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马胜的心思(四更)
    面对马景初的怒喝,大宝置若罔闻,依旧靠在机器上不急不缓的抽着烟。

    大宝那一脸的轻蔑再次刺激了马景初,他几步冲到大宝跟前,就准备动手。

    见状,骡子连忙挡住了马景初。

    “景初,有啥事儿咱慢慢说呗,都是自家兄弟,哪用得着动手啊。”

    骡子满脸堆笑劝说着马景初,可是马景初没有给骡子一丝面子。

    “你给我滚,这有你个屁事儿,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跟大宝你们俩穿一条裤子!”

    马景初骂了一句,相当粗暴的将骡子推到了一边。

    看到马景初这么对待自己,骡子也怒了。

    他站在一边,没有再插手这件事。

    马景初不过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要不是他们平时有意让这他,他有什么资格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

    但是今天,他竟然如此不给自己面子,是时候让他吃点亏了。

    骡子相信,如果马景初动手,倒霉的肯定是马景初。

    “大宝,你是不是故意跟老子作对?”马景初指着大宝喝问道。

    “你他娘的算老几,也敢在老子面前吆五喝六,老子跟着三爷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穿开裆裤呢!”大宝满脸不屑的嘲讽马景初道。

    “曹尼玛的,你再说一遍试试!”

    马景初怒喝一声,指着大宝道。

    “你再骂老子一句试试!”

    大宝不甘示弱的回道。

    “我曹尼玛,怎么了,你……”

    “我曹尼玛!”

    马景初冷笑一声,大骂了一句,可是话还没说完,大宝就已经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这是大宝的含恨一拳,力道之大,直接将马景初打翻在地。

    感受到鼻子里流淌出来的那一股热流,马景初用手一摸,自己竟然被大宝打出了血。

    “我弄死你!”

    马景初也不是吃亏的主,他咆哮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向着大宝冲去。

    大宝脸上带着不屑,对着马景初又是一拳,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

    虽然各有胜负,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马景初并不是大宝的对手,这要是再打下去,最后输得肯定是他。

    “都给我住手!”

    就在此时,一声暴喝传来,便见马胜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没想到,自己不过才离开几个小时,这些人竟然内讧起来。

    看到是马胜,马景初还有大宝立即停手。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马胜阴沉着脸,喝问道。

    “胜哥,大宝他偷懒,昨天晚上不知道跑哪去了,我不过说他几句,他竟然动手打我。”马景初恶人先告状,直接将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卸到大宝的身上。

    “你放屁,明明是你先挑衅老子!”大宝立即反驳道。

    “你才放屁,我不过就是说你两句,你不服气也就罢了,居然还动手打我,胜哥,你看看,这都是他给我打的。”

    马景初指着自己身上那些淤青,还有脸上的鲜血道。

    “胜哥……”

    “都给我闭嘴!”马胜冷喝一声,将目光转向骡子,“骡子,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宝哥他出去撒个尿,然后景初不知道怎么了,就开始数落起宝哥,然后他们就打了起来。”骡子道,不偏不倚,说的还算比较客观。

    “那到底是谁先动的手?”马胜再次问道。

    “是……是宝哥。”

    骡子不敢欺骗马胜,只能说出了实情。

    闻言,马胜脸色顿时一沉。

    马胜走到大宝跟前,对着他就是两巴掌。

    大宝没有躲闪,硬生生的承受住这两巴掌。

    “你给我记住,以后景初代表的便是我,你如果再敢动手,我把你的两只手剁了,听到没有!”马胜警告大宝道。

    常言道,一朝天子一朝臣,马胜马上就要接管马帮,所以他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努力培养自己的亲信。

    虽说大宝还有骡子这些人都是马帮的老人,而且能力不错,也深得马金彪的信任,但是马胜对他们却心存戒心。

    在他看来,只有自己亲手培养出来的人才值得信任,这些老人留着可以,但是绝对不能重用,否则有朝一日功高震主,说不定还会凌驾于他这个帮主之上。

    再者说来,马帮终究是他们马家的,而马景初也算是他的一个堂弟,大宝今天敢动手打马景初,那是不是改天就敢动手打他马胜?

    所以,他必须立下一个规矩,确定自己的无上威严。

    “听到了。”

    大宝心中满是怒气,但是表面上却不敢表面出分毫,只能硬生生的吞下这些怒意。

    看到马胜动手打了大宝,虽然不重,但这是一种态度,足以表明在马胜的心目中,他马景初更加重要。

    马景初立即向大宝流露出一抹得意笑容。

    看着马景初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大宝心中更怒,他死死地攥住拳头,并将头低下,这才没有爆发出来。

    “景初,你以后也给我记住,大宝他终究是你的前辈,你要尊敬他一点。”马胜提醒马景初道。

    他这话看似在教训马景初,实际上犹如隔靴搔痒,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知道了。”

    马景初颇为乖巧的回道。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谁也不要再提。”马胜挥了挥手,算是终结了此事,“景初,我车里有刚买的早餐,你去拿过来,你们几个分了吃吧。”

    “好的。”

    马景初立即跑出废弃厂房,将马胜车里面的早餐拿了过来。

    “宝哥,骡子哥,来吃早餐吧。”

    马景初朝着两人喊道。

    大宝正在气头上,哪吃的下去,正准备拒绝,骡子立即拉了拉他的胳膊,给他使了个眼色。

    大宝明白骡子的意思,没有再多说什么,拿起一杯豆浆还有包子,吃了起来。

    “景初,杨小龙是不是从昨天晚上就没有醒?”马胜指了指杨小龙问道。

    “没有。”马景初回道。

    “这小子不会是不行了吧?”

    马胜昨晚可是亲眼看到骆文斌折磨杨小龙,那种程度的折磨,一般人恐怕还真的承受不住,他也担心杨小龙承受不住死掉,那样他可没办法向骆文斌交代。

    “应该没事儿,我看着小子呼吸还是挺有力的,一时半会应该死不了。”骡子开口道。

    马胜走到杨小龙身边,将手放在了杨小龙的鼻子前面。

    杨小龙根本就没有昏迷,将这些人的对话全部停了下来,他立即调整了自己的呼吸。

    “不对啊,这小子的呼吸挺微弱的。”

    感受着那若有若无的鼻息,马胜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不会吧,我昨天晚上看他呼吸还是挺有力的呢。”

    骡子说着,赶紧跑了过来,将手放在了杨小龙的鼻子跟前。

    他很快也感应到了杨小龙那极其微弱的呼吸,似乎下一秒就会停止一样。

    “我靠,还真是啊。”骡子心中也是一惊,“胜哥,这该怎么办,要不要把他先送到医院?”

    “送医院,你想死不成?”马胜瞪了骡子一眼,然后道,“去,弄点水过来,先把他浇醒,然后把那些抗生素什么的全都给他喂下去,只要这下子能再坚持两天就够了。”

    骆文斌迟早是要杀了杨小龙的,现在只是想好好折磨折磨以图一个乐子,在他看来,最多再过两天骆文斌应该就玩腻了,到时候杨小龙就算不死他也会送杨小龙上路。

    “知道了。”

    骡子回了一句,立即找来几瓶矿泉水,然后浇到了杨小龙的头上。

    杨小龙一个激灵,睁开了双眼,不过仍然装出一脸迷茫的样子,就好像刚刚从昏迷之中醒过来一样。

    “小子,把这些药都给我吃了!”

    骡子走到杨小龙身边,将一把药丸塞进了杨小龙的嘴里,然后又给他灌了一瓶矿泉水。

    杨小龙没有任何反抗,乖乖的将那些药物咽进了肚子。

    虽然杨小龙还没有到死亡边缘,但是他知道,吃掉这些药丸,最起码能多给他带来一丝求生的希望。

    “弄点包子给他吃,别让他饿死了。”马胜再次道。

    骡子他们拿出几个包子,喂给了杨小龙,杨小龙也来者不拒,依次吃了下去。

    “杨小龙,冤有头债有主,真正要你命的人是骆文斌,我们只是图一口饭吃,你去了地狱可不要怪我们。”马胜抽着烟,慢条斯理的说道。

    “马胜,骆文斌给了你们多少钱?只要你们放了我,我可以双倍付给你们。”杨小龙看着马胜道。

    “抱歉,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出来混就得讲究一个规矩,要不然我们就算有命拿钱也没命花。”马胜神色淡然的回道。

    他之所以愿意帮助骆文斌,是因为他想跟骆家搭上关系,并不是真正因为骆文斌给了他一笔颇为丰厚的报酬。

    在马胜看来,只要能搭上骆家的关系,到时候他们马帮就等于有了一张直通燕京市的车票。

    作为华夏首都,燕京可是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跟燕京相比,宁北市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他能够带领马帮在燕京闯出一片天下,那到时候整个宁北市的地下势力还不都得在他们马帮面前俯首称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