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九章 老子不怕
    看着屋子里坐在桌子面前优哉游哉品茶的年轻人,杨小龙眼睛顿时睁大。

    “骆文斌!”

    杨小龙惊呼一声,他没想到已经死了好多天的骆文斌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杨小龙生怕自己出现了幻觉,赶忙使劲揉了揉眼睛。

    很快他便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

    “骆文斌,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杨小龙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片刻之后他终于发现了端倪,“不对,你不是骆文斌,你是骆文礼!”

    猛然一眼看去,坐在桌子边上喝茶的几乎就是那个被人五马分尸的骆文斌,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人跟骆文斌还是有着不小的差异的。

    首先此人眼睛没有骆文斌那么大,其次对方眼神深邃还带着一股沧桑,而且看起来更加成熟,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着一股稳重大气,不像骆文斌给人一股飞扬跋扈的感觉。

    听到杨小龙喊出自己的名字,骆文礼眼眸之中顿时闪过一道异色。

    他跟骆文斌虽然不是双胞胎,但是因为同父同母,他们两兄弟长得其实特别像,更何况他今天特意穿上了骆文斌的衣服,梳了跟骆文斌一样的发型。

    别说是一般人了,就算是他们的亲人朋友恐怕一眼都无法将他们区分出来,但是杨小龙却在短短几秒钟内确认出他的身份,这般眼光,倒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你怎么知道我是骆文礼而不是骆文斌?”

    骆文礼站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杨小龙道。

    “先不说长相上的细微差异了,你们两个人的气质就迥然不同。骆文斌那个小子狂得很,如果是他,刚才我跟任县长聊天的时候他恐怕就出去装逼了,怎么可能还有心情在这里喝茶?”杨小龙不咸不淡的回道。

    刚才那一瞬间他其实还真有一种错觉,那就是骆文斌死而复生了,好在他及时回想起姜晓熙给他的提醒,要不然还真不一定敢这么肯定此人的身份。

    “你见过我?”

    骆文礼眉头一挑问道。

    如果杨小龙同时认识他跟他弟弟两个人,那从气质判断出他们两个人倒不是什么难事。

    但他可以肯定,在此之前他都没有来过宁北,更不可能跟杨小龙见过面,但杨小龙却可以通过这种方法辨别出两个人,那可就有些不一般了。

    “没见过。”

    杨小龙淡淡的回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骆文礼再次问道。

    “无可奉告。”

    杨小龙摊了摊手道。

    他不知道姜晓熙跟这个骆文礼是否认识,但不论如何,他肯定不会出卖姜晓熙。

    骆文礼盯着杨小龙看了足足几十秒,然而杨小龙却是一脸的平静,目光好像浩渺的星空一样悠远宁静,让人猜不透他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没能从杨小龙眼神之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骆文礼眼眸之中也有些失望,不过表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任县长,赵村长,你们先出去吧,我想跟杨小龙单独谈谈。”

    骆文礼看了一眼旁边的任志强还有赵国富道。

    “好的,骆少您慢慢谈,有什么需要尽快叫我。”

    在面对杨小龙的时候,任志强态度恶劣,但是在面对骆文礼的时候,任志强明显带着一丝恭敬,杨小龙瞬间明白了任志强为什么一开始就对自己了冷嘲热讽的原因。

    任志强冷冷的看了杨小龙一眼,转身离开房间。

    眼看任志强都走了,赵国富自然不敢久留。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给杨小龙使了好几个眼色,那意思分明就是在告诉杨小龙好好说话,千万不要再把这个骆文礼给得罪了。

    赵国富不认识骆文礼,但是从县长亲自带骆文礼来他们小王庄便不难看出,这个骆文礼身份绝对非同一般,杨小龙得罪了任志强已经够让他头疼的,要是在把这么一个背景深厚的大少再给得罪了,那他恐怕就真的要考虑跟杨小龙划清界限了。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村长,可没有杨小龙那么大的胆子,去得罪那么多大人物。

    杨小龙对于赵国富的眼神视若无睹,自顾自的坐了下来,看到桌子上还有干净的杯子,他毫不客气的拿了一个,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呸,这么难喝的茶是人喝的吗,估计猪都不喝!”

    杨小龙喝了一口,直接把嘴里的茶水吐了出去,一脸嫌弃的评价起来。

    多亏此时赵国富不再,要是让他听到杨小龙这话,他绝对一巴掌把杨小龙一把拍死!

    这可是他珍藏的上等西湖龙井,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喝,这次是见到县长来了才赶紧拿出来沏了一壶茶,但是却被杨小龙这样形容,真是混账至极。

    “小子,管好你的嘴巴,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就在这时,骆文礼身边站着的一名墨镜男突然开口冷冷的警告起杨小龙。

    骆文礼身后一共站着两名墨镜男,两人虽然都穿着西装,但是依然无法掩饰那健硕的肌肉以及壮硕的身材,而且这两人气息浑厚,吐息悠长,一看就是练家子。

    “嘴巴长在老子脸上,老子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算哪根葱也跟管老子?”

    杨小龙轻蔑的瞥了这名墨镜男一眼,满是不屑的反问道。

    “你找死!”

    听到杨小龙如此狂妄的话,墨镜男瞬间动怒,一扬手就准备对杨小龙动手。

    “杜英,住手!”

    骆文礼突然开口叫住了这名墨镜男。

    “骆少,这小子刚才……”

    “不要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不等墨镜男说完,骆文礼便再次伸手制止了对方。

    他何等聪明,自然听出杨小龙刚才那句话是在含沙射影,估计骂他,但他今天来这的目的不是为了跟杨小龙动手,这件事他就先忍了。

    “杜英,彭华,你们两人也先出去吧。”

    骆文礼再次道。

    “杜少……”

    “我说出去!”

    不等杜英再次开口,骆文礼就已经打断了他,语气之中满是不容违逆的气势。

    “是!”

    杜英点头,立即跟彭华两人离开了房间。

    等两人离开之后,房间内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杨小龙跟骆文礼两人。

    “杨小龙,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找你吗?”

    骆文礼一脸微笑的看着杨小龙问道。

    “不就是为骆文斌报仇嘛,还能干什么?”

    杨小龙不屑的回道。

    昨天姜晓熙才给杨小龙打电话说让他小心点骆文礼,最好呆在老家不要出去,他没出去,这骆文礼今天便主动找上门来,如果不是为了给他弟弟报仇,难不成还是来找自己把酒言欢?

    “你很聪明,我喜欢跟聪明人说话。”

    骆文礼脸上仍然挂着和煦的笑容,如果不知道情况的,恐怕还真会误以为这两人会是很久没见的好朋友。

    “虽然文斌这个小子有点不上进,而且还总是给家里惹事,但他是我唯一的兄弟,从小到大,我什么事都顺着他,我跟他的关系甚至比跟我爸妈的关系很好。”

    “我知道他能够变成一个纨绔,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们这些家人太骄纵他了,本来我都已经想好,谈好这一笔生意之后就把他带到国外,让他去好好锻炼锻炼,可是没想到我们两兄弟上次见面竟然就是永别!”

    “杨小龙,你告诉我,我该如何对付那个害死我弟弟的人!”

    骆文礼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好像刀芒一样射向杨小龙的内心。

    “你想怎么对付他就怎么对付他,管我屁事?”

    杨小龙面色如常,就好像在听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小故事一样。

    “文斌可是我的亲兄弟,是我最爱的家人,你根本就无法体会到当我见到他的尸体的时候是怎么样一种心情,看到他身上那些伤痕,我当时就在暗暗发誓,我一定会找到凶手,让凶手生不如死,跪在我弟弟的灵位面前向他忏悔,乞求他的原谅!”

    说到这里的时候,刚刚还温文尔雅的骆文礼瞬间变得暴虐凶戾起来,那一双眸子赤红如血,好像嗜血的野兽一般,随时都会扑上来把杨小龙撕成粉碎。

    “行了,想怎么对付我尽管出手就是,别说那么多废话,我又不是被吓大的。”

    杨小龙一脸不耐的说道。

    骆文礼说这么多,还不是认为他是凶手,既然如此,那动手就是,杨小龙也懒得说那么多废话。

    “杨小龙,你为什么要害死文斌,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杀了他,你告诉我!!”

    骆文礼怒声吼道,如同洪荒野兽般的可怕气息瞬间将杨小龙当头笼罩。

    “骆文礼,你给老子听好了,老子没有杀骆文斌,真凶是神威集团的少爷楚灿!不过你如果非得认为是老子动手的手,尽管动手就是,老子可不怕你。但话老子跟你说清楚了,在你动手之前,你要想清楚得罪老子的后果!”

    杨小龙冷笑一声,身上同样爆发出一股聛睨一切的恐怖气势。

    他说出真相不是因为他怕骆文礼报复,而是他不想被别人利用,白白替楚灿背黑锅。

    眼下话已经说清楚了,如果骆文礼还把他当成凶手报复他,他奉陪到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