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 陆飞求情
    当然了,杨小龙敢这么公然的对胡建民等保安动手,除了性格使然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原因便是这次他站在了理字上面。

    表面看来,杨小龙是在争强好胜,逞匹夫之勇,但实际上,他在动手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

    金豪的规矩,无论你是达官贵族还是平民百姓,敢破坏规矩,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但杨小龙不一样,他是受害者,而不是破坏者!

    他跟那些在金豪闹事之人有着本质区别!

    今天先是小美污蔑他的名誉,接着胡建民随意动用手中权力想要逼迫他道歉,甚至还想使用武力将他赶出金豪,他只是为了讨还公道,被动还击而已。

    杨小龙相信,只要关于金豪的传闻属实,金豪绝对不会拿自己怎么样,相反会向自己赔礼道歉。

    所以,他才直接提出要见金豪的总经理,直接把事情捅到最上面的管理层。

    虽说这样做也需要冒一定的风险,一旦金豪总经理也偏袒胡建民还有小美,那他恐怕就危险了。

    但他还是这样做了,只因他甘愿冒险一试也绝对不会委曲求全!

    看到杨小龙如此有恃无恐,胡建民心中也不禁有些发虚。

    “杨小龙,你敢在我们金豪动手,金豪绝对不会放过你!你有种不要跑,我这就去叫人!”

    胡建民从地上爬起来,扶着门框,色厉内荏的吼道。

    “放心,我肯定不跑,我等着你把人叫过来。记住带上你们总经理,要不然,这件事不算完。”杨小龙云淡风轻的回道,完全看不到一丝畏惧之色。

    胡建民只是想狐假虎威,吓唬吓唬杨小龙,让杨小龙赶紧跑路,可是没想到杨小龙根本不害怕,他不禁有些骑虎难下。

    如果杨小龙真的是来闹事的,他带人对付杨小龙,不仅不会受到惩罚,反而会得到嘉奖。

    可事实是,他只是为了一己私欲帮助小美欺负杨小龙,一旦这个消息传出去,那就是破坏金豪名誉的大错,即便杨小龙不与他计较,金豪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胡建民想回去叫人对付杨小龙,但是见识到杨小龙深不可测的战力之后他又不确定自己叫来的人能不能制得住杨小龙。

    要是成功还好说,一旦失败,他必然会被严肃处理。

    胡建民心中犹豫不决,但杨小龙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你到底去不去叫人,你要是不去,我帮你叫!”

    杨小龙何等聪明,从胡建民的表情他便大概猜测到胡建民的心思,这个时候更加肆无忌惮。

    眼看杨小龙起身真的要出去叫人,手足无措的小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杨哥,对不起,我不该污蔑你,我知道错了,求您饶我一次吧。”

    小美泪花闪烁,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从刚刚接触杨小龙的时候小美便觉察出杨小龙的不凡,所以她才会不惜出卖色相妄图勾引杨小龙,但是谁知道,机关算计却仍然以失败而告终。

    杨小龙揭穿她的本来面目让她恼羞成怒,她本以为借助胡建民之势可以小小的报复一下杨小龙,但现在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杨小龙敢无所顾忌的暴打胡建民,绝对是人中龙凤,万万不是她能够招惹的起的。

    一旦事情闹大,她还有胡建民谁都跑不了,金豪绝对不会为了他们两个底层人员去得罪一名功夫高超且背景神秘的富二代。

    “现在知道错了?晚了!”

    杨小龙冷哼一声,完全没有任何一丝原谅小美的意思。

    现在他占据上风,对方才跪下道歉,假如他不会功夫,那岂不是只能任由对方欺凌?

    正如那句老话说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小美这女人落到这一步,完全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杨小龙。

    “杨哥,求求你饶我这一次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吧。”

    小美哀求不止,哭声更是令人肝肠寸断,但是杨小龙却仍旧无动于衷。

    “小美,你给我起来,咱们金豪的人怎么能向外人下跪!”胡建民低喝道。

    但是小美却根本就没有听胡建民的,反而拉住了胡建民的裤腿道:“胡大哥,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让你对付杨哥,你跟杨哥认个错,杨哥肯定不会跟咱们一般见识的。”

    “你在说什么胡话,赶紧给我起来!”

    胡建民揪住小美的胳膊,并不断给她使着眼色,但小美却视而不见。

    她是真的怕了。

    “行了,你们两个如果还想演戏的话你们继续,我先去叫人了。”

    杨小龙说着就准备离开。

    小美赶紧拉住了杨小龙。

    “杨哥,只要你肯原谅我,我愿意帮你做任何事。对了,我现在就可以去帮你找到照片里的那个人。”小美神色惶恐的说道。

    就在杨小龙决定狠心拒绝小美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便见陆飞提着一袋子吃的从外面回来了。

    看到房间里的场景,陆飞脸上不禁流露出错愕之色。

    “龙哥,你们这是在干吗呢?”

    陆飞满是不解的道。

    “这个女人诬陷我*她,然后这个男的就想替她出头对付我,就这么简单。”杨小龙指了指小美还有胡建民,一句话概括了整件事的经过。

    听闻此言,陆飞先是一愣,接着脑海之中自动脑补出了当时的画面。

    陆飞虽然跟小美认识还不到一天,但是从小美的言行举止之中他已经明白这个女人大概是个什么货色,所以他也几乎猜测出事情的原委。

    看到陆飞出现,小美一狠心,咚咚咚在地上连磕三个响头,额头之上都磕出一道血印。

    “杨哥,我鬼迷心窍,我不该算计您,求您饶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都离你远远地,再也不去招惹您。”

    小美说完这话,再次磕起头来,完全抛弃了所有尊严。

    其实对她来说,尊严早就喂了狗,只要有钱,她甚至可以连祖宗都不认。

    看到头皮都已经磕破,将地面沾染了斑斑血迹的小美,陆飞眉头不禁一皱。

    一个被不知道多少男人骑过的烂货还想勾引他大哥,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如果按照陆飞的脾气,绝对不能轻饶小美,但是此时此刻,看到小美这幅凄惨模样,陆飞心中不禁动了恻隐之心。

    也许从小美身上他看到了曾经自己的样子,曾几何时,他不也是毫无尊严的跪在别人面前求饶过?

    他明白这其中的辛酸,他理解这背后的苦楚。

    “龙哥,要不然您就饶她这一次吧,我觉得她应该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几经斗争,陆飞还是替小美求了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