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章
    “老黄啊,你说你,跟我斗了十年了,怎么就没点长进呢?真以为叫人家一声兄弟,别人就会替你卖命?你也太天真了吧?”

    林钧泽站在不远处,一脸讥讽的嘲笑道。

    整个宁北,唯一能够对他产生威胁的便是马金彪还有黄维龙。

    不过在他的算计之下,马金彪直接成了他的棋子,临死都没有想到会死在自己手中。

    要知道上一次的计划他筹备了三年,几乎堪称天衣无缝,奈何人算不如天算,最后还是让黄维龙跑了。

    不过即便如此,林钧泽也没有任何丧气,在他看来,黄维龙这个只知道讲兄弟情的莽夫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而今天,他再次运用自己强大的大脑算计了黄维龙,成功把黄维龙变成了自己的阶下囚。

    看着黄维龙那狼狈愤怒的样子,林钧泽别提有多开心了,而且内心的成就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宁北三大帮派之中两个帮派的帮助都被自己以同样的手段玩死,这要是传出去,他林钧泽只怕会成为整个冀北的传奇。

    “齐明,为什么要背叛我!”

    黄维龙没有搭理林钧泽,而是再次质问起齐明。

    哪怕亲眼所见,但他还是无法相信,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竟然会拿枪顶住他的脑袋。

    齐明一脸难看的表情,嘴唇张了张,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老黄,这事儿还是我来讲吧,我讲的清楚。”

    林钧泽一脸春风得意,完全就是一副人生赢家的样子。

    “故事是这样的,曾经有一个姓黄的家伙派了两个小子去监视我,不过可惜这两个小子太笨了被我活捉了,于是我就给他们两个人了一把枪,让他们自相残杀,谁如果杀死对方,谁就可以活下来。”

    “那个姓常的小子倒是硬气的很,宁死不屈,但是那个姓齐的小子就不行了,整个一怂包,为了苟且偷生,竟然杀了自己的兄弟,你说说这种人是不是特别的可耻可恨?”

    “再后来,为了对付姓黄的那个家伙,我索性将计就计,让这个姓齐的小子充当间谍,帮我传达一切我想传达的消息给姓黄的家伙。”

    “这个姓齐的小子其实挺听话的,不过他就是不愿意帮我活捉姓黄的,没办法,我只能拿钱砸他,砸出五百万之后,这个姓齐的小子心动了,然后就成了我的一条狗,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怎么样,这个故事还精彩吗?”

    林钧泽说完这些之后,一脸笑意的看向了黄维龙。

    得知林钧泽收买齐明的经过之后,黄维龙心中顿时生出一股刀割般的心痛。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他将齐明当成自己的生死兄弟,可是齐明为了苟且偷生,为了金钱,却背叛了这份兄弟情,抛弃了他的信任,这种行为,让他心寒,更让他心碎!

    他从来没有想过,堪比磐石般牢不可破的兄弟情竟然也会被变得如此脆弱,如此的不堪一击!

    这一刻,黄维龙第一次对兄弟情谊有了动摇。

    “林钧泽,难道周洪金炸毁你的别墅也是假的不成?还有外面那些血,也全都是假的?”

    黄维龙冷眼看着林钧泽问道。

    他这次中计,除了因为他本身自大的原因之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林钧泽做的这一切太真实了,以至于瞒天过海,连他都被蒙蔽。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全都是假的。

    “不不不,那个是真的,不过不是周洪金炸的,是我自己炸的。至于外面那些血,也都是真血,但是是我从血库专门买的血浆,怎么样,我布置场景的能力还可以吧?我觉得我如果不混黑道,去当个布景师绝对非常有前途。”

    林钧泽连连摆手澄清道。

    看着黄维龙脸上涌起的浓浓疑惑,林钧泽顿时变得无比开心。

    “嘿嘿,你是不是想不明白为啥我要炸掉自己的别墅?我现在告诉你,因为我要吸引你上钩啊,如果不来点真的,你这个老黄狗怎么可能上当受骗。”

    “对了,还有个秘密我得告诉你,为了对付你,我把周洪金给收买了,现在你外面的人只怕已经被他屠戮的差不多了,所以你就别想着让他们来救你了,没戏。”

    在林钧泽眼中,黄维龙已经是个死人,而他最喜欢的就是跟死人分享这些秘密,看对方临死之前那种震惊表情。

    “不可能,你杀了马金彪,周洪金怎么可能会被你收买!”

    听到林钧泽这话,黄维龙顿时失声惊呼起来、。

    “老黄啊老黄,你说说,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那么天真?我不是很早之前就跟你说过,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朋友,自然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我跟你说,为了收买周洪金,我可是大出血,给了他六千万,差点没让我破产,所以你可一定得好好补偿补偿我。”

    林钧泽得意忘形的说道,那鼻孔都差一点顶到天上。

    虽说花六千万收买周洪金让他有些心疼,但是跟干掉黄维龙,独霸宁北相比,这些钱完全不算什么。

    得知这一切之后,黄维龙那张脸瞬间铁青一片。

    一切的一切竟然全部都是林钧泽的阴谋,而他却一无所知,反而按照林钧泽的设计乖乖的走进圈套之中,就跟当初的马金彪一样愚蠢。

    不!

    他比马金彪还要更蠢!

    蠢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要知道,他身边可是有着杨小龙这个足智多谋的军师在。

    杨小龙在行动之前就已经洞察先机,劝说他不让他鲁莽行事,可是他却一意孤行,没有听杨小龙的话,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让自己,让一众兄弟陷入绝境!

    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蠢货!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绝对会对杨小龙言听计从,再不像今天这样夜郎自大,独断专行。

    然而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卖后悔药的,木已成舟,他再如何后悔都不可能让时间倒流,改变眼前这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