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章 付出代价
    “你说凶手不是你?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狡辩之词不成!”

    骆文礼面目可怖的瞪着杨小龙咆哮道。

    “骆文斌被杀的时候有人亲眼看到凶手就是楚灿,只是可惜这个人被楚灿灭口了。你要是相信我,你就去找楚灿报仇,你要是不相信的话,那我也无所谓,反正老子又不怕你。”杨小龙气势不弱分毫的说道。

    他看得出来,这个骆文礼绝对比骆文斌甚至比骆文斌老子骆秉燊都要更加聪明,他只需要把真相说出来就好,其他的,骆文礼自然会自己查。

    当然了,如果骆文礼不相信他的话,他也无所谓。

    反正他的态度已经摆出来了,大不了咱们就拼个鱼死网破。

    骆文礼锋锐的目光死死的注视着杨小龙,不过杨小龙依然波澜不惊,那双眼神好像千年寒潭水一样平静的可怕。

    “你说文斌不是被你杀的,好,那我再问你,在文斌死的前一天,是不是你把他打成了重伤?”骆文礼再次喝问道。

    “是我,但那时他动手在先,我只是被动还击而已,你可以去警察局调查,警察局有证据可以证明我的清白。”

    杨小龙淡淡的回道。

    他当时为了证明自己无罪,故意弄了一个微型摄像头带在身上,并将事情发生的经过全部录制下来,里面清楚的记录下他们动手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

    真是因为这些录像,杨小龙才成功摆脱了动手打人的罪名。

    当然了,杨小龙确实动过杀死骆文斌,一劳永逸的念头,真是可惜他还没有动手骆文斌就先死了。

    “如果不是因为你,文斌就不会重伤住院,如果不是因为你,文斌自然不可能在在深夜离开医院,所以文斌的死你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你必须为文斌的死付出代价!”骆文斌语气强硬的说道。

    刚才他问杨小龙的那些话他在来之前都调查过,他也知道杨小龙跟骆文斌两人爆发矛盾冲突的原因便是为了争夺沈傲雪,但不管凶手是不是杨小龙,他弟弟骆文斌的死都跟杨小龙有脱不开的关系,所以他必然会让杨小龙付出代价!

    “骆文礼,在不讲理这上面,你跟你弟弟绝对不相上下,你们果然不愧是亲兄弟。”

    杨小龙冷笑一声,冷冷的讥讽道。

    他本来跟骆文斌之间无冤无仇,但是骆文斌却非得把他当成情敌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他的麻烦,当时他动手也是因为骆文斌欺人太甚,想要他的命,如果当时杨小龙不动手反抗,只怕早就被骆文斌弄死了。

    可是现在骆文礼竟然说骆文斌的死跟他有脱不开的关系,还让他付出代价,这话真是强词夺理。

    这就好比一个人喝酒开车出车祸撞死了,但是其家人却埋怨交警没有及时把醉驾的人抓起来一样的道理,说出来杨小龙都觉得可笑。

    “杨小龙,我会查出到底是谁杀了我的弟弟,但不论结果如何,你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骆文礼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离开了房间。

    “老子奉陪到底!”

    杨小龙走出房间朝着骆文礼的背影喊道。

    他本来还以为这个骆文礼会懂得礼,可是没想到跟他弟弟骆文斌没什么太大区别。

    他现在也不会再寄希望于对方会手下留情了,如果骆文礼真的要对他不利,杨小龙也绝对会让骆文礼知道得罪自己的后果。

    如果有必要,杨小龙甚至会让小金出手解决骆文礼这个麻烦。

    小金可是毒蛇,到时候就算真的咬死了骆文礼恐怕也不会有人查得出真相。

    跟骆文斌废了半天口舌,杨小龙也有些渴了,返回屋子倒了一杯茶咕咚咕咚大口喝了起来。

    “嗯,这茶味道还真不错。”

    刚才杨小龙只是为了恶心骆文礼才说那样的话,现在用心品味,立刻尝出了这茶叶的不同之处。

    不一会儿,外面便传来一阵发动机声,杨小龙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是骆文礼那些家伙走了。

    又倒了一杯水,杨小龙还没开始喝,便见赵国富从外面气冲冲的跑了进来。

    “杨小龙啊杨小龙,你闯大祸了!”

    赵国富指着杨小龙,一脸愤怒的说道。

    “叔,我没得罪您吧?你冲我发这么大的火干嘛?”

    杨小龙一脸无辜的看着赵国富道。

    “你是没得罪我,可是你把县长还有那个年轻人给得罪死了!你啊你,就不知道收敛一点吗?”赵国富恨恨的说道。

    他还想着找任志强要点扶贫款呢,可是现在好了,别说扶贫款了,估计他这村长也当到头了。

    他算是因为杨小龙遭了无妄之灾。

    “叔,你刚才也看到了,明明是县长他先嘲讽我的,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人而已,我又没做错什么?”杨小龙淡定自若的回道。

    “你没错,都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我他娘的就不该当这个狗屁村长!”

    赵国富气得几欲抓狂,可是面对杨小龙这么一个从小就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他真的是已经束手无策

    “叔,您别生气了,都是我的错,是我考虑不周。来,您先喝杯茶消消气。”

    杨小龙赶紧搬过一把椅子让赵国富坐下,然后又给赵国富倒了一杯茶,端了过去。

    “拿走,我不喝!”

    赵国富正在气头上,根本就不愿意搭理杨小龙。

    “叔,您先把茶喝了,容我把事情跟您说清楚,我敢保证您绝对不会再说是我做错了。”杨小龙一脸严肃的看着赵国富道。

    “你什么意思?”

    赵国富有些不解的抬头看着杨小龙问道。

    “您先把茶喝了,我这就解释给您听。”

    杨小龙再次把茶水递到赵国富面前。

    如果赵国富不是赵梦蝶的老爹,杨小龙早就甩手走人了,哪会这么客气的跟他解释。

    听出杨小龙话里有话,早已口干舌燥的赵国富也不再拒绝,接过杨小龙递来的茶水一饮而尽。

    杨小龙又给赵国富倒了一杯茶,然后将自己如何跟骆文斌结怨,自己又是如何被诬陷成杀人凶手的事情跟赵国富讲了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