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 刁难
    周茹离开了大概十分钟,等他再次返回的时候,身边多出来一名大概六十岁左右的老者。

    这老者穿着普通,长相普通,身子干瘦,要是放在大街上,绝对属于路人甲之流。

    但如果与之对视便会发现他那一双眼睛却时不时的闪烁出精芒,给人一股老奸巨猾的感觉。

    而这人便是鼎盛典当行的老板,荣禄!

    “小茹啊,你说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唐总来了你也不知道请唐总进贵宾间坐着。”荣禄训斥了身边的周茹一句,然后转向唐宇阳道,“唐总,您千万别生气,来,快请进。”

    荣禄说完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唐宇阳知道荣禄是故意跟自己假客气,也没有说什么,朝杨小龙使了一个眼色之后,三人一起沿着走廊进入典当行里面的一间贵宾室。

    坐下之后,立即有人给唐宇阳三人端上了三杯刚刚沏好的热茶。

    “唐总,您如果想要玉佩的话我可以给您再从另外渠道找几枚,我保证都是极品玉石,但是那一块龙形玉佩我已经卖了,求您就不要为难我了。”

    不等唐宇阳说话,荣禄便已经先一步堵住了唐宇阳的嘴。

    唐宇阳暗骂一声老狐狸,表面上却仍然带着和气的笑容。

    “荣老板,我知道您不容易,我自然不为难你,其实并不是我想买龙形玉佩,而是我这位朋友想买。”唐宇阳指了指身边的杨小龙道。

    “不知道这位是?”荣禄面带疑惑之色问道。

    “荣老您消息可是最灵通了,我就不知道您不认识我大哥?”陆飞站出来冷笑一声道。

    他对荣禄多有了解,他很清楚,虽然荣禄表面上看只是一名典当行的小老板,实际上能量极大,人脉极广,即便算不上无所不知,但绝对不可能不认识杨小龙。

    荣禄打量了陆飞两眼,脑中逐渐浮现出关于陆飞的记忆。

    “您是陆飞?”荣禄虽然是用的疑问语气,但是很显然,他认出了陆飞。

    “不错,我是陆飞,荣老您连我这种小人物都记得,要是说不认识我大哥,那我第一个不信。”陆飞回道。

    “你大哥不是已经死了吗?”荣禄满脸疑惑的问道。

    “那是我以前的大哥,这位是我现在的大哥,你不要混为一谈。”陆飞寒声道。

    他绝对荣禄就是在故意装傻充愣,杨小龙最近这段时间几乎人尽皆知,他不相信荣禄会不认识杨小龙。

    杨小龙看了荣禄一眼,然后自我介绍道:“荣老板,我叫杨小龙,很荣幸今天能够在这见到荣老板。”

    “杨小龙?啊,你真是杨小龙啊,我就说怎么有点眼熟。我刚才还以为只是长得相似,没想到竟然是您大驾光临,我真是老眼昏花了,连您都没认出来。”荣禄一脸自责的说道。

    不过杨小龙可不是那种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他从荣禄的那双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的眼神便可以断定,荣禄一早就认出了自己,只是故意不说而已。

    看破不说破,杨小龙并没有再这件事上再做纠缠。

    “荣老板,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今天来就是想看看您这的那一块龙形玉佩,还请荣老板成全。”杨小龙直截了当道。

    “唉,这个恐怕我不能答应您了,您要是早来几天,别说看了,就算您拿去玩几天也无所谓,可现在东西我已经交易出去了,我那客户专门叮嘱我,不要再让任何人看那块玉佩,所以请您见谅。”荣禄叹了一口气,一脸为难的解释道。

    “荣老板,我们只是看一看,对您来说不过举手之劳而已。”唐宇阳开口道。

    “唐总,您觉得这事儿简单,但对我们来说其实事关信誉,我真没法答应您。”荣禄再次婉拒道,“杨先生如果真喜欢龙形玉佩的话,我再托朋友帮忙找几个,我保证品质绝对不比我刚出的这个差,怎么样?”

    “荣老板,要不这样,您把您客户是谁告诉我,我直接跟他谈。”杨小龙淡淡的说道。

    “哎呀,这就更不行了,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做我们这一行的,就得替所有的客户保守秘密,我们要是随意泄露客户的信息,一旦这事儿传出去了,以后还有谁还愿意跟我们鼎盛做生意啊。”

    荣禄巧舌如簧,不断照着理由拒绝着杨小龙他们,反正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不让看!

    “我保证不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您看怎么样?”杨小龙再次商量道。

    “不是我不相信您,主要现在这社会,人心隔肚皮,我一个小商人,实在是不敢冒任何风险,要不然我好容易竖起的招牌可不就毁了。”荣禄苦笑道。

    他做典当行几十年了,很清楚其中的门道。

    如果杨小龙他们只是单纯的看看那块玉佩,那荣禄自然不会拒绝,但是从跟唐宇阳上次的交谈他已经得到一个信息,唐宇阳他明显就是冲那一块玉佩来的。

    玉佩本来就来路不正,根据荣禄的推测,这块玉佩十之**跟杨小龙有关,为了避免麻烦,他自然不能让杨小龙再去看那玉佩。

    “荣老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到荣禄这含沙射影的话,陆飞顿时站了起来。

    他可不允许任何人侮辱杨小龙。

    “我没啥意思啊。”荣禄一脸无辜的回道。

    杨小龙眉头一皱,他已经不想再跟荣禄继续扯皮。

    论扯皮功夫,他绝对扯不过荣禄这种老家伙。

    “荣老板,我也不瞒你了,我前不久刚丢了一块龙形玉佩,我现在怀疑您店里的这块就是我丢的那一块。这块玉佩对我有着特殊意义,所以希望您能让我看看是不是我丢失的那一块。”杨小龙语气诚恳的说道。

    他从进来到现在都极其客气,这已经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假如玉佩是他的,荣禄花了多少钱收购,他会付多少钱弥补荣禄的损失,如果玉佩不是他丢的那一块,他自然会向荣禄赔礼道歉。

    “您丢东西应该去找警察啊,来我这找是什么意思?真以为我这是失物招领所不成?”

    一听杨小龙这话,荣禄立即变脸。

    杨小龙这句话无疑印证了他之前的猜测。

    “荣老板,您别多心,我只是想看看,假如是我的,我希望您能够让它物归原主,当然了,我一定会赔偿您的所有损失的。”杨小龙语气谦和的说道。

    “呵呵,赔偿我的损失,行啊,先拿两千万出来,我这就带你们去看那块玉佩。”荣禄冷笑一声道。

    “荣禄,东西我们都没看,凭什么给你钱?”陆飞不满的喝道。

    “不拿钱,我哪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想把东西赎回去?这块玉佩可是我花了一千多万才收上来的,你以为那种地摊货,随随便便就可以拿给别人看?”荣禄毫不客气的说道。

    “钱拿出来,我现在就可以带你们去看,拿不出来,那我就送客了。”

    听到荣禄这话,陆飞脸上顿时多出一丝阴沉。

    他算是看出来了,荣禄就是在故意刁难他们,其目的不言自明。

    陆飞正准备使用暴力,不过唐宇阳已经站了出来。

    “两千万是吧,行,我这就给你。”

    唐宇阳说完从西装的口袋里面掏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空白支票,在上面填写下两千万。

    “荣老板,你现在让我们去看了吧?只要那块玉佩是小龙的,这张支票就归您了。”唐宇阳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支票道。

    “唐总真是财大气粗啊,不过可惜,那玉佩已经被人预订了,订金就给了两千万,您这钱恐怕有些不够啊。”荣禄微微一笑道。

    那一块玉佩是经过荣禄亲自鉴定的,价值最起码五千万,如果上拍卖场的话,甚至拍出七八千万也不在话下。

    不过在收到货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是黑货,为了避免被玉佩的主人追上门来讨要,他只能以相对较低的价格迅速出售,但即便如此,价格也超越两千万,所以唐宇阳这张支票并不能打动他。

    “荣老板,你先让我们看一下玉佩,只要玉佩是我的,这价格咱们好商量,万一不是我的,您就算白送我也不要。”

    杨小龙已然保持着那一副淡然,就好像这件事跟他没有多大关系似得。

    “先拿钱,再看货,这是我们鼎盛的规矩,要不然几位就请回吧。”

    荣禄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慢悠悠的端起茶杯品了起茶。

    现在主动权在他的手中,他完全不用在意看杨小龙几人的脸色办事。

    “你放屁,鼎盛什么时候有的这个规矩,我怎么没听过过!”陆飞怒声质问道。

    他不是鼎盛的常客,但也在鼎盛出售过好几次东西,从来就没有听人说过来这买东西需要先拿钱的。

    “这是我前不久刚刚定下的规矩,为的就是防止某些家伙打着买东西的旗号来我这捣乱,你们要是真有意买东西,就别那么多废话,不想买的话,我就送客了。”

    荣禄话音刚落,房门便被打开,随后便见几名彪形大汉走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