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一章 咬吧
    杨小龙跟柳秀兰已经有段时间没有亲热了,今天再次见面,无疑印证了那句老话,小别胜新婚,两人这一战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之内,柳秀兰被连续三次送上极乐之巅,她感觉自己身体好像散了架一样,已经完全使不出一点力气,最终只能向杨小龙告饶。

    看柳秀兰却是已经经不起折腾,杨小龙这才饶了这个小妖精。

    当夜,杨小龙没有再回家,而是在柳秀兰这住了一晚,两人大被同眠,好不舒服。

    “秀兰,我先回去了。”

    杨小龙看了一眼柳秀兰道。

    “亲我一下再走。”

    柳秀兰抿着嘴,略显羞涩的说道。

    “嘿嘿,好嘞。”

    杨小龙扑向柳秀兰,狠狠的亲了她一口,这才意犹未尽的起身。

    虽然柳秀兰比杨小龙大好几岁,但是那成熟的风韵现在是越来越有味道,让杨小龙都有些开始迷恋柳秀兰的身子。

    要不是昨天晚上柳秀兰主动讨饶,杨小龙绝对会以战到天亮。

    “秀兰,我走了。”

    杨小龙再次送给柳秀兰一个飞吻,没有再做犹豫,转身离开。

    柳秀兰心中不舍,但是没有再叫杨小龙。

    杨小龙太优秀了,她只希望杨小龙有时间多陪陪自己,从来没有奢望过自己可以完全占有杨小龙这个人。

    柳秀兰本来是打算起来的,但是微微活动了一下身子,感觉身体好像快要散架了一样,只得继续躺下休息。

    杨小龙一路上哼着小曲,春风得意的回了家。

    “咦,小龙你啥时候出去的,我咋没看见?”

    正在洗菜的田巧萍看到从外面回来的杨小龙,忍不住问道。

    “哦,我早上起来晨练去了,比你跟我爸起的早多了,你自然没看见我。”

    杨小龙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敷衍过去,然后就回了屋。

    看到杨小龙回来,小金立即从它的安乐窝里面爬出来,沿着他的裤腿爬到了他的掌心,朝着杨小龙摇头晃脑起来。

    “你说说你丫的要是会说话多好啊。”

    杨小龙忍不住感叹道,小金明显是在向他表达什么,但可惜的是,杨小龙又听不懂蛇语,他只能大致判断出小金的意思,而很明显,这次小金做的动作实在太过奇怪,他完全无法理解。

    小金似乎听得懂杨小龙这句话的意思,它继续朝杨小龙吐了吐信子,还故意露出自己的毒牙,然后在杨小龙手掌中心转了转圈。

    “不是,你到底想干啥啊?要不然你直接去做的了。”

    杨小龙思索了半天也没有明白小金这些动作的意思。

    听到杨小龙这话,小金顿时对着杨小龙手腕处咬了下来。

    “我靠,你干啥!”

    杨小龙脸色骤然一变,慌忙把小金从自己手上打飞出去。

    他可是亲眼见识过小金的毒性的,那毒性之猛烈,几乎见血封喉。

    它要是真把蛇毒注入杨小龙的体内,杨小龙也得去阎王殿报道。

    被打飞的小金重新爬到杨小龙前面,眼神之中带着幽怨的色彩,似乎在责怪杨小龙为什么打飞它。

    杨小龙看了一眼自己手腕处的两个小红点,使劲用另外一只手挤压了一下,挤出两滴殷虹的鲜血。

    他用指头沾了一点血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并没有闻到腥臭味儿。

    “还好还好。”

    杨小龙心中一阵庆幸,他还真怕小金突然兽性大发把自己也给毒死。

    好在只是虚惊一场,他身体内并没有被小金注射蛇毒。

    “小金,你丫的是不是疯了,竟然敢咬我,信不信我把你剁了煲蛇羹!”

    杨小龙恶狠狠的看着小金道。

    小金无缘无故突然咬自己,这让杨小龙心中也不禁有些生气。

    小金不会说话,它只能不断的摇摆着蛇头,似乎在道歉,又似乎再解释什么。

    “你先别动,我现在问你话,如果你能听明白,你就点点头,你如果听不明白,你就摇头,听见没有?”

    杨小龙再次道,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弄清楚小金咬自己的原因,否则的话留一条有剧毒的毒蛇在自己身边,那几乎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看到小金摇头,杨小龙知道它应该是能够听懂自己话的意思。

    “你刚才是不是故意咬我的?”杨小龙问道。

    小金很快便点了点头。

    “你咬我是为了害我吗?”杨小龙接着问道。

    这次小金却是摇头。

    “不是害我?不是害我你咬我干嘛?”

    杨小龙眉头一皱,他倒是相信小金没有欺骗自己,毕竟小金只是一条毒蛇而已,能听懂自己说话就已经骇人听闻了,这要是再懂得阴谋算计,那岂不是要成精了。

    小金这次没有抬头也没有点头,显然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杨小龙。

    杨小龙沉吟片刻,突然回忆起小金咬自己是在他说让小金随便做自己想做的事之后,这般看来,小金当时表达的意思就是想要咬他。

    可是小金很明显并不是为了伤害他,那为什么要咬他?这让杨小龙百思不得其解。

    小金再次顺着杨小龙的裤腿爬到了杨小龙的手掌中心。

    它把头抬起来,又做了一遍刚才的动作。

    “你还想咬我?”

    杨小龙试探性的问道。

    小金立即点了点头。

    杨小龙心中有些犹豫,他相信小金不会伤害自己,可心中还是有些忐忑。

    毕竟小金只是一条毒蛇,而毒蛇一向被人认为是冷血残忍的代名词,说谁比较狠毒的时候也是用蛇蝎心肠,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让小金再次去咬自己。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小金是想把他弄死,那杨小龙岂不是自寻死路?

    小金没有在做任何动作,它安安静静的盘着身子,呆在杨小龙掌心。

    杨小龙看了一眼小金,犹豫再三之后,他决定赌一把!

    他跟小金之间有着一股无形的默契,他相信小金不会对自己不利。

    当然了,如果杨小龙错信了小金,那他很有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但既然已经做出决定,杨小龙就绝对不会反悔。

    “小金,咱可是说好,你要是敢害我,我就算死也要让你陪葬。”

    杨小龙警告完小金,把手腕伸直,然后流露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