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二章 对质
    “马警官,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杨小龙目瞪口呆的问道,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还在做梦。

    说他杀了许恒海,这不是在讲天方夜谭吗!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今天凌晨一点左右许恒海被人杀害,而你则是我们的重点怀疑对象!”马爽神情严肃,掷地有声道。

    接连两天发生三起命案,整个宁北市似乎都被一股恐怖气氛所笼罩,这让他们警方压力倍增,如果再不赶紧破案的话,他们整个警局都可以辞职下岗了。

    听到马爽这话,杨小龙瞬间懵了。

    他昨天晚上才跟许恒海见过面,万万没想到,凌晨时分这个家伙竟然就被杀了,偏偏他又是第一个怀疑对象。

    他感觉自己绝对是天底下最无辜的人了!

    “老天爷,你赶紧下雪吧,我要被冤枉死了。”

    此时此刻,杨小龙欲哭无泪。

    一个骆文斌,一个许恒海,死的两个人都是跟他有仇怨的人,关键凶手真的不是他!

    “好了,你还是赶紧跟我去一趟警察局吧,我们局长说要亲自审问你。”马爽道。

    眼下这件事已经闹大了,已经超出了他的管辖范围。

    他不知道杨小龙是不是清白的,但是在案件水落石出之前,杨小龙恐怕都不能离开他们警察局了。

    身正不怕影子斜,杨小龙没有反抗,换好衣服之后跟着马爽去了警察局。

    杨小龙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审讯室了,但这次感觉完全不一样,审讯室的气氛相当压抑,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

    等待了五分钟左右,一阵脚步声传来,便见几名警察打开门走了进来。

    为首一人国字脸,剑眉星目,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走起路来沉稳有力,看起来颇有几分气势。

    杨小龙在电视上看到过这个人的相关新闻,他隐约记得这人就是宁北市警察局局长,但名字叫什么他就不记得了。

    戴瑾年迈步走到桌子跟前,坐了下来,聂绍荣坐在了他的旁边。

    戴瑾年盯着杨小龙看了几十秒的时间,他的面色严肃,不苟言笑,自带一股威严。

    “我是戴瑾年,宁北市警察局局长,这是副局长聂绍荣。”戴瑾年先介绍了一下他们两人身份。

    “戴局长好,聂局长好。”

    杨小龙面色如常,向着两人问了好,并没有因为两人是局长级的大人物就显得局促不安。

    看到杨小龙那泰然自若的样子,戴瑾年心中也微微点了点头。

    先不说其他,单单杨小龙面对他们二人仍能保持这份气定神闲的心态就远超同辈。

    不过现在杨小龙是嫌犯,而他们是主审官,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先把案子查清楚

    “你叫什么名字?”

    戴瑾年略一沉吟道。

    “杨小龙。”

    “性别。”

    “男。”

    “年龄。”

    “……”

    走了一遍固定的流程之后,戴瑾年终于开始步入正题。

    “说说吧,你为什么要杀骆文斌还有许恒海,你们之间有多么大的仇怨以至于需要杀……”

    不等戴瑾年这句话说完就被杨小龙打断。

    “戴局长,请您注意一下您的措辞,我现在只是你们的嫌疑犯,并不是真凶,您可千万不要张口闭口说我杀人,这有损我的名誉,我甚至有权利告您诽谤的。”杨小龙淡淡的说道。

    听到杨小龙这话,戴瑾年心中也是一乐。

    敢在审讯室里跟他这样说话的,杨小龙还是头一个。

    不过他知道杨小龙说的是事实,暂时他们确实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杨小龙就是真凶。

    “好,我为我刚才的不恰当言论向你道歉,对不起。”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戴瑾年居然向杨小龙道了歉,即便杨小龙都颇感意外。

    毕竟这可是宁北市警界一把手,整个宁北市政界恐怕也就沈靖忠等寥寥数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戴局长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愧是我们青年学习的楷模,我向戴局长致敬。”杨小龙笑了笑,拍了拍戴瑾年的马屁。

    杨小龙就是这样一个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戴瑾年对他客气,他自然不会装什么13。

    “行了,别说那么多废话了,咱们还是继续回归正题,你要不要先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跟许恒海还有骆文斌结怨的吧。”戴瑾年道。

    他刚才之所以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是杨小龙杀了骆文斌两人,就是利用了一种心理学策略,他那样说,会让杨小龙内心产生一种潜意识,让他误以为警方已经得知他杀人的真相,进而被一步步引导说出真相。

    可是让戴瑾年意外的是,杨小龙竟然一下子识破了他的意图,根本没有被他牵着鼻子走。

    好在那只是戴瑾年审讯方案之一,一计不成他还有其他计划。

    “其实最开始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不过后来……”

    杨小龙对这些都没有做任何隐瞒,以最精简的语言将他们之间的结怨的过程解释了一遍,当然了,某些地方是经过杨小龙稍微修饰的,反正在他的描述之中,他完全就是一个无辜受欺负的弱者形象,被逼无奈,这才奋起反抗。

    “听说你昨天晚上在医院碰到许恒海了,你能不能跟告诉我你们昨天的谈话内容?”戴瑾年听完之后再次问道。

    “我主要就是问他知不知道谁最近接触过骆文斌,看看能不能查到凶手,给自己洗刷冤屈。”杨小龙回道。

    “就这些?”

    戴瑾年眉头一挑,问道。

    “嗯,就这些。”

    杨小龙点了点头道。

    “你说的跟我们了解的可是有些出入啊,郑乾你应该认识吧,他现在就在我们局里,要不要我把他叫来跟你当面对质?”戴瑾年颇有深意的问道。

    “可以。”

    杨小龙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他是清白的,自然不怕跟人对质,别说是郑乾了,最好把许恒海叫过来才好。

    “去,把郑乾带过来。”戴瑾年朝着旁边的马爽道。

    马爽点点头,立即离开。

    也就两三分钟的功夫,马爽去而复返,而他身边多出一个人,正是许恒海的跟班郑乾。

    “郑乾,你说说昨天晚上杨小龙都跟许恒海说了什么?”戴瑾年看着郑乾问道。

    “杨小龙说让海哥记住那一刀,他会还回去的。”郑乾连忙回道。

    “杨小龙,你有没有说过这话?”戴瑾年再次将目光转向杨小龙道。

    “说过,但我只是吓唬吓唬许恒海,又不是真的要杀他。”杨小龙解释道。

    他真是有些无语,没想到昨天晚上一句泄愤的话也成了自己犯罪的证据。

    “杨小龙,就是你杀了海哥,你不要不承认!”

    郑乾大声喝道,一口咬定是杨小龙杀了许恒海。

    “你放屁,老子昨天晚上一直都在医院呆着,怎么去杀他,你以为老子会分身术啊!”杨小龙破口大骂道,要不是因为他被锁在座位上,他真想抽郑乾几个大嘴巴。

    “戴局长,昨天晚上杨小龙把海哥拦住的时候就对海哥表现出了杀意,他还说让海哥小心一点,他随时都会要了海哥的狗命。您说,如果不是杨小龙杀了海哥,还会有谁?”郑乾再次道。

    “我靠,你个犊子不要胡编乱造啊,老子什么时候说过那些话了?”

    杨小龙承认自己最开始是想过报复许恒海的,可是看到许恒海那副怂样,他就没了兴趣,随便问了几句就把许恒海给打发走了,郑乾说的这些话完全就是子虚乌有!

    “你就是说了,你不承认也没用!戴局长,你们可一定要判杨小龙死刑啊!”

    郑乾扯着脖子吼道,颇有点泼妇的样子。

    “安静!安静!”

    戴瑾年拍了拍桌子,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加复杂。

    “郑乾,你可以保证你说的都是实话吗?作伪证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戴瑾年看向郑乾道。

    “可以。”

    郑乾连忙回道,不过在他眼底之中不自禁的闪过一丝慌乱。

    虽然那丝慌乱一闪即逝,但还是被感知敏锐戴瑾年捕捉到。

    “郑乾,我再问你一遍,你说的到底是不是实话?”

    戴瑾年语气加重,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瞬间散发出来。

    扑通!

    郑乾双腿一软,立即跪了下来。

    “戴局长,我对天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请您一定要相信我啊。”

    郑乾诚惶诚恐的说道,甚至还发起了誓言。

    看着郑乾的表现,戴瑾年眉头顿时一皱,一时间他也不好判断郑乾到底是不是在撒谎。

    “行了,你先下去吧。”

    戴瑾年没有再说其他的,挥了挥手,让马爽将郑乾带了出去。

    “杨小龙,你刚才为什么要在昨天跟许恒海见面一事上撒谎?”戴瑾年质问道。

    “我那也不算撒谎吧,我只是觉得那些没有说的必要。戴局长您也是聪明人,试问一下,假如您遇到您的敌人会不会发几句牢骚?这不过就是一件稀松平常小事,我觉得没有必要小题大做,所以才没说。”杨小龙苦笑一声解释道。

    他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为什么刚才不把话说清楚,省的现在反倒增加了他的嫌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