定要你的命!”陆飞吐出一口血沫,神色狠戾的吼道。

    他不怕死,所以明知道这么说会激怒陈建,依然没有服软。

    “呦呵,飞哥不愧是飞哥,都这个时候了还这么硬气。”

    陈建满是笑意的笑了笑,随后拿起手中的棒球棍,再次照着陆飞身上砸去。

    “建哥,可以了,再打就该出人命了。”陈建身边一名小弟拦下陈建道。

    “算你小子走运,要不然今天你建爷一定要你狗命!”

    陈建停手,满是不屑的嘲讽陆飞道。

    他自然知道娄底的规矩,所以哪怕他是马帮的人,也不敢在这里动手杀人,要不然不用警察调查,娄底本地的地下势力就会把他绑了,然后送到警察局了。

    陈建可以不杀陆飞,但是他绝对要好好的羞辱陆飞一番,以报昨天被打之仇。

    如果不是因为严伟主动把所有的罪责全部承担下来,他只怕还在局子里呆着呢。

    “兄弟们,都把裤子脱了,给飞哥来一壶好茶,可不能让飞哥觉得咱们不懂规矩。”

    陈建说完,第一个脱下裤子,对着陆飞撒气尿来。

    在他之后,其他几个人也脱下裤子,准备朝陆飞身上撒尿。

    “陈建,我杀了你!”

    陆飞怒吼一声,一瞬间调集起全身所有的力量,朝着陈建冲去。

    士可杀,不可辱,陈建如此侮辱他,哪怕没有当年陈建背叛大圈帮一事,他都会亲手宰了陈建!

    此时,他一只胳膊已经被打断,但是他去用另外一只胳膊死死的拽住陈建,然后用头朝着陈建的面门砸去。

    咔嚓!

    陈建的鼻梁骨直接被陆飞砸断,刹那间鼻血横流。

    陆飞还想再对陈建发动二次攻击,但是陈建手下的那几个小弟已经冲了上来,将他按在了地上。

    “你他妈找死!”

    看着手掌上的鲜血,陈建瞬间暴怒,捡起那根棒球棍,狠狠的砸在陆飞的腿上。

    只听咔嚓一声,他的腿硬生生被打断,陆飞脸上也流露出痛苦之色。

    陈建没有解恨,抡起棒球棍,再次砸到陆飞的头上,陆飞眼前一烟,瞬间失去了知觉。

    陈建还想再动手,只是已经被其余人拦了下来。

    “建哥,该走了,胜哥已经给我发短信了。”

    那人立即朝着陈建道。

    一听说胜哥二字,陈建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他可以不在乎其他人,但是绝对不能无视胜哥的命令,否则他一定会死的很惨。

    “妈的,下次再让老子碰见,老子一定要你的命!”

    陈建怒骂了一声,带着其余人迅速离开。

    陆飞道在血泊之中,再加上这里相对偏僻,根本就没有人发现。

    ……

    疼!

    就好像有人拿着钢针在扎他的脑袋一样。

    这是杨小龙从昏迷之中醒来后的唯一感觉。

    杨小龙缓缓睁开眼,朝着四周看了看。

    他所在的地方好像是一处废弃的厂房,周围放着不少锈迹斑斑的机器。

    杨小龙想活动一下身体,但是他却发现,自己受伤脚上都被人用锁链锁住,他根本动弹不了。

    “别费劲了,你是跑不了的。”

    一名看守杨小龙的马帮成员一脸嘲笑的看着杨小龙道。

    “马胜呢?还有王权那个混蛋呢?”

    杨小龙喝问道,心中有着无尽的怒火在熊熊燃烧。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如果不是因为担心自己跑了王权会被那些人活捉,杨小龙早就跑了。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马胜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竟然背叛了他,给了他一闷棍。

    回想起王权今天晚上的表现,杨小龙立即发现了重重疑点。

    他就说王权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殷勤,原来竟然是为了算计他!

    要知道,杨小龙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但是因为他将王权当成了自己人,这才放松了警惕,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

    一想到这里,杨小龙就恨不得将王权碎尸万段。

    虽然他知道这幕后主使是马胜,但是他对王权的恨意更深。

    “我在这呢,怎么着,这么快就想我了?”

    不等这人做出回答,马胜已经走了过来。

    “胜哥。”

    见到马胜,看守杨小龙的两人立即向马胜打招呼。

    “马胜,你到底想怎么样?”

    杨小龙阴沉着脸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你如果要问,还是问你的老朋友吧。”

    马胜耸了耸肩,朝着左边指了指。

    杨小龙心有疑惑,朝着马胜指的方向望去。

    看着那摘下帽子的面孔,杨小龙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如水。

    “骆文斌,原来是你!”

    从马胜将他抓到这里那一刻起,他就猜到对方肯定不安好心,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是骆文斌再背后指使!

    “没错,就是我,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啊?”

    骆文斌一脸春风得意,根本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兴奋。

    想他也是燕京有名的富二代,可是却在杨小龙受伤屡屡受挫,这对他的尊严带来了极大的打击,以至于让骆文斌对杨小龙的仇恨化为杀机,最终在许恒海的牵线搭桥之下,将杨小龙成功生擒活捉。

    看着杨小龙脸上的怒火,骆文斌心中却无比的舒坦。

    杨小龙终于落到了他的手上,他会让杨小龙生不如死,后悔这辈子得罪他!

    “骆文斌,你想怎么样?”

    杨小龙虽然已经猜出了骆文斌的打算,但是他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当然是要你的命了,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你知不知道,为了把你从市里弄到这个地方,我足足花了三百万!”骆文斌冷笑着回道。

    “不过你放心,我现在不会杀你,我会先好好的折磨你一顿,让你尝尽十八般酷刑之后再送你上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