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 姐妹情深
    房间内再次变得安静下来,小美好像丢了魂一样,眼神空洞的斜靠在沙发之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房间内仿佛死一般安静。

    咔嚓!

    房间门终于被打开,一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本来段静嘴里还哼着小曲儿,但是当看到沙发旁边满脸是血的小美后,她脸色骤然大变。

    她把包一丢,慌忙跑到了小美跟前。

    “小美,你这是怎么了?”

    段静蹲在小美跟前,双手轻触她的脸蛋,急的眼泪都快哭出来了。

    小美表情已然是那么麻木,仿佛行尸走肉,没有任何反应。

    “小美,你说句话啊,我是段静,小美,你这是怎么了……”

    段静摇晃着小美的胳膊,不断呼唤着小美的名字,眼泪终于还是流了出来,啪嗒滴在小美的身上。

    直到此时,小美那黯淡的双眼才多出一丝光彩。

    “段静,你回来了。”

    小美抬起头看向段静道,她的声音很轻,好像濒临死亡的人一样有气无力。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小美,你别怕,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段静抹了一把眼泪,就准备将小美搀扶起来送她去医院。

    但是小美并没有配合段静起来,仍然坐在地上。

    “小美,你搭着我的肩膀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段静拍了拍小美的胳膊道,她的力气有限,一个人根本抬不动小美。

    “不用了,我不想去医院。”小美摇了摇头道。

    “不去医院怎么行,你脸上都流血了。”段静急切的说道。

    “我不去医院,我不想去医院,呜呜……”

    小美说着说着,突然泪如泉涌,嚎啕大哭起来。

    哭声悲戚,令人心碎。

    受到小美的感染,段静刚刚止住的泪水再次汹涌而出。

    就这样,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倚靠着对方痛哭起来。

    好在这个时候正是金豪夜总会的营业的黄金时间,宿舍的人基本上都去招待顾客了,要不然两人的哭声绝对会引来一大批人的围观。

    半个小时之后,段静最先止住哭泣,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然后拿出茶几上的纸巾,轻轻擦拭起小美额头之上的血迹。

    “小美,不哭了,我在这呢,不哭了。”

    段静不断安慰小美道。

    “嗯。”

    一场痛哭之后,心中的委屈得到宣泄,此时小美心情也终于平复下来。

    “小美,咱们要不然去医院吧,你脸上好几处擦伤。”段静放下手中的纸巾提议道。

    “不用,都是一些皮外伤,死不了,我去卫生间冲一下就行。”

    小美说着就准备去卫生间冲洗伤口。

    “你坐着,我去拿酒精给你擦擦,别感染了,要是留下疤痕,那你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段静关切的说了一句,迅速走进卧室,拿过来急救包。

    “你忍着点疼,我现在给你擦擦。”

    段静说完,取出酒精还有脱脂棉,开始给小美擦拭伤口。

    伤口一碰酒精就好像有针扎一样刺疼,但小美却硬生生的忍住了,连哼都没有哼一下。

    虽然伤口很疼,但是跟心理的那种疼痛相比,这点疼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段静细心的帮小美擦拭着脸上还有身上的伤口,并找来干净的毛巾把她身上的血污全部清除干净。

    尽管小美脸上还有着几道擦伤的痕迹,但是已经没有刚才看起来那么吓人。

    “小美,告诉我,谁打得你?”段静将手中的东西放下之后寒声问道,当然了,她这股冷意并不是针对小美。

    在整个金豪夜总会,小美跟段静的关系做好,两人虽然来自两个不同的地方,但是却情同姐妹,平时有什么喜怒哀乐,也都会第一时间向对方分享。

    正因为如此,在接到小美的电话之后,段静才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

    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小美竟然被人打了,而且伤的这么严重。

    作为姐妹,段静心中生出无尽的愤怒,她恨不得将打小美的人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是胡建民打的。”

    小美并未隐瞒,因为她很清楚,如果自己不说实话,段静一定会追问到底。

    “胡建民?那个狗东西怎么敢打你?”段静难以置信的问道。

    她对胡建民自然不陌生,仗着自己是保安队长,平时没少占金豪夜总会内部姑娘的便宜,但她还真没听说过胡建民对谁下过这么狠的手。

    “今天上午……”

    接下来,小美没有再做隐瞒,将事件的来龙去脉全部告知了段静。

    “混蛋,这个杨小龙难道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不行,我这就去给你讨还一个公道去!”

    段静怒喝一声,便准备离开去找杨小龙。

    “段静,你站住!”小美赶紧拉住了段静,劝说道,“我能够感觉的出来,那个杨小龙绝对不是普通人,你去了肯定要吃亏的。”

    小美虽然只是一名最底层的陪侍人员,但在金豪的这段日子内,她见过形形*各种人物,自然也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见到杨小龙的第一眼她就从杨小龙身上感觉到一股非比寻常的气势,她可以断定,杨小龙身份绝对不一般。

    做她们这一行的,哪一个不是穷苦出身?谁不想飞上枝头便凤凰?所以小美才会处心积虑的接近杨小龙,想要搭上杨小龙这根线,摆脱现在卑微的身份,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但是可惜,杨小龙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她越是想勾搭杨小龙,反而越让杨小龙反感,以至于最终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落得现在这个凄惨下场。

    小美已经从杨小龙那里吸取到教训了,她不想自己的闺蜜再步自己的后尘。

    “小美,你放心吧,我有个朋友就是在外面混的,等会儿我就让他找几个人在盯着,只要那个杨小龙赶出去,我就让他们狠狠的揍他一顿为你出气。”

    “还有那个狗东西胡建民,我也绝对不会饶他。他敢对你下这么狠的手,我就废他一条胳膊!”

    段静脸上带着狠辣,一点都不像是个弱女子。

    “段静,我看还是算了吧,杨小龙他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如果你找的人失手,那咱们俩个肯定会被他报复的。”小美摇摇头道。

    被胡建民毒打一顿之后小美反而被打清醒了,她总算看明白,在这个社会上,是没有人同情弱小的,想要不被人欺负,首先自己得够狠。

    杨小龙够狠,胡建民在他面前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自己不够狠,胡建民就把自己当成出气筒,任意欺凌。

    她恨胡建民,恨杨小龙,更恨自己,如果自己能够狠一些,谁还能将她当成一个玩偶一样肆意玩弄!

    小美想要报复杨小龙,但是她知道,自己跟杨小龙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如果动手失败,那只怕会遭到更可怕的报复。

    “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咱们也是人,他们凭什么这么欺负咱们!这次我豁出去了,就算不要这条命,我也要跟他们拼到底!”段静情绪激动的说道。

    她们拼命工作,拼命讨好每一位来金豪消费的顾客,有的时候,她们甚至要抛弃尊严,牺牲色相,她们做了那么多,就是想要摆脱贫穷,赢得尊重,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但是可惜,事实是残酷的,她们得到的更多的是委屈,欺辱,嘲笑,谩骂。

    在很多人眼中,小美、段静还有很多跟她们一样的人似乎就是卑微的可怜虫,谁都可以随意将她们踩在脚下随意践踏玩弄。

    段静跟小美都清楚自己的工作是什么性质,很多时候她们也不想跟妓女一样脱了衣服讨好客人。可是为了实现她们曾经的愿望,她们只能不断告诫自己,忍一忍,再忍一忍,这样黑暗的日子终将会过去,她们必然可以过上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

    可是今天看到小美被人欺负成这样,段静觉得自己再也忍不下去了,她宁愿死,也要为自己的姐妹讨一个说法!

    也许她的做法在很多人眼中看起来很可笑,但只要能够达成目的,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在这个利益至上的年代,很多人的友情是虚伪的,只要你有钱,谁都会把你当成朋友,但如果你没钱,你就算死了也无人搭理。

    夜总会本是一个污浊的环境,但正是因为这样的环境才促使小美跟段静之间凝聚出无比纯洁的情谊,情比金坚,比金子更真!

    可以说,如果没有小美的安慰支持,没有小美的开导,段静早在一年前就自杀身亡了。

    这一刻,段静心中再也没有任何利益,有的是只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义气!

    “段静,你不要冲动,我的仇我自己会报,我绝对不允许你做任何危险的事情!”小美声音严厉的警告段静道。

    她被段静深深的感动到了,但是她绝对不允许段静为了她而冒任何风险。

    “小美,你放心吧,我又不傻,我知道该怎么做。”段静笑了笑道。

    看段静的表情小美顿时明白自己没能说服段静,正当她找寻其他理由的时候,脑海之中灵光一闪,一个计划突然浮上心头:“段静,你别急,我已经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