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章 再见许恒海
    当在宁北市殡仪馆看到自己儿子的尸体的时候,悲伤过度的崔秀妍再次当场昏迷,好几分钟才从昏迷之中醒来。

    醒过来之后她便不顾众人的劝说跑进停尸房,趴在自己儿子骆文斌的停尸柜前面痛哭起来。

    此时,骆文斌的尸体已经经过缝合,并经过专业入殓师化妆,但是他脖子上被缝合的地方已然清晰可见。

    殡仪馆外。

    “沈靖忠,到底是谁杀了我儿子?”

    骆秉燊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滔天怒意,即便面对的是宁北市市长,语气之中也没有一丝客气。

    “这个我也不知道,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沈靖忠一脸沉痛的回道,除此之外还有着明显的愧疚。

    “什么叫不知道?我儿子被人杀了你竟然说不知道,你是干什么吃的!”骆秉燊眼睛瞪得滚圆,怒声咆哮道。

    在他看来,自己儿子是为了追求沈傲雪才留在宁北市的,既然这样,沈靖忠就有义务保证他儿子的安全,可是他儿子却惨遭分尸,沈靖忠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秉燊,我知道是我没有保护好文斌,但是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查到杀害文斌的凶手,给所有人一个交代!”沈靖忠声音铿锵的保证道。

    “保证?呵呵,你拿什么保证?你踏马的到现在为止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骆秉燊怒极反笑,身上凝聚着足以把人冻僵的冰冷寒意,“我告诉你沈靖忠,从今以后你我恩断义绝,我骆秉燊再不认识你这个人!”

    丢下这句话之后骆秉燊便转身回到停尸房内,连看都没再看沈靖忠一眼。

    他的儿子一表人才,器宇轩昂,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但是现在却因为一个沈傲雪枉自丢了性命,这对他们全家人都是一个无比沉重的打击。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儿子跑到宁北市跟沈傲雪相亲。

    但是可惜,时间一去不复返,他的儿子骆文斌再也不会回来了。

    沈靖忠站在原地,表情沉重悲痛,久久没有挪动脚步。

    骆秉燊骂他、埋怨他都在情理之中,他不怪骆秉燊,只怪自己没有尽到责任,没有保护好骆文斌的安全。

    眼下他唯一恨的人只有那个杀人凶手,他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将那个杀人凶手捉拿归案,绳之以法!

    “去警察局!”

    沈靖忠向旁边等待的司机何建国道。

    何建国立即将车开了过来,载着沈靖忠去了警察局。

    到了警察局之后,沈靖忠直接去了戴瑾年的办公室,向他询问起案件的进展。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三天之内必须破案!”

    沈靖忠拍着桌子喝道,这还是他上任宁北市市长一来第一次插手刑事案件。

    “沈市长,三天时间太紧了,根本不可能破案!”戴瑾年表情凝重的说道。

    在此之前他专门向聂绍荣了解了案情,据聂绍荣介绍,目前为止除了杨小龙这个看似很明显的嫌疑人之外,他们并没有查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案件情况复杂,行凶者心思缜密,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线索,短短三天几乎没有破案希望,戴瑾年自然不敢夸下海口。

    “三天不行,那一周总可以了吧?”沈靖忠皱眉问道。

    “我一定尽快破案。”戴瑾年模棱两可的回道,他也不太敢给出确定时间,毕竟这不是一般的凶杀案。

    “一周,一周内必须给我一个答复。”

    沈靖忠根本没给戴瑾年拒绝的机会,丢下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沈靖忠刚走戴瑾年就将警察局内的骨干全部召集开了一场紧急会议,得知市长竟然亲自过问这个案件之后,警局内的警觉也相当震惊。

    会议之上,戴瑾年为骆文斌的凶杀案专门成立了一个专案组,他亲自任组长,专案组内的成员也全都是警察局的骨干人员。

    虽说大家都有着丰富的办案经验,可是在面对这一案件的时候也感觉到了棘手。

    “我知道一星期之内破案有些为难大家,但这是市长亲自下的命令,我希望所有人都打起精神,尽快破案,给被害人以及被害人的家属一个交代!”戴瑾年动员道。

    “明白!”

    众人齐声回应。

    “好了,按照刚才的任务分配大家开始工作,谁如果能先查出嫌疑人,我给谁记头功!”戴瑾年激励众人道。

    众人散去,但是姜晓熙却留了下来。

    “晓熙,你怎么不开始行动?”戴瑾年有些不解的问道。

    “局长,我觉得将杨小龙定为第一嫌疑人有些不妥。”姜晓熙正色道。

    “有何不妥?”戴瑾年好奇道。

    “局长,根据我的调查……”

    接下来姜晓熙将自己发现的几处疑点跟戴瑾年说了一遍,她相信以戴瑾年的办案经验,一定可以轻易洞察这些问题。

    “你说的倒是有些道理,但这并不能排除杨小龙的杀人嫌疑。”戴瑾年略一沉吟道,“咱们还是按照刚才开会确定下来的方案进行调查,到时候根据案件的进展再做调整。”

    “对了局长,我那还有一段视频,麻烦您过来看一下。”姜晓熙再次道。

    “什么视频?”

    戴瑾年倒是有些好奇,不过还是跟着姜晓熙去了她的办公室。

    姜晓熙拿出手机,将自己剪切好的那一段视频给戴瑾年播放了一遍。

    “你怎么不早点把这视频拿出来,有这视频在,更足以说明杨小龙跟骆文斌之间的仇恨远超我们的想象,这一下杨小龙的嫌疑更重了,你去把杨小龙带回局里,我要亲自审问他!”戴瑾年立即道。

    听到戴瑾年这话,姜晓熙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无奈。

    “局长,我给您看着一段视频并不是要让您看杨小龙跟骆文斌之间的仇恨,而是想让您认清楚骆文斌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姜晓熙解释道。

    “从这段视频咱们足以看出骆文斌此人嚣张跋扈的性格,甚至还有他心狠手辣的行事风格,而且我也跟一些接触过骆文斌的人打听过了,他表面上看起来谦逊有礼,实则内心极其狠毒。”

    “这样一来就足以证明,骆文斌应该有不少仇家,这次他的惨死很有可能就是被仇家复仇所致,而不是被杨小龙报复杀害。”

    听完姜晓熙的陈述之后,戴瑾年也陷入沉默之中。

    如果骆文斌这人表里不一的话,确实很容易树立仇家,说不定真的是被他的其他仇人所杀。

    “晓熙,那这样,你现在全力调查骆文斌的人际关系以及所有可能跟他有仇怨的人,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让燕京那边的警察配合你。”戴瑾年郑重说道。

    他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但也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所以他觉得应该先对骆文斌的人际关系进行一个重新梳理,这样才更容易判断行凶者到底是什么人。

    “这就不麻烦您了,燕京那边我直接过去打招呼就行。”姜晓熙道。

    她知道,自己的劝说起作用了,虽然还不能完全洗脱杨小龙的作案嫌疑,但已经算是迈出成功的第一步。

    “也是,你在燕京可比我还有面子,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戴瑾年笑了笑道。

    “局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姜晓熙向着戴瑾年敬了个礼,然后告辞离开,开始全力调查。

    为了调查骆文斌一案,宁北市整个警局几乎全员出动。

    作为重点嫌疑人,杨小龙虽然也相当郁闷,但只能苦中作乐。

    傍晚时分,吃过晚饭,杨小龙在病房里待得实在有些憋得慌,就在陆飞的陪同之下离开了病房,在外面散了散步。

    “龙哥,有点凉了,要不咱们回去吧?”陆飞建议道。

    此时已经是十月,已然是深秋,正所谓一场秋雨一场寒,天气已经转凉,昼夜温差也相当大,微风轻拂,穿着长袖都能感觉到阵阵凉意。

    “好。”

    杨小龙穿着的病号服也很单薄,便在陆飞的搀扶之下准备返回病房。

    当他们走到转院楼的时候,迎面恰好走过来两名疾行男子,双方差一点就撞到一起。

    “你他妈的没长眼啊,走路不看……”

    其中一名男子正准备开口大骂,但是好像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声音戛然而止。

    “许恒海!”

    看到这人的面容,杨小龙脸色顿时一寒。

    许恒海跟骆文斌狼狈为奸,屡次找他麻烦,甚至还在他背后捅了一刀,这些账杨小龙还没有跟这个家伙算,这个家伙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杨小龙!”

    许恒海自然也认出了杨小龙,他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惶恐。

    “杨小龙,这里是医院,你可千万不要胡来。”

    许恒海紧张不安的威胁杨小龙道。

    他们十几人一起围攻杨小龙,结果都被杨小龙打的落花流水,他一个人自然不可能是杨小龙的对手,甚至他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给我滚过来!”

    杨小龙眼睛一瞪,向着旁边的花池边走去。

    “海哥,咱们怎么办?”郑乾小声询问道。

    “走,先过去看看,这里是医院,我就不信他敢乱来。”

    沉吟片刻,许恒海还是没有跑,因为他不觉得自己能跑得过杨小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