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三章 嚣张的骆秉燊
    整个讯问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杨小龙极其配合,基本上有问必答。

    戴瑾年想当年也是警界翘楚,破案能力堪称一流,即便这几年身居高位,很少亲自参与案件的侦破,但是对于案件的敏感度却没有降低分毫,甚至犹有精进。

    从刚才跟杨小龙的这一番对话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判断,杨小龙似乎真的没有太大的作案嫌疑,但并不排除杨小龙雇凶杀人的可能。

    要么杨小龙是清白的,跟这两起凶杀案没有任何一丝关系,要么杨小龙就是隐藏的太深,以至于连他都觉察不到分毫异常。

    如果是前者的话还好说,但如果是后者……那杨小龙就实在太可怕了。

    戴瑾年绝对不愿看到杨小龙是后者。

    “行了,今天就先到这里,你先下去休息,有需要我再找你。”戴瑾年略一沉吟之后说道。

    再问下去已经没有意义,还不如抓紧时间找寻更多的线索。

    “戴局长,您让我下去休息是让我去哪休息?”杨小龙眉头一挑问道。

    “暂时先在我们警局吧,你有什么需求都可以提,我一定让人尽量满足你。”戴瑾年道。

    “戴局长,我现在还受着伤呢,您让我住你们这,这是不是有点太不人道了?”杨小龙指了指自己的身体苦笑道。

    如果自己没有受伤,即便在拘留室住几天也无所谓,关键是他现在还是带病之身,他自然不能委屈自己。

    “你的伤还没好吗?”戴瑾年有些惊讶的问道,他倒是把杨小龙受伤这件事给忘了。

    “没呢,您要是不信的话,我把衣服脱了让您看看。”

    杨小龙说着就准备脱衣服。

    “行了,不用了,我信。”戴瑾年赶紧阻止了杨小龙,随后朝着马爽一挥手道,“小马,等会儿你送小龙回医院,顺带派个人帮着照顾一下。”

    “知道。”

    马爽立即点了点头。

    “多谢戴局长体谅。”

    杨小龙自然知道戴瑾年这话的意思,不过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人家肯让自己回医院住已经够不错的了,派个人监视自己也算是情理之中。

    “那我先送小龙回去了。”

    马爽说着,便拿出钥匙,准备将杨小龙的手铐打开,送他回医院。

    就在此时,审讯室的门突然被人蛮横撞开。

    而这贸然闯入者正是骆秉燊夫妇。

    “崔女士,请您不要无理取闹,这里是我们警察局重地,任何人都不能进!”一名警察想要拦住崔秀妍,可是已经被崔秀妍一把推开。

    “杨小龙,赔我儿子的命!”

    看到杨小龙,崔秀妍好像发疯了一样冲了过来。

    眼看着她那九阴白骨爪就要把杨小龙的脸抓破相,马爽一个箭步冲出,挡在了杨小龙前面。

    “崔女士,请您控制一下您的情绪,这里是警察局,不是菜市场!您如果再这么胡闹下去,可不要怪我依法将您拘留起来。”马爽眉头一皱,大声喝道。

    他今天亲自接待的崔秀妍还有骆秉燊,对这两人自然不陌生,只是令他意外的是这两人明明已经离开了,怎么又回来了,还闯到审讯室来。

    “你给我让开,我要这个杀人凶手给我儿子偿命!”

    崔秀妍根本就不听马爽的劝说,带着滔天怒意嘶吼着,对着马爽就是一阵张牙舞爪。

    “放肆!”

    看到在那里撒泼的崔秀妍,戴瑾年也怒了,拍案而起。

    “这里是警察局,不是你们家的后花园,你们都给我安静一点!”

    戴瑾年理解崔秀妍失去儿子的那种悲痛,但这不是他可以纵容崔秀妍在他们警察局撒泼的理由。

    “戴瑾年,这个人杀了我儿子,你难道还想包庇他不成?”骆秉燊神色阴沉的看着戴瑾年,盛气凌人的喝道。

    别人怕戴瑾年,但是他骆秉燊不怕,他今天来就一定要讨个说法。

    “喂,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可没有杀你儿子。”杨小龙冷着脸反驳道,这种黑锅他可不背。

    “杨小龙,你不要狡辩了,你杀了我儿子,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骆秉燊脸上杀意滔天,身上则弥漫着浓浓的狠戾气息。

    在他心里,自己的儿子那可是天之骄子,而杨小龙不过就是一个没有身份背景、地位低微的农民子弟,两者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但是这个他看不起的农民子弟竟然残忍的杀了他的儿子,这简直就是以下犯上,大逆不道!

    如果不是有警察在,他一定会亲手将杨小龙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骆先生,我能够理解您的心情,但是现在案件还在我们的审理之中,我希望您可以控制您的情绪,不要打扰我们的正常审讯,我向您保证,一定会将杀害您儿子的凶手抓住,然后将其绳之以法!”戴瑾年郑重承诺道。

    “还审什么审,杨小龙他就是凶手,你们赶紧把他枪毙了,为我儿子报仇!”

    崔秀妍厉声吼道,俨然已经认定杨小龙就是杀人凶手。

    “崔女士,杨小龙是不是凶手还需要进一步审理,您这样下定论还为时尚早。”戴瑾年再次道。

    这个案件疑点重重,他们尚未排除杨小龙的作案嫌疑,但是也不能确定杨小龙就是杀人真凶,所以还不能这么早下定论。

    “戴瑾年,看你这意思,是一定要包庇杨小龙了?”骆秉燊眼睛一眯,身上气息也变得阴冷起来。

    “骆先生,我最后向您解释一遍,案件还在侦破期间,谁都有可能是凶手,杨小龙只是其中一名嫌疑人之一,我这么做,完全符合我们的办案程序,并不存在包庇之说。”

    戴瑾年对骆秉燊的态度也相当不满,不过他到底是过来人,即便心中有再多不悦,表面上仍然不露分毫。

    “你放屁,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警察那点破事?我告诉你,赶紧把杨小龙定罪,否则这个局长你也不用当了!”

    骆秉燊咄咄逼人道,甚至竟然当众威胁起戴瑾年来。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更不用说他一个堂堂警察局局长,听到骆秉燊这狂妄的话语,他脸上也没了刚才的客气。

    “骆先生,这个局长我当不当恐怕不是您说了算,好了,我们还在办案,案件的审理属于机密,闲杂人等还请撤离此地。”戴瑾年神色漠然的挥挥手道。

    不需要戴瑾年多说,马爽等几名警察已经主动走了过来,‘请’骆秉燊夫妇离开。

    “我不走,今天你们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绝不离开这里!”崔秀妍撒泼道。

    “崔女士,我最后提醒您一句,您擅闯我们警察局可是违法的,我们随时都有权利将您进行行政拘留,还请您不要意气用事。”马爽再次道,他也已经受够了崔秀妍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了。

    “你个狗东西动我一下试试,反了天了!”崔秀妍张狂的叫嚣道。

    作为燕京豪门,平时谁对她不是卑躬屈膝,看到马爽竟然敢威胁自己,这顿时激起了她心中的高傲。

    “崔秀妍,注意你的言辞,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抓你!”

    不等马爽开口,戴瑾年已经走到了崔秀妍身边。

    马爽是他的得力干将之一,崔秀妍这么侮辱马爽,那就相当于侮辱他戴瑾年,戴瑾年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好啊,你们把我抓起来,你们快点把我抓起来,你今天要是不抓我,你就不是男人!”

    戴瑾年的话不仅没能让崔秀妍收敛,她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一步冲到戴瑾年的办公桌旁边,将他桌子上的所有东西全部掀到了地上。

    “文斌,我的儿子,你等着,妈妈来陪你了。”

    崔秀妍嚎哭着,向着审讯室其中一面墙撞去,竟是想要撞死在这里。

    见状,距离崔秀妍最近的聂绍荣赶紧将她拽住。

    “崔女士,你这是要什么!”聂绍荣沉声喝道。

    “放开我,让我去死,我今天就死在你们警察局,我倒要看看这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崔秀妍拼命挣扎着,似乎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秀妍,不要哭了,我们回去,你放心,儿子的仇我一定会报!”

    骆秉燊也担心崔秀妍情绪失控出现意外,赶紧跑过来将她抱入怀中。

    “秉燊,呜呜……你一定要给文斌报仇啊……”

    崔秀妍悲痛欲绝,泪如雨下,要不是骆秉燊搀扶着,她此时只怕已经瘫软在地。

    “放心,这个仇我一定报!”

    骆秉燊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了,咱们先回去。”

    骆秉燊拍了拍崔秀妍的后背,然后搀着她离开了警察局。

    在离开之前,骆秉燊深深看了杨小龙一眼,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那眼眸之中的杀意已经表明了一切。

    杨小龙那叫一个无辜,但是他知道,骆秉燊夫妻俩已经认定自己是杀他们儿子的凶手,就算自己把嘴皮子磨破两人估计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解释,他也懒得再去费那口舌。

    骆秉燊他们离开之后,审讯室终于恢复了平静。

    戴瑾年没有再让杨小龙在警局久留,让马爽送他跟陆飞回了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