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七章 咬舌自尽
    佐贺藤一是野田凉介的保镖,他身上纹着一枚黑色太阳纹身。

    而那天晚上暗杀他跟黄维龙让他们的那两名杀手之一便有同样的纹身,虽然另外一人跑了,但是杨小龙有九成把握可以肯定,那跑掉的一名杀手就是佐贺藤一!

    当时杨小龙猜想了好几个人可能会派人暗杀自己,但是唯独没有想到野田凉介。

    他跟野田凉介是有一些恩怨,但还不至于生死相向。

    可是这个家伙竟然直接派杀手去暗杀他,这手段,着实有些歹毒。

    多亏那天晚上杨小龙是跟黄维龙他们一起的,要不然只怕现在已经在地府陪着阎王爷喝酒聊天去了。

    他自问自己没有怎么得罪过野田凉介,但是野田凉介却如此心黑手辣,那就不要怪他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了!

    “杨小龙,你肯定是误会了,我从来就没有派人去暗杀过你。”

    野田凉介再次否认。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杨小龙眼睛一眯,捡起一柄手苦无,对着野田凉介的大腿刺去。

    啊!

    野田凉介口中发出一声惨叫,面容都扭曲起来。

    “别叫的那么惨,这才只是开胃菜而已,后面还有豪华套餐等着你呢。”

    杨小龙狞笑一声,拔出苦无,再次向着野田凉介的腿上刺去。

    “杨小龙,我跟你拼了!”

    野田凉介自知不敌杨小龙,但他已经无法再继续忍受杨小龙的折磨,咆哮一声,便准备拼死一搏。

    只是他的实力微弱,连程仁天都不如,根本就没有跟杨小龙拼命的资格。

    杨小龙一脚将野田凉介踹翻之后,抡起椅子腿,狠狠的砸向野田凉介的膝盖。

    这一下直接把野田凉介的膝盖骨砸成粉碎,就算野田凉介去医院进行治疗,恐怕也会留下终生残疾。

    无法形容的剧痛传来,野田凉介当场昏死过去。

    杨小龙倒是没着急继续折磨野田凉介,掏出烟,点了一支,慢条斯理的抽了起来。

    “小兄弟,这是你要的凉水。”

    孟鹰将水盆放在地上说道。

    虽然他知道杨小龙动手打的是日本人,但是看到杨小龙出手这么狠,他心中不禁生出一丝害怕。

    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血腥的场景。

    “孟老板,等会儿的场景可能会引起你的不适,要不然你先回避一下吧?”杨小龙向着孟鹰说道。

    他还没问出自己想要的东西,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罢手。

    “好,那我先去试衣间等着,你要是有需要的话叫我。”

    孟鹰本来就不想在这里看杨小龙动手,跟杨小龙说了一声之后就立即去了试衣间。

    杨小龙端起水盆,在佐贺藤一脑袋上浇了些冷水,佐贺藤一一个机灵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

    看到杨小龙,佐贺藤一近乎本能的要动手,只是杨小龙根本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一脚踹过去,将佐贺藤一踹翻再次,然后一脚踩在他的胸膛之上。

    “上次暗杀我的人是你吧?”

    杨小龙居高临下的看着佐贺藤一问道。

    佐贺藤一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杨小龙什么也没有听懂。

    “说华夏语!”

    杨小龙冷喝道。

    佐贺藤一仍然是叽里呱啦的一通叫唤,这对于紧紧只懂‘呀买碟’,‘可莫奇’等等屈指可数日语词汇的杨小龙来说不亚于在听天书。

    “妈的,这孙子不会真的不会说华夏语吧?”

    看到佐贺藤一的样子,杨小龙心中暗暗猜测对方应该是不会说华夏语,要不然没有必要这个时候还在用日语跟杨小龙交流。

    杨小龙本来想暂时放过佐贺藤一,先审问野田凉介的,但是他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出来一个好办法。

    杨小龙赶紧拿出手机,从网上下载了一个翻译软件。

    “说,你是不是暗杀过我?”

    杨小龙对着翻译软件说出这句话,然后按了一下翻译,里面立即传出一阵日语。

    听到这日语之后,佐贺藤一脸上闪过一丝阴狠,对着翻译软件说了一句话。

    杨小龙按了一下翻译,软件里面立即响起语音。

    “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什么都不会说的。”

    杨小龙对佐贺藤一的回答倒是没有过多意外,这货毕竟是忍者,能忍常人所不能忍,你要是不好好的招待招待他,他怎么可能跟你说实话。

    “你不说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

    杨小龙冷笑一声,猛然抬脚,对着佐贺藤一的腿关节处踏去。

    佐贺藤一想要躲闪,可是他的反应速度远远低于杨小龙,还没来得及躲闪,杨小龙的脚就已经踏在他的关节上。

    佐贺藤一不愧是日本忍者,被杨小龙踩断了一条腿竟然死死的咬紧牙关,没有发出任何任何惨叫,比野田凉介可有骨气多了。

    这人如果是自己的朋友,杨小龙自然会心生钦佩,但是可惜对方是自己的敌人,杨小龙不仅不会佩服他的忍耐力,只会用更加残忍的手段折磨他。

    不等佐贺藤一做出任何抵抗,杨小龙已经打断了佐贺藤一另外一条腿。

    佐贺藤一死死的咬住牙齿,额头之上青筋暴起,满脸痛苦神色,但就是没有惨叫,也没有求饶。

    “哼,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杨小龙目光冷漠,对于佐贺藤一没有任何的怜悯。

    也许外人会觉得杨小龙手段残忍狠辣,但是在杨小龙看来自己做的一切都没有错。

    如果佐贺藤一不去暗杀自己,如果佐贺藤一不跟野田凉介为伍对付他,这一切的一切根本就不存在。

    所以,佐贺藤一被虐待,一切只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

    杨小龙一脚踩在佐贺藤一的断掉的关节之上,脚掌不断来回拧动着。

    佐贺藤一口中不断发出一声声闷哼,豆大的汗珠不停的落下,脸上肌肉抽搐着,看得出来他的忍耐已经濒临极限。

    眼看这一招都没用,杨小龙忍着呕吐之感,脱掉佐贺藤一的鞋还有臭袜子。

    “卧槽,你这是多久没洗脚了,熏死你老子了!”

    闻着拿冲天而起的脚臭气,杨小龙差点没窒息而亡。

    好在刚才佐贺藤一没有用自己的臭脚对付杨小龙,要不然杨小龙觉得自己坚持不了三分钟就会败亡。

    从野田凉介身上撕下来一块衣服布料,杨小龙在水里面是浸湿,做成了一个简易的防毒面具。

    将这湿布放在自己口鼻前面,恶臭的空气总算变得清新起来。

    杨小龙一只手捂着嘴,另外一只手握着椅子腿走到了佐贺藤一的脚边。

    佐贺藤一突然怪叫起来。

    杨小龙按了一下翻译,便听到佐贺藤一的话:“杨小龙,我们佐贺家族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嘿嘿,不管你们那个什么狗屁佐贺家族能不能把我碎尸万段,但是你肯定是看不到了。”

    杨小龙邪笑一声,对着佐贺藤一的脚趾头狠狠的砸了下去。

    piaji!

    佐贺藤一的小母脚趾直接被杨小龙砸断,瞬间鲜血淋漓,森白的骨头从皮肉之中露了出来,看起来是那么的血腥残忍。

    都说十指连心,这十指不仅仅指十根手指头,同样包括十根脚趾头。

    平时普通人脚趾头扎一根刺都会疼的哇哇叫,佐贺藤一虽然是训练有素的忍者,能忍常人所不能忍,但是此时此刻,还是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杨小龙眼神冰冷,对于这一切熟视无睹。

    对待朋友,他可以两肋插刀,但是对待敌人,他却会不择手段!

    他的这些手段确实有些残忍,但这一切跟他本身没有太大关系,谁让佐贺藤一自己要选择成为杨小龙的敌人,如果他当了杨小龙的朋友,那杨小龙绝对不会如此对待他。

    “说,是不是野田凉介派你去暗杀我的?”

    杨小龙寒声逼问道,并用翻译软件把这话翻译给了佐贺藤一。

    看到佐贺藤一无视自己的提问,杨小龙毫不犹豫,再次挥手,砸断佐贺藤一的两个脚趾头。

    佐贺藤一的脚趾已经血肉模糊,两根脚趾头只剩下一些皮肉还跟脚掌连着,地面上到处溅的都是鲜血。

    佐贺藤一疼的死去活来,想昏迷也昏迷不了。

    杨小龙倒是没想到佐贺藤一竟然如此硬气,都已经被自己打断了两条腿,砸断了三个脚指头都什么也没有说。

    如果这人不是自己的敌人,杨小龙绝对会说一声佩服。

    “哇!”

    就在杨小龙思索着再找什么其他的手段折磨佐贺藤一的时候,佐贺藤一口中突然流出大量的鲜血。

    见状,杨小龙心中陡然一惊。

    他倒是没想到佐贺藤一竟然选择咬舌自尽!

    虽然杨小龙已经给佐贺藤一判了死刑,但他绝对不希望佐贺藤一死在这里,否则的话,他也必然会陷入麻烦之中,这可不利于杨小龙接下来的行动。

    杨小龙迅速冲到佐贺藤一的身边,使出全身的力量,将他的嘴掰开,然后把那自己用来过滤空气的湿布条塞进了佐贺藤一的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