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五章 嫁祸林钧泽
    “小心!”

    看出不对劲,其中一名保镖惊呼一声,拔出手枪对准了杨小龙。

    他的反应已经相当快了,但是可惜,他跟杨小龙的距离实在太近了,如此短的距离,杨小龙根本就不会给他开枪的机会。

    刷!

    刀光一闪,锋利的匕首直接把对方手指切断。

    惨叫声尚未发出,匕首已经插进对方的咽喉!

    咕噜。

    鲜血从这名保镖的口中喷了出来,不等对方咽气,杨小龙已经将对方踹飞出去。

    下一秒,杨小龙一个闪身,已经出现在第三名保镖的跟前。

    这名保镖心中骇然,他已经来不及拔枪,只能举起拳头向着杨小龙狠狠砸去。

    杨小龙眼眸深处闪过一道寒光,同样轰出一拳。

    咔嚓!

    骨骼碎裂声响起,这名保镖嘴里也发出一声惨叫。

    “死!”

    杨小龙低喝一声,将冰冷的匕首插入对方的心脏位置。

    杨小龙对人体构造了如指掌,下手的时候相当有分寸,故意让匕首刺偏了一些,这样一来,对方不会立即死亡,最起码能够坚持个几十分钟,如果救治得当,甚至能捡回一条命。

    不过杨小龙只需要此人坚持到把自己想要表达的信息传出去就够了,至于对方最终是死是活,他毫不关心。

    一把推开重伤垂死的保镖,杨小龙走向了从病床上跌下来的马胜身边。

    “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

    马胜满脸惊恐,不断向后退着。

    但病房就这么大,他根本就没有任何闪躲的空间。

    杨小龙一言不发,毫不留情的踩在马胜的大腿上。

    “啊!”

    马胜口中猛然发出一声惨叫,表情痛苦至极。

    “求求你不要杀我,只要你们饶我一命,我可以给你们很多钱。”

    别看马胜平时飞扬跋扈,欺男霸女,但如果没有他爹老子马金彪罩着,他就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怂货,眼看杨小龙他们进来就是一阵屠杀,马胜根本不敢硬气分毫,连忙哀求起来,可是杨小龙却没有任何一丝怜悯。

    杨小龙其实并不喜欢惹是生非,他跟马胜本来无冤无仇,也从没想过与马胜为敌,但马胜却屡次将他置之死地,现如今,也是时候让马胜血债血偿了。

    “胜少爷,我送你上路!”

    冰冷的声音响起,好像死神的丧钟一样让马胜惊骇欲绝。

    “不要杀我,不要杀……噗!”

    马胜苦苦哀求着,并且拼命挣扎起来,但那柄匕首还是刺入他的心脏。

    望着那不断流淌出来的鲜血,马胜眼眸之中只剩下对于死亡的恐惧。

    “胜少爷,安心上路吧,要不然你老子在黄泉路上太寂寞了。”

    杨小龙低声说着,然后将面具摘下了一半。

    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马胜瞬间激动起来。

    “是……”

    马胜刚准备喊出杨小龙的名字,但是他的嘴已经被杨小龙死死捂住,杨小龙手腕一扭,彻底断绝了马胜的一切生机。

    马胜身子剧烈的抽搐了几下,很快便变成了一具尸体。

    “通知林帮主,就说任务完成。”

    杨小龙起身说道,不过他目光却一直看着距离他不过一步之遥的那名躺在地上的保镖。

    “是。”

    晋虎配合的应了一声,拿出手机先拍了照,然后拨打了电话。

    “喂,林帮主,任务已经完成,把尾款打给我们。”

    晋虎拿着手机说道,实际上他这个电话只是拨给黄维龙的。

    “放心吧,钱一分不少你们的。”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随后对方便挂断了电话。

    “撤!”

    杨小龙戴好面具,指挥众人迅速撤退。

    柴风寻也已经成功毁掉诊所的监控录像,与杨小龙他们汇合之后,一行人乘车迅速离去。

    他们行动相当迅速,从到达普华诊所到杀死马胜撤离,总共只用了十分钟不到。

    到了郊区之后,杨小龙他们找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焚毁了这辆偷来的面包车,然后乘坐接应车辆去其他区县饶了一圈,这才返回星云县。

    在杨小龙他们离开诊所没多久,感觉有些心神不宁的医生郑平穿上衣服去马胜的病房看了一眼。

    看到房间内如同修罗地狱般的惨烈景象,郑平整个人都被吓得瘫软在地。

    他惊叫一声,立即冲了出去,连忙拿起手机给方志宇打了电话。

    得知马胜出事,方志宇立即带领一众亲信赶了过来。

    看到地上躺着的几具尸体,还有那已经死亡全身冰冷的马胜,方志宇瞬间暴怒。

    “谁杀的马胜,谁杀的马胜!”

    方志宇掐住郑平的脖子,双眼赤红,犹如失控的野兽。

    他今天下午才来看过马胜,当时还跟马胜商量说明天就来接马胜回去为马金彪办理后事,然后再辅助马胜成为马帮新一任帮主,可是没想到上一次见面竟然会是永别。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郑平惶恐的回复道。

    他只是一名医生,因为知道马胜身边有保镖昼夜保护,所以当晚给马胜换完药之后就回房间睡了,如果不是隐约听到病房这边有尖叫声,他恐怕都不会发现马胜已经被杀。

    “不知道?你居然敢跟我说不知道?”

    听到郑平这个回答,方志宇越发震怒,他死死的掐住郑平,眼瞅着郑平就要窒息而亡。

    “宇哥,这里还有个活口!”

    一名马帮成员突然激动的说道。

    一听这话,方志宇也顾不得惩罚郑平,一把将他丢开,冲到那唯一的活口身边。

    “告诉我,是谁杀了马胜!”

    方志宇冲到那名活口身边嘶吼道。

    那名被杨小龙故意留下一名的保镖眼皮耷拉着,嘴角微微翕动,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给我救活他,救不活他我杀了你!”

    方志宇朝着郑平厉声吼道。

    郑平也没想到屋内竟然还有活口,他连忙跑了过来,蹲下身子给对方做了一个检查。

    “他已经不行了,我最多还能让他多活几分钟。”

    郑平苦着脸道。

    “那还不赶紧动手!”

    方志宇气急败坏的喝道,一脚将郑平踹翻在地。

    郑平屁也不敢放一个,赶紧爬起来去旁边的药房拿来几支强心针。

    给这名保镖注射了一支之后,对方没有任何反应,他接连把剩下的两只强心针全部注射进入对方体内。

    在打了强心针之后,这名将死之人终于恢复了一些生机,但强心针强行吊命只能是昙花一现,根本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动了,他动了!”

    一名马帮成员激动的说道。

    “闭嘴!”方志宇呵斥了一声,然后看向这名保镖,厉声喝道,“告诉我,是谁杀了马胜!”

    “林……林……林钧泽……是林钧……泽……”

    保镖声音微弱,不断重复着这一句话。

    当时他虽然已经奄奄一息动弹不得,但是并没有死亡,而且听力也没有受损,再加上杨小龙他们故意让这名保镖听到他们说的话,所以这名保镖也几乎认定是林钧泽派人暗杀的他们。

    “林钧泽?怎么可能是林钧泽?你是不是认错了?”

    方志宇眉头瞬间拧到一起,他实在无法相信昨天晚上还跟自己商讨如何替马金彪报仇的林钧泽会杀死马胜。

    “杀手是……林派来……的,我听……听到他们给林打电话……你要……报……报仇……”

    这名保镖在把真凶告诉方志宇之后,他再也坚持不住,抓住方志宇的手最终滑落下去。

    看着死在自己眼前的保镖,方志宇身上瞬间爆发出滔天杀意。

    “啊!”

    方志宇咆哮一声,一拳击打在地。

    郑平吓得亡魂皆冒,身子不住的颤抖起来。

    方志宇松开已经死亡的保镖,走到了郑平跟前。

    看着方志宇眼眸之中那毫不掩饰的杀机,郑平越发恐惧

    “宇……宇哥,不是我害死的马胜少爷,求求你不要杀我。”

    郑平连忙求饶道。

    “你是马胜的医生,但是却让他在你眼皮子底下被人杀了,你还有什么脸面继续活在这个世上,下去陪他吧!”

    方志宇杀机一闪,一只手掐住郑平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掏出匕首,一刀又一刀的捅进郑平的胸膛。

    不一会儿郑平胸口便一片血肉模糊,在无尽的绝望之中咽下最后一口气。

    “宇哥,现在该怎么办?”

    一名马帮之人脸色沉重的问道。

    “把这里打扫干净,带马胜回家,等我查清楚是谁杀了马胜,我一定会将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方志宇杀意森森的嘶吼道。

    虽然刚才那名保镖临死之前告诉他是林钧泽动的手,但是这里面还存在着很多的疑点,他需要仔细调查一番才是。

    他们现在已经跟龙虎会撕破脸皮,如果再跟林钧泽开战,到时候整个马帮都将万劫不复。

    方志宇不怕死,但是在死之前,他一定要为马金彪还有马胜报仇雪恨!

    在方志宇的指挥之下,马帮成员迅速把诊所内部打扫干净,尸体也被秘密运出焚毁,根本就没有惊动任何无关人。

    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普通人身上,只怕早就报警了,但对于方志宇来说,报警是不存在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报警。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会用江湖上的规矩去解决这件事,让所有参与害死马金彪父子之人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