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九章 杀猪儆人
    “你让我赔偿你们的损失?呵呵,真是笑话!我没有让你们龙腾公司赔偿破坏青龙山的费用就已经仁至义尽了,你还想跟我要赔偿,真是异想天开!”

    任洪国冷笑一声,完全没有任何一丝商量的余地。

    “任村长,你不赔偿我们的损失就想清除掉我们投资一千多万才种植上去的草药,您绝对这有可能吗?”

    梁雪薇同样一脸的寒意的争锋相对。

    这个时候杨小龙不再,她就是龙腾公司的主心骨,所以只要涉及到公司的利益,她都会寸步不让!

    听到梁雪薇这话,任洪国脸上逐渐浮现一丝丝寒意。

    “梁总,你觉得你能够阻止的我吗?只要我一声令下,刚才投过票的七百多为村民肯定都会跟我一起上山清理掉你们种植的那些草药,你觉得就你们公司那几个人能够阻挡的了我们七百多人?”

    任洪国满是不屑的问道。

    经过几轮精心策划之后,他已经成功赢得小王庄绝大部分村民的支持,现在就算是杨小龙在这他都不怕,更不要说一个梁雪薇了。

    如果梁雪薇敢拦他,他不介意来一次辣手摧花!

    “我确实拦不下你们这些人,但是有人能拦下你们。黄帮主,该你们出场了。”

    梁雪薇朝着远处大喊一声,随后便见一阵发动机轰鸣声响起,几辆汽车迅速从前面的街角处冲了过来,最后在距离村委会广场不远的路边停了下来。

    哗啦!

    车门打开,一名名统一穿着黑色衣服的龙虎会成员从车内冲出,在黄维龙的带领之下排成了好几排。

    整齐划一的动作,不苟言笑的面容,气势汹汹的气场。

    龙虎会的这些人好像训练有素的军队一样让人胆战心惊。

    看到这些人出现,那些距离路边稍近的村民纷纷后退,生怕被对方围殴。、

    “梁小姐,我们听候您的指挥!”

    黄维龙带头说道,在他之后,几十号龙虎会的精锐齐声暴喝,声音如同炸雷一般震耳欲聋,不少胆子小的村民甚至都躲到了村委会内部。

    “轰隆隆婆……”

    又是一阵发动机声传来,随后便见一辆锈迹斑斑的厢式货车开了过来。

    只要是小王庄的村民对于这一辆货车都绝对不会陌生,因为这一辆车乃是杨二楞家独有的,杨二楞的老爹杨发财以前经常开车去各个村子收购牲畜回来进行屠宰。

    “咔!”

    车门打开,杨二楞还有他老爹杨发财从车上跳了下来。

    杨二楞快步走到车尾,将车门打开之后,从里面拽出来一头被绳子绑住的大肥猪。

    “唧唧!”

    大肥猪从车上下来之后不断乱窜,似乎想挣脱杨二楞的束缚,饶是杨二楞力气不小,这个时候也有些控制不住这一头大肥猪。

    “爹,你赶紧过来帮忙,我拽不住它了。”

    杨二楞朝着自己的老爹杨发财喊道。

    “你看你那笨样儿,连头猪都拽不住,就这点本事,你还咋子承父业?”

    杨发财翻了翻白眼,从车上拿起一把杀猪刀,快步走到了杨二楞跟前。

    “三哥,你们别站那光看了,过来帮帮忙啊。”

    杨发财抓住身子之后向着不远处的杨老三招了招手。

    杨老三等人不知道杨发财准备干什么,但还是快速走了过去。

    “三哥,你们几个给我按住这畜生,我现在宰了它,今天晚上咱们好好吃一顿!”

    杨发财立即说道。

    听到这话,杨老三等人赶紧按住大肥猪的四肢,任凭它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分毫。

    “金宝,你给我看好了,杀猪的时候必须要快准狠,一刀毙命!要不然的话,猪受罪不说,弄出来的猪肉也不好吃。”

    杨发财指点着杨二楞,随后猛然将手中的杀猪刀对着大肥猪的脖子上捅了下去。

    “唧!”

    大肥猪口中发出一声凄厉惨叫,整个身子迅速挣扎起来。

    它很清楚,此时自己如果不敢进跑的话,必然会沦为人类的盘中餐,可是任凭它使出全身力量,仍然无法挣脱杨老三等人的束缚。

    鲜血好像泉水一样从杨发财捅刀子的地方汩汩流出,将杨发财脸上身上溅的到处都是猪血。

    但是杨发财却好像没有任何感觉,拽着猪耳朵晃动着猪头,不断给大肥猪放着血。

    看到眼前这血腥一幕,不少村民都忍不住干咽了一口吐沫,内心深处深处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行了,这血也放的差不多了,你么去把村委会院子里的那张桌子给我搬出来,我在那上面杀,这样不会把肉弄脏。”

    杨发财看了一眼已经不再动弹的大肥猪说道。

    满手猪血的杨二楞立即起身朝着村委会跑去,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人胆敢出手阻拦。

    杨发财几人将大肥猪放在了放桌子上,随后开始这一头大肥猪。

    “我跟你们说,这人有时候就跟着猪一样蠢,吃的时候从来不计后果,贪得很,结果到最后把自己养膘了,那就得被人宰了吃了。”

    杨发财一边杀猪一边嘴里不断念叨着一些看似不相关的话,但是很多人都听出来来了,杨发财这些话分明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故意说给他们听的。

    杨发财可是杀了二十年多猪的老屠夫了,手上功夫娴熟的跟,仿佛庖丁解牛一般,不一会儿一头大肥猪就被他直接成了一块块肉块。

    刺鼻的鲜血弥漫在空气中,有些受不了这个场景的人纷纷将目光转向别处。

    “杨发财,你想干什么!”

    任洪国怒不可遏的走过来喝问道。

    “干什么?你是眼瞎还是眼瘸?没看到我在杀猪呢?”

    杨发财毫不客气的回怼道。

    “你杀猪不会在你自己家里杀,为什么要拿到这里杀,你不知道这里是村委会吗!”

    任洪国脸色阴沉,身上更是带着极其浓重的寒意。

    如果不是看到杨发财手里拿着刀不好惹,他说不定就冲上去给杨发财一巴掌了。

    “我当然知道了,我就是故意在这杀的,你能怎么着我?难道你还想弄个投票把我赶出小王庄不成?”

    杨发财笑了笑,淡然自若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