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八章 以死想护!
    “哈哈哈哈哈……”

    看到杨小龙那一点点玩下去的膝盖,马胜突然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

    他笑的是那么狂妄,笑的是那么开心。

    杨小龙不是很狂吗,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样,不还是跪在了自己面前!

    不过就是一个小人物也敢在自己面前狂,真是不知死活!

    “龙哥,不要跪!”

    陆飞看了一眼杨小龙,目眦尽裂!

    杨小龙曾经对他说过的那一番话他至今记忆犹新,对男人来说,膝盖就是一个人的骨气,头可断,血可流,骨气不能丢,杨小龙今天要是跪下了,那就是一辈子的屈辱,一辈子都无法洗刷!

    一个曾经屡次教育自己不让自己随意下跪的人今天为了救自己一名,却甘愿做出如此大的牺牲,他心中已经不只是感动,更多的是愤怒。

    他可以死,但杨小龙的膝盖不能弯!

    吼!

    陆飞狂啸一声,如同从牢笼之中挣脱出来的野兽一样,身体之中瞬间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竟然一下子从马胜脚底下挣脱出来。

    下一秒,陆飞抓住马胜的两只手臂,对着他的脖子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

    马胜口中发出一声凄厉惨叫,他脖子上的肉竟然被陆飞生生撕了下去。、

    鲜血从马胜的脖子处溅射到陆飞的脸上,陆飞却没有任何一丝动容,再次向马胜脖子狠狠撕咬而去。

    “滚,给老子滚开!”

    马胜狂叫着,可是陆飞就好像用钢筋捆绑在他身上一样,他已经被用尽全身力气,可是竟然无法挣脱陆飞的束缚。

    因为自己的手臂被马胜抓住,他又没办法开枪射杀陆飞。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也惊呆了马胜带来的几名手下,不过片刻之后他们便回过神来,纷纷赶来营救马胜。

    马胜身边的几人合力抓住陆飞,这才将陆飞从马胜身上拽下来,但是此时,马胜脖子上的肉也被陆飞再度撕下一块。

    钻心的疼痛让马胜痛不欲生,他一只手捂着自己脖子上被咬伤的地方,另外一只手举起枪对着陆飞连开三枪。

    “陆飞!”

    看到陆飞中弹,杨小龙双目瞬间赤红如血!

    一股股暴虐嗜血的气息从他身体之中宣泄出来,让他顷刻间变成了从沉睡之中醒来的洪荒巨兽!

    杨小龙意念一动,他的身子已经变成一道闪电,冲向了陆飞。

    感受到杨小龙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恐怖气息,疤脸男心中瞬间生出一丝骇然。

    “不好,快拦住他!”

    疤脸男大声吼道,把陆飞往地上一扔,就准备射杀杨小龙。

    听到疤脸男充满焦急的吼声,马胜才想起来杨小龙这一更大的威胁。

    他转过身子,正准备射击,一道模糊的身影已经冲到他跟前。

    “去死!”

    杨小龙咆哮一声,关注他全部愤怒的一拳对着马胜的胸口狠狠砸去。

    马胜骇然变色,他匆匆将手臂放在自己跟前,想要挡住杨小龙这无坚不摧的一拳。

    咔嚓!

    噗!

    马胜的臂骨直接被杨小龙砸断,强劲的余力沿着

    他的手臂冲进马胜的胸膛,再度将他胸口肋骨砸断数根,马胜口中喷着鲜血,整个人身子已经犹如一发炮弹迅速飞了出去。

    蓬!

    飞出三米多之后,马胜的身子坠落在地,他连惨叫都没来的发出就已经昏迷过去。

    “马少!”

    看到被打飞出去,生死未卜的马胜,疤脸男心中也涌起一股担忧。

    他立即调转枪口,对着李有钱就是一枪。

    砰。

    子弹擦着杨小龙的脸颊飞了过去,他眼神如同万年寒冰一样冰寒,根本不给疤脸男第二次开枪的机会,两只手同时用力,竟然直接掰断了疤脸男拿枪的手臂。

    在手枪落地的刹那,杨小龙的一脚将枪踢飞出去,再次飞起一脚,疤脸男也被杨小龙踢飞,肋骨最少断了两根。

    看到杨小龙如同战神下凡,如此神勇,其他人身子不住颤抖着,连跟杨小龙动手的动气都没有了。

    杨小龙没有再去管其他人,一个闪身出现在陆飞跟前,将陆飞抱了起来。

    双手搭在陆飞的颈部动脉处,能够感觉到微弱的跳动声,不过跳动越来越弱。

    “陆飞,你给我醒醒,陆飞!”

    杨小龙大声喊着陆飞的名字,并迅速撕开陆飞身上的衣服。

    陆飞胸前一共有三个弹孔,此时同时向外不断涌出鲜血,其中有一颗甚至极其接近陆飞的心脏位置,但杨小龙估计应该没有洞穿心脏,否则陆飞只怕已经死了。

    “陆飞,你给我坚持住,老子绝对不允许你死!”

    杨小龙大声吼着,将自己的衣服撕成碎布条,然后将陆飞胸前的伤口简单的包扎住。

    陆飞似乎听到了杨小龙的声音,缓缓睁开了眼睛。

    “龙……龙哥……快……快走……”

    陆飞抓住杨小龙的胳膊以极其微弱的声音提醒着杨小龙,哪怕自己已经奄奄一息,但是他惦记的仍然还是杨小龙!

    这份兄弟之情,哪怕是再无情之人也为之动容!

    “陆飞,你给老子坚持住,老子现在送你去医院!”

    杨小龙大吼一声,也不管马胜是死是活,抱起陆飞便上了其中一辆车上。

    现在陆飞的命才是最重要的,至于马胜,他即便活着,杨小龙也随时都可以取他性命。

    “车钥匙在哪,车钥匙在哪!”

    杨小龙跳下车,嘶吼道。

    一名马胜的手下颤颤巍巍拿出来一把车钥匙,杨小龙一把夺过车钥匙,然后跳上车,发动汽车,向着岐山县驶去。

    “陆飞,你一定要给老子坚持住,你听见没有,马上就要到医院了,你一定要给老子坚持住!”

    杨小龙一边开车一边在陆飞耳边大声咆哮着,现在陆飞的情况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咽下最后一口气,他必须用声音稳定住陆飞的意志,让他坚持下去。

    “龙哥……我……我恐怕……不……不行了,龙哥,我最……最后求你一件事……”

    陆飞使出全身的力量,睁开眼睛,小声的说道。

    “求你大爷,有什么事自己去办,老子才不管!”

    杨小龙大骂一声,决然的说道。

    他知道陆飞这是在托付后事了,但他绝对不能答应陆飞,不是他无情,而是他担心答应陆飞两兄弟会天人永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