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八章 宝藏钥匙!
    塞住佐贺藤一的嘴之后,杨小龙立即拿出打火机点燃了一件衣服。

    火燃烧起来之后,他将苦无放在上面炙烤起来,等苦无炙烤烧红之后,杨小龙再次掰开佐贺藤一的嘴,把烧的通红的苦无贴在了他那已经断裂的舌头之上。

    一声声‘滋啦滋啦’的声音传来,不一会儿佐贺藤一的嘴里便传来一阵烤肉的香味。

    佐贺藤一口中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那种钻心之痛让他痛不欲生,他没想到自己没自杀成不说,又被杨小龙以这种惨无人道的方式折磨了一番。

    “呼,终于好了。”

    看到佐贺藤一断裂的舌头已经被烤糊,并止住了流血,杨小龙顿时松了一口气。

    如果是正常急救的话,杨小龙肯定会找止血药先涂抹到佐贺藤一的舌头上,然后再把他送到医院进行伤口缝合,但是佐贺藤一可是他的敌人,他只是不想佐贺藤一立刻死掉而已,至于用什么样的方法,对杨小龙来说根本没有区别。

    佐贺躺椅躺在对上,眼神之中充斥着无法化解的仇恨。

    “别那种眼神看我,我这是在救你,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杨小龙拍了拍手说道。

    他说着到底大实话,如果他不动手的话,佐贺藤一坚持不了多久就该挂了,虽说他这方法有些极端,但是胜在管用,几乎瞬间止血,可比其他一切办法都高效。

    只是佐贺藤一完全没有领情,他满目杀机的看着杨小龙,恨不得将杨小龙生吞活剥。

    但是可惜,他已经被杨小龙打断了一双腿,这一辈子恐怕都没有杀杨小龙的机会了。

    佐贺藤一的舌头已经断了,完全丧失了说话的能力,杨小龙就算再折磨他也没有任何意义。

    端起那一盆冷水,杨小龙直接泼在了野田凉介的身上。

    野田凉介身子一抖,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杨小龙,野田凉介心中瞬间生出一股浓浓的慌乱。

    “野田,往这看,这就是不配合的下场,你如果想体验一下他现在的感受的话,我倒是很乐意效劳。”

    杨小龙嘴角噙着魔鬼般的笑容,拿椅子腿指了指佐贺藤一那已经血肉模糊的脚趾。

    野田凉介向前看了一眼,灵魂深处陡然生出一股恐惧。

    “给你三十秒的时间,告诉我事情真相,要不然……嘿嘿。”

    杨小龙话没有说完,但是看到那残忍的笑容,野田凉介只觉得脊背发寒,骨头发软。

    别说他已经断了一条腿,就算他腿没有断,这个时候也绝对没有力气再逃跑。

    “杨小龙,我真的没有派人去暗杀你,你不要听信谣言啊。”

    野田凉介满脸苦涩的解释着,就好像自己真的被冤枉了一样。

    “还有最后十秒。”

    “我没有暗杀你,我是清白的。”

    “还有五秒。”

    “杨小龙,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啊!”

    三十秒时间一晃而过,但是野田凉介还是没有说实话,杨小龙直接对着野田凉介的脚趾头砸去。

    这一次他没有选择单独的一根脚趾,而是同时砸了野田凉介四根脚趾,

    顷刻间,野田凉介的右脚便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还不说实话是吧?”

    杨小龙问了一句,就准备动手砸第二下。

    如果再来一下,野田凉介这一只脚就要彻底废了。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说,我说!”

    野田凉介可不是什么硬汉,自然经受不起杨小龙这连番折磨,面对杨小龙这废人的折磨,他瞬间崩溃,主动招供起来。

    “真是的,早就奉劝你早点说实话了,你怎么就不听呢?”

    杨小龙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的说道。

    野田凉介承受着无法言说的疼痛,这个时候连咒骂杨小龙的心情都没了。

    他只想尽快摆脱杨小龙,只想离这个恶魔远远的。

    “来,开始说吧。”

    杨小龙说着,拿出手机,打开录音功能放在了野田凉介身边。

    “是我的做的,这些都是我做的,是我派佐贺藤一他们两个人去暗杀你的,我有罪,求求你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只要你饶我这一次,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

    野田凉介主动承认道。

    他已经被杨小龙折磨的精神崩溃,根本不敢再硬气下去。

    现在他除了憎恨杨小龙之外,还痛恨起佐贺藤一。

    在他看来,如果不是佐贺藤一这个蠢货没有顺利完成任务,他怎么会被杨小龙如此折磨!

    “你为什么要派人去杀我?难道就是因为我没有卖给你那个玉佩?”

    杨小龙皱眉问道。

    这个是他心中最大的疑惑,毕竟他跟野田凉介的仇怨并不大,他实在想不通,野田凉介为什么要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

    “对,就是因为那一枚玉佩。”

    野田凉介再次回道。

    听到野田凉介这回道,杨小龙心中不禁生出浓浓的愤怒。

    就因为他没有把玉佩卖给野田凉介,野田凉介就要对自己下黑手,这人也实在太心胸狭隘了吧?

    不过转念一想,杨小龙又觉得这件事背后好像还存在着一些蹊跷。

    他总觉得这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

    毕竟野田凉介在华夏做了很多年生意了,如果他碰到什么自己喜欢的东西就想强买强卖,交易不成就报复人家,那野田凉介只怕早就被人给弄死了,怎么可能在华夏呆这么多年。

    杨小龙将玉佩拿出来看了一眼,随后又放了回去。

    就在这时,他成功捕捉到野田凉介眼眸深处那一丝掩饰很深的渴望。

    那渴望极其强烈,就好像这玉佩是他生命中最想得到的东西一样。

    “你想要我的这玉佩?”

    杨小龙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玉佩问道。

    “是……哦,不,不是。”

    野田凉介刚刚回道是接着就又立刻做出了否定。

    如果他痛痛快快的回答说是的话,那杨小龙会觉得这很正常,毕竟这个小鬼子为了玉佩甚至不惜对他下杀手,但是他却在回答出心声之后又做出了否定,这可就有些异常了。

    杨小龙看的很清楚,野田凉介绝对不是怕他才那么回答的,而是为了掩盖某些东西。

    “告诉我,你到底要我的玉佩想干什么?”

    杨小龙眯着眼,冷冷的问道。

    “我不是跟你说过,不是我想要,是我的一个客户想要。”

    野田凉介苦着脸说道。

    “你放屁,正当老子是三岁小孩啊!”

    杨小龙暴喝一声,直接驳斥了野田凉介的话。

    他看得清楚,野田凉介绝对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想要得到自己的玉佩。

    “野田,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如果还不说实话的话,那我就把你做成人彘,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来华夏这么多年了,人彘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

    杨小龙眼眸凶光一闪,冷漠无情的说道。

    野田凉介基本上算是华夏通了,他自然知道人彘是什么意思,一想到自己被杨小龙断手断脚,被做成人彘,他的身子就没有来由的颤抖起来。

    “最后三十秒。”

    杨小龙再次开始倒计时,并且不断在野田凉介面前晃着手里沾染鲜血的椅子腿。

    看到杨小龙那凶残的样子,野田凉介最后一道心理防线直接崩溃。

    “我说,我全都说,但是你必须答应我,在我说出来之后你可以让我离开。”

    野田凉介惊慌失措的说道。

    跟被做成人彘相比,他宁愿说出这个秘密。

    “你他妈的有什么资格跟老子讨价还价,要说就赶紧说,要不然老子现在就让你尝尝当人彘的滋味!”

    杨小龙暴喝一声,对着野田凉介腿上再次砸出一棍。

    野田凉介口中惨叫连连,眼眸之中满是怨毒,可是此时此刻,他却根本做不出任何反抗。

    “其实……其实你这玉佩乃是一个机器名贵的古董,价值无法估量,我只要……”

    “艹你吗的,看来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是不给老子说实话啊。”

    杨小龙骂了一声脏话,拿起苦无向着野田凉介的手掌扎去。

    咔嚓!

    野田凉介的一根手指直接给杨小龙给切了下来。

    “这是对你刚才说谎的代价,如果再让老子知道你说谎话骗我,我会把你这一只手都给剁了!”

    杨小龙语气冰冷,好像死神一般仍然望而生畏。

    野田凉介本来以为自己编一个谎话可以蒙混过关,但是现在却发现,自己太小看杨小龙了。

    他根本就不知道杨小龙那一双眼睛何其毒辣,只要野田凉介眼眸之中有一丝躲闪迟疑都会被杨小龙发现,进而判定他是在说谎。

    这个时候,野田凉介已经不敢在对杨小龙说谎,他一咬牙,说出了收购这枚玉佩的真相。

    “我之所以想要得到你这枚玉佩是因为你这枚玉佩跟一个巨大的宝藏有关,这枚玉佩开始开启那份宝藏的一个钥匙,如果我能够得到这枚玉佩,说不定可以以它为线索得到其他的钥匙,如果我可以集齐所有的要是开启那个宝藏,我将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