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再度昏迷(二更)
    这一次,骆文斌挑选的工具是一把多功能刀具,这套刀具上面除了短刀之外,还有可以一把小型的锯子,一把小锉子,一个不锈钢开瓶器。

    在骆文斌看来,这绝对是完美搭配。

    “杨小龙,你说我先用刀给你刻纹身好呢,还是先用这锉子帮你磨皮?要不然用这开瓶器给你身上钻几个眼凉快凉快吧?”骆文斌一脸兴奋的看着杨小龙,颇为纠结的问道。

    杨小龙满脸杀意,一言不发。

    骆文斌可以随便折磨他,但是这一笔笔账杨小龙会铭刻在心底,有朝一日,他必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哎,你们这些臭农民就是没礼貌啊,我好心好意征求你的意见,可是你却用这种冷漠的表情回复我,真是让我伤心呐。”骆文斌轻叹一声,意兴阑珊的说道。

    然后下一刻,他脸色骤然变得阴冷,猛得冲到杨小龙跟前,对着杨小龙胸口就是一记重拳。

    噗!

    杨小龙胸口一窒,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猝不及防之下,那些鲜血正好喷到骆文斌的脸上。

    骆文斌擦了一把脸上的鲜血,不仅没有恼怒,脸上却反而再度流露出变态笑容。

    “嘿嘿,你吐血了,你被我打吐血了,你怎么这么废物啊!”

    骆文斌又是一阵猖狂大笑,笑过之后,他拿着那套多功能刀具转向了不远处的马胜。

    “马胜,你说我应该先用哪个工具好?”骆文斌直呼其名道。

    虽然马胜是马帮的少帮主,甚至要不了多久就会接替马金彪,成为马帮帮主,但在骆文斌眼中,不过就是一个稍微有点能耐的大混混而已,他想让马帮毁灭,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骆少您觉得用那个好玩您用哪个就是。”马胜淡笑一声道。

    虽然骆文斌手段残忍血腥,但是这种场面马胜已经司空见惯,所以面色平静,心中同样不起丝毫波澜。

    对他而言,这就是一场互利双赢的生意,骆文斌花钱雇他们绑了杨小龙,他只需要做好自己分内之事就好,其他的事,他没必要管,也没兴趣管。

    至于杨小龙的死活也完全取决于骆文斌的态度,骆文斌如果想让杨小龙死,他们绝对不会让杨小龙活着离开这里。

    “哎,我这不是拿不准注意吗,要不然我还能问你?”骆文斌叹了一口气道。

    “骆少要是想跟杨小龙多玩一会儿的话,那就先用锉子吧,然后再用刀,最后用开瓶器,要不然你一个不小心割破杨小龙的大动脉,杨小龙估计活不过今晚。”马胜建议道。

    “你这话说的在理,我差点给忘了!”

    骆文斌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

    “你们几个去给我找点纱布还有止血药,赶紧给杨小龙包扎一下,我还没玩够呢,他可不能死掉。”骆文斌命令道。

    “还是我去吧,大宝,骡子,你们两个在这陪着骆少,如果杨小龙敢反抗,把他的双腿给我打断。”

    骆文斌点了两名手下的小弟,然后带着另外一人离开了废弃水泥厂。

    这水泥厂远在市郊,已经废弃了好几年了,现如今周围杂草丛生,早就成为了遗忘之地。再加上周围很大一片都是树林,让这个厂子显得阴森森的,别说晚上了,就算是白天都没有人过来,所以马胜根本不担心有人找到这里。

    “杨小龙,那我先给你磨皮了,我这手法不是太专业,你多担待这点。”骆文斌说完,随后向着骡子还有大宝两人招了招手,“给我把他摁好,我要开始动手了。”

    偷偷看了一眼面容扭曲,神色疯癫,好像魔鬼化身的骆文斌,再看看身上血肉模糊,遍体鳞伤的杨小龙,那两名留下来看守杨小龙的马帮成员也是一阵作呕。

    这个家伙,实在太凶残了。

    他们也算是心狠手辣了,可是跟骆文斌一比,差了何止十条街。

    他们倒是很想结果了杨小龙,给杨小龙来个痛苦,奈何骆文斌才是那个发号施令的人,他们唯一能做的便是可怜一下杨小龙。

    两人将戴在杨小龙双手上的锁链放了下来,然后将他锁在了一个铁架子上面,随后两人拿出另外一条锁链将杨小龙的两条腿锁住。

    看了一眼杨小龙,骆文斌选出那把小锉刀,开始在杨小龙的大腿上挫了起来。

    人的皮肤很薄,平时不小心蹭一下,都容易蹭破,更不用说此时骆文斌用的是锉刀了。

    他脸上带着狰狞笑容,使劲在杨小龙的腿上来回锉着。

    那种疼比蹭破皮痛一万倍,就好像被人扒皮抽筋一样,不一会儿杨小龙大腿被锉的部位就已经血肉模糊,一整块皮肉都变成了血糜。

    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之中,骡子跟大宝两人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差一点吐出来,可是双手沾满鲜血的骆文斌却一脸享受的表情。

    “这拿去当肉馅真是不错,对了,当肉馅,我真是天才!”骆文斌自言自语的嘀咕着,立即朝着旁边的大宝喊道,“去,给我找一个塑料袋过来,我要把这些肉弄成肉馅,给杨小龙做肉饼吃!”

    闻言,大宝没有丝毫停留,立即离开。

    他已经不想在这多呆一秒,他觉得,如果跟骆文斌这个死变态在一起呆的时间久了,自己估计都会被逼成疯子。

    “杨小龙,古代有个传说不是说那个叫姬……姬什么来着?对了,叫姬昌的家伙吃了自己儿子做成的肉饼吗,我也亲手给你做一个,你尝尝自己的肉做的肉饼好不好吃。”

    想到自己看成完美的计划,骆文斌越发兴奋,手中速度再次加快,将杨小龙大腿一块巴掌大的肉全部锉了下来,然后混合着血水装进一个塑料袋里面。

    “这点肉感觉还不够,要不再切几片肉下来吧。”

    骆文斌说着,选中那把小刀,在杨小龙的腿上切割起来,再次从他腿上切下来一片皮肉。

    杨小龙死死的咬住牙齿,指甲已经扣紧了掌心的肉里。

    持久的疼痛已经让他变得麻木,如果不是因为仇恨支撑着他,此时他只怕已经精神崩溃!

    “行了,这个应该就够了。”

    骆文斌掂量了一下,估摸着他从杨小龙腿上切下来了有三四两的肉,这才罢手。

    “杨小龙,你放心,我肯定给你做一个天底下最美味的肉饼。”骆文斌面目扭曲的说道。

    因为血量流失过多,杨小龙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他动了动嘴唇,话还没说出来,眼前顿时一烟,再度陷入昏迷。

    看到脑袋垂下来的杨小龙,骆文斌心中顿时一慌。

    “杨小龙你给我醒醒,你可千万不要死,我还没有玩够呢!”

    骆文斌抓住杨小龙的衣领使劲摇晃着杨小龙,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骆少,您别慌,他只是昏过去了而已。”骡子探了探杨小龙的鼻子之后道。

    “那就好,那就好。”

    闻言,骆文斌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还要狠狠的折磨杨小龙,自然不能让杨小龙就这么死了。

    骆文斌掏出手机,然后给马胜打了一个电话。

    “喂,马胜,等会儿来的时候记得买点葡萄糖水,我可不想杨小龙这么快就死掉。”

    “知道了。”马胜回道。

    又确认了一下骆文斌需要的东西之后,马胜这才挂断了电话。

    为了不让杨小龙流血而死,骆文斌赶紧用自己的衣服撕成碎布条,给杨小龙做了简单的包扎,但即便如此,仍然不断有鲜血从布条的缝隙滴落下来。

    “妈的,你骨头不是挺硬的吗,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老子还没玩尽兴呢!”

    骆文斌骂骂咧咧的,一阵扫兴。

    但是为了以后还有玩的机会,他没有再折磨杨小龙。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马胜终于去而复返,将骆文斌需要的东西带了过来。

    “赶紧的,把他的伤口处理好,然后再把这葡萄糖水给他挂上,他要是死了,你们其中一个人就得顶替他。”骆文斌面色阴寒的喝道。

    众人听了,心中对骆文斌一阵咒骂,但是表面上却不敢多出一句。

    为了不让杨小龙死掉,马胜等人对他的伤口进行了精心的清理,抹上了止血的药物之后,又用绷带将伤口包好。

    处理完伤口,马胜又将那一瓶添加了抗生素葡萄糖水输入了杨小龙的身体里。

    另外一边,骆文斌将自己身上的血衣换下,用矿泉水还有毛巾将身上擦拭干净之后,换了另外一套干净的衣服。

    为了销毁证据,骆文斌将那些带血的衣服还有他丢掉的一些用品全部浇上汽油,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马胜,我有点累了,这里就交给你了。”骆文斌打了一个哈欠道,此时,已经将近凌晨三点。

    “我送骆少回去,大宝,景初,这里交给你们仨了。”马胜对剩下三人叮嘱了几句,开车送骆文斌返回了他下榻的景怡大酒店。

    自从骆文斌走后,整个废弃厂房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马景初看了一眼那面色苍白,陷入昏迷的杨小龙,跟大宝两人说了两句,就返回车内睡觉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