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一章 马金彪被杀
    “林钧泽,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哪有你插手的份,你敢开枪,我先杀了你!”

    在林钧泽之后,黄维龙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同时拔枪,对准了林钧泽。

    “黄维龙,你找死!”

    看到黄维龙拿枪瞄准自己,林钧泽脸上骤然浮现出浓浓的凶戾神色。

    “哼,你以为老子怕你不成!”

    林钧泽冷笑一声,同样爆发出恢弘气势。

    在林钧泽身后,晋虎,柴风寻两人持枪而立,火拼一触即发!

    原本准备看好戏的那些人瞬间乱作一团,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一地步。

    为了避免殃及池鱼,纷纷后退。

    此时可不是平时的小打小闹,一个不好就是命丧黄泉的下场。

    “汪霖!”

    眼见事情即将失控,马金彪大喝一声,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一名又一名持枪的马帮成员瞬间将整个大厅团团包围。

    “都把枪给我放下,要不然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一名戴着金丝边眼镜,其貌不扬的男子从这些人身后走出,面容冷酷无情的喝道。

    此人便是马帮二号人物,马帮军师汪霖!

    看到汪霖带人出现,马金彪脸上不禁浮现一丝得意。

    “杨小龙,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放开我,然后跪地求饶,否则不仅你要死,你的家人都要为你的行为陪葬!”

    马金彪脸上带着高傲,似乎认定杨小龙会屈服一样。

    “跪你妈的头!”

    杨小龙大骂一声,反手就用手枪砸向马金彪的脑袋。

    刹那间,马金彪被杨小龙砸的头破血流。

    马金彪现在可是自己的俘虏,一个小俘虏也敢在自己面前如此猖狂,真是岂有此理!

    更何况他最恨别人拿自己的家人威胁自己,马金彪这么做,等于触动了杨小龙的逆鳞,如果不是需要用马金彪当人质,杨小龙只怕会直接杀了马金彪。

    “杨小龙,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马金彪怒声咆哮着,心中恨意滔天,眼眸之中蕴含着几乎化为实质的怒焰!

    他纵横宁北几十年,即便是在整个冀北地区都有着不小的名气,可是今天却被杨小龙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如此羞辱,这绝对是奇耻大辱,只有用最残忍的手段杀死杨小龙才能消除他心头只恨!

    “你他妈的是不是蠢啊,不知道自己的狗命在小爷手里啊!”

    杨小龙满是讥讽,对着马金彪又是一脚。

    看到周围蠢蠢欲动的马帮成员,杨小龙眼中寒光一闪,目光如刀锋般锐利。

    “都他妈不要乱动,要不然老子一枪打死这个老东西!”

    此时的杨小龙就是拼命三郎,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大不了跟马金彪同归于尽,反正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马帮成员投鼠忌器,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开枪,只能跟杨小龙对峙起来。

    “三爷,今天这事小龙做的冲动了,我代替他向你道歉,还请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他这一次,我现在就带小龙离开。”

    黄维龙突然开口求和道。

    其实黄维龙很想趁机干掉马金彪,但是他知道,马金彪一死,他们绝对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所以只能暂且放弃这个打算,等他们离开之后再徐徐图谋。

    “阿龙,你觉得我马金彪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吗?今天这个小畜生如此羞辱我,我如果不找回面子,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

    马金彪冷冷的回道,直接拒绝了黄维龙的和解提议。

    “三爷,那您想怎么做?”

    黄维龙皱眉问道。

    “怎么样?我要这小子死!只要你帮我杀了这个小子,从今以后你就是新的马帮之主!”

    马金彪突然喝道。

    马帮之主,这诱惑不可谓不大,但黄维龙很清楚,这不过就是一张空头支票,根本就没有兑现的可能。

    黄维龙摇了摇头,然后满是遗憾的说道:“三爷,马帮帮主的位置我不敢觊觎,我只求能过个安安稳稳的日子就行。只要三爷您今天高抬贵手,来日阿龙必将厚报。”

    “阿龙,看来你今天是铁了心要包庇杨小龙了?”

    听到黄维龙拒绝自己,马金彪脸色也变得阴冷起来、。

    “我不是包庇小龙,我只是在兑现我的诺言而已,我说过会带小龙离开这里,自然不能食言,希望三爷不要逼我”

    黄维龙淡淡的回道,平淡的语气之中透露着一股志在必得的霸气。

    他没有明说,但谁都听得出来黄维龙的意思——我今天就是要带走杨小龙,谁敢挡我,谁就得死!

    “好,很好!既然如此,你们谁也别想走了!”

    看到黄维龙公开跟自己作对,马金彪只感觉尊严受到了践踏。

    他马金彪还没沦落到任人欺负的地步!

    “所有无关人等都给我滚出去,一分钟之后谁还敢留在这里,谁就得死!”

    马金彪大喝一声,汹涌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听到这话,那些被马金彪邀请来的各个小帮派帮主纷纷带着自己的人撤出紫幽阁。

    此时的马金彪就是失去控制的雄狮,再待下去只怕连命都没了。

    短短一分钟,整个大厅内的人便全部撤了出去,只留下马帮、黑虎帮还有龙虎会三方势力。

    紫幽阁外,见到这些人慌忙撤出,留守的龙虎会成员立即找了个人询问起情况。

    得知黄维龙跟马金彪他们正在对峙,二十名龙虎会精锐顿时想要冲进来,但是却被马帮成员阻拦在外。

    “滚开,挡我者死!”

    李闯怒吼一声,杀意森然的喝道。

    “擅闯紫幽阁者死!”

    马帮成员纷纷拿出枪,对准李闯等人,不让分毫。

    李闯心急如焚,但是因为不知道内部情况,一时间也不敢硬闯。

    再者说黄维龙进入紫幽阁之前曾经叮嘱过他,让他守在外面,以防被断后路。

    可是此时此刻,如果他还守在外面,黄维龙孤立无援,如何能够是马金彪他们的对手?

    但如果他擅闯其中,又担心破坏黄维龙的计划,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带人闯进去。

    紫幽阁大厅。

    马金彪一方可以说占据绝对优势,黄维龙他们却只有可怜的四人,双方力量悬殊,从表面上来看,黄维龙他们可以说没有任何胜算。

    但不管是黄维龙还是杨小龙都镇定自若,没有任何一丝慌乱。

    “阿龙,我本来很看好你的,可是你却如此不识时务,既然如此,你们龙虎会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从今天起,龙虎会将彻底从宁北除名!”

    马金彪冷笑一声,脸上杀意升腾,一点都不像是被俘之人。

    “你什么意思?”

    黄维龙皱眉问道。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说包括你在内,龙虎会的顽固分子都要死!”一旁的林钧泽狞笑,脸上突然流露出得意之色。

    “调虎离山!”

    结合马金彪此前的种种所为,黄维龙顷刻间明白了马金彪这句话的意思。

    马金彪举办这场鸿门宴不仅是想要他的性命,更是想趁着他不再龙虎会的时候端掉他的老巢,这一招不可谓不狠!

    虽然黄维龙已经留下雷兵还有古志飞等龙虎会精锐看家,但看到林钧泽那得意表情,他心中还是生出一丝不妙的预感。

    他必须尽快赶回去主持大局。

    “所有人都给我让开,要不然我立即杀了马金彪!”

    黄维龙走到杨小龙跟前,想要以马金彪为筹码换取离开的机会。

    “别白费心机了,我不开口你们谁也别想走,今天我一定要拔掉你们龙虎会这枚眼中钉!”

    马金彪神色漠然的回道。

    “老东西,你是不是想死了,赶紧让这些人滚开!”

    杨小龙猛然一脚踹向马金彪道。

    “呵呵,有本事你们就杀了我,你们敢吗?”

    马金彪有恃无恐的嘲笑着杨小龙,根本就不怕杨小龙的威胁。

    “马金彪,赶紧让你的人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黄维龙面容冷酷的喝道。

    他很清楚,此时马金彪就是在故意拖时间,时间拖得越久,对于他越不利。

    如果等留守大本营的龙虎会成员都被灭掉,他就算能够活着离开这里也将失去跟马金彪为敌的资格。

    “有本事就动手,我已经活了一大把年纪,早就赚够了。”

    马金彪淡然的回道,似乎根本就不在乎黄维龙的威胁。

    “砰!”

    眼看马金彪竟然如此不识时务,盛怒的黄维龙一枪打在了他的胳膊上。

    “让你的人都给我撤走,否则下一枪就是你的脑袋!”

    黄维龙愤怒咆哮。

    马金彪以为他不敢下杀手,他就给马金彪来点狠得让马金彪看看。

    “黄维龙,你找死!”

    马金彪捂住自己的胳膊,流露出无比痛苦的表情。

    “我数到三,如果这些人还没有撤出这里,我会杀了你,不要怀疑我是在吓唬你。”

    说完这句话之后,黄维龙开始倒计时。

    眼下形势对他们相当不利,他必须尽快撤离,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三,二,一!”

    “等一下!”

    就在黄维龙竟然真的要扣动扳机杀死自己,马金彪终于开口。

    他刚才可以无所畏惧是因为他相信黄维龙不敢开枪杀他,可是此时,黄维龙就好像濒临疯狂的野兽,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黄维龙这种枭雄。

    他虽然已经活了六十多岁,但是年纪越大他反而越怕死,他可不敢赌。

    “都给我让开,让他们走!”

    马金彪大声命令道。

    然而令所有人意外的一幕出现了,周围马帮成员竟然没有一个人移动身子。

    “都他妈聋了,老子让你们滚开!”

    马金彪再次大喝道,真是恨不得对着这些人一人来一脚。

    “三爷,有件事我忘了跟您说了,这里的人其实早就被我收买了,他们只会听从我的命令,我不让他们动,他们没有人敢动。”

    林钧泽突然站了出来,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

    “你说什么?”

    听到林钧泽的话,马金彪脸色骤然大变。

    “我说,这里的都是我的人,您可以安心上路了。不过您放心,我马上就会让黄维龙去地下陪您。”

    林钧泽笑了笑,突然将枪口对准了马金彪。

    “林钧泽,你敢……”

    砰!

    枪声响起,马金彪额头之上陡然多出一个血洞,全场瞬间变得死寂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