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七章 会演戏的马金彪
    “三爷,明明是你打电话让我带小龙过来的,现在反而问我为什么带他,你不觉得这话问的很可笑吗?”

    黄维龙猛然站起身子,言语之间也多处一股冷意。

    “胡说八道!我打电话请你来的时候林帮主就在我旁边,他可以证明我到底有没有让你邀请杨小龙过来。更何况我儿差点死在杨小龙的手里,我怎么可能邀请一个跟我儿子有仇怨的人来参加我的聚会!阿龙,你想抵赖,也不用找这么拙劣的借口吧?”

    马金彪拍案而起,身上怒火升腾,似乎动了真怒。

    “这件事我可以为三爷证明,当时我确实在场。马胜也确实是被杨小龙打的差一点丢了命,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修养。原本我就怀疑杨小龙背后有人支持,否则怎敢如此猖狂,现在看来,这背后之人应该就是黄兄吧?”

    “黄兄明知道马胜现在重伤,还带着杨小龙来参加三爷的聚会,不知道黄兄是想来炫耀,还是想趁机羞辱三爷?”

    林钧泽缓缓起身,直接给黄维龙扣上了两顶大帽子。

    林钧泽五官端正,没有出彩的地方,但也不至于沦为路人甲,身形略显消瘦,沉默的时候给人一股低调但是生人勿进的感觉,但是此时气势逼人,好像一条准备发动攻势的毒蛇,一双三角眼不时闪烁着慑人的寒光,似乎随时都会扑上来给人致命一击!

    这是个狠角色!

    杨小龙心中顷刻间给林钧泽下了定义。

    林钧泽就好像那种最为狡猾阴毒的毒蛇,平时隐藏极深,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但是一旦发动攻势,便会将猎物一举置于死地,不会给对方任何挣扎的机会。

    他跟黑虎帮冲突不少,更何况他还是名义上杀了许恒海的凶手,而林钧泽作为黑虎帮的帮主,即使为了黑虎帮的颜面也应该对他展开报复才对,但是却迟迟未见动手。

    以前杨小龙还觉得林钧泽是为了对付龙虎会顾不上自己,但现在看来,他分明就是等待今天给予自己致命一击!

    从接到阿丽短信的那一刻起,杨小龙就明白,今天想要全身而退恐怕难了。

    “阿龙,说吧,你带杨小龙来这到底是何居心,难道真的是为了羞辱我马某人不成?”

    马金彪咄咄逼人的质问道,大有黄维龙不解释清楚绝不善罢甘休的意味。

    听到马金彪这自欺欺人的话,黄维龙突然笑了。

    从马金彪给自己打电话邀请他赴宴,黄维龙就在思考马金彪到底再耍什么阴谋诡计,现在总算明白了,原来是想以杨小龙为借口向自己发难!

    但马金彪以为这样就能对付的了他黄维龙,那就实在太小看他了!

    “三爷,公道自在人心,今天是不是你设局让我带小龙过来在场诸位大佬应该心里清楚的很,我也懒得再做辩解。你想怎么对付我黄维龙尽管直说,没必要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污蔑我!”

    &nbs

    p; 黄维龙满是轻蔑的驳斥道,气势不弱分毫。

    今天在场的都是整个宁北的地下枭雄,能坐到这个位置,没有哪个是无脑蠢货,略一思量,就大概明白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毕竟马帮联合黑虎帮对付龙虎会的消息早就在不是什么秘密,马金彪想趁机对付黄维龙也在情理之中,只是用这样的手段,实在让人有些不齿。

    奈何马帮势大,再联合黑虎帮,更是足以碾压在场任何一家势力,这个时候可没有人敢站出来替黄维龙说一句公道话。

    感觉到周围人看自己的目光发生了变化,马金彪心中也是微微一凛。

    黄维龙想要挑起其他帮派对自己的敌意,这倒是一步好棋,但是可惜,马金彪自然不会让黄维龙得偿所愿。

    “阿龙,我知道咱们两个帮派最近有些小摩擦,但那基本上都是因为下面的那西年轻人不懂事,发生的一些小冲突而已,根本算不得什么,毕竟亲兄弟还有差生矛盾的时候,更何况咱们手底下那些刚刚步入社会不久的毛头小子了。”

    “可是我没想到因为这外面却因此产生了很多风言风语,说什么我想灭掉你们龙虎会,还说咱们两人早已势不两立,而且越传越离谱。”

    “别人不清楚内情,但你我应该都很清楚,这些纯属无稽之谈,都是某些有心人想要挑拨咱们之间的关系,恶意散布的谣言!目的不外乎让咱们两虎相斗,他们好坐收渔利!”

    “我今天把咱们整个宁北的英雄豪杰都邀请来,其实就是为了当着所有人的面澄清咱们之间的所有误会,让那些谣言不攻自破。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把打伤我儿的凶手带了过来,还说什么是我让你带的,你的所作所为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马金彪说到这里,用拳头抵住额头,脸上也流露出恰到好处的沉痛与失望。

    杨小龙心中一阵感叹,这老东西果然是演技派。

    如果不是他刚才收到了阿丽的短信,恐怕还真的会被马金彪这番表演蒙骗,相信这一切都是黄维龙故意为之,目的就是带他来羞辱马金彪一顿。

    杨小龙因为早已识破了马金彪的阴谋,所以能够不被其表演欺骗,可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在听完马金彪的讲述之后,不少人纷纷向黄维龙投去怀疑之色,显然认为这是黄维龙故意为之。

    黄维龙原本还奇怪马金彪为什么要邀请这么多人来此赴宴,这一刻恍然大悟,原来马金彪是为了让这些人当一个虚假的见证,给他扣上一个不仁不义的帽子。

    这样一来,即便马金彪以后对他动手,也不会有任何人同情他,甚至有不少人会因此倒向马金彪,成为马金彪对付他的棋子。

    “唉,本来三爷还准备了一副上号的字画送给你做礼物的,现在看来,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黄兄明显是有更大图谋啊!”

    林钧泽嘴角一翘,阴阳怪气的说道。

    此时的黄维龙是有口莫辩,直接陷入极其被动的境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