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章 不要脸
    杨小龙又问了野田凉介几个其他的问题,但是因为野田凉介本身知道的信息就极其有限,所以也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得知野田凉介谋夺自己玉佩的真正意图之后,杨小龙对于玉佩越发看重起来。

    以前他只是因为玉佩关乎他的身世,所以不肯卖,但是在得知玉佩竟然跟价值几千亿美元的宝藏有关联之后,他更加不可能卖掉玉佩,甚至以后会妥善保存玉佩,以免被某些知道宝藏秘密的人抢走。

    “野田凉介,看在你比较坦诚的份上,今天我饶你不死,但是你给我记住,以后在华夏给我老实点,再让我知道你在华夏兴风作浪,我一定会要你的狗命!”杨小龙冷冰冰的警告道。

    “是,是。”

    野田凉介卑躬屈膝的点头回应着,不敢流露出任何违逆之意。

    “还有就是今天这事到此为止,不要报警,否则我就把这份录音交给警察,按照我们华夏的法律,你这是雇凶杀人,到时候就算不判你个死刑也得来个终生监禁。”杨小龙晃了晃自己的手机说道。

    杨小龙这次下手极狠,直接打残了野田凉介还有他身边的这几名保镖,如果官方介入的话,他很有可能会因为伤害罪获刑,不过杨小龙相信,有野田凉介自己招供的录音在手,他不仅不会报警,甚至还会守口如瓶。

    而这次他之所以不杀野田凉介,也不是因为他心慈手软,而是因为很多人都见到野田凉介来这服装店,如果杨小龙直接动手杀了野田凉介,那他也别想逃脱法律的制裁。

    毕竟现在可是一个法治社会,杨小龙就算想动手也得在暗地里动手,绝对不能放在明面上来。

    要不然那就是在挑衅国家权威,很有可能会被当成典型处理掉。

    野田凉介老奸巨猾,他很清楚杨小龙这番话的意思。

    但正如杨小龙猜测的那样,野田凉介根本不敢报警,一旦报警,他的罪名绝对比杨小龙更重。

    而这里是华夏,是杨小龙的国家,如果他们两个同时入狱,指不定会被杨小龙如何报复,甚至他很有可能会直接死在狱中。

    “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报警的。”

    野田凉介低着头说道。

    “那你们可以滚了!”

    杨小龙满脸不耐的挥了挥手说道,就好像在驱赶苍蝇一般。

    野田凉介的一条腿已经被杨小龙打断,而佐贺藤一比他更惨,双腿尽废,现在直接成了一个废人,至于另外三名保镖,虽然是忍者,但现在也被打的半残,根本就没有人能过来办他。

    “杨小……龙哥,我能不能给我的人打一个电话,让他们来接我?”

    野田凉介满脸惧意的问道。

    “打吧。”

    杨小龙冷漠的回了一句。

    他也知道野田凉介一个人肯定是走不了了,还不如让他的人赶紧来把野田凉介接走,省的他看了心烦。

    得到杨小龙的允许之后,野田凉介立即给自己的手下拨打了一个电话。

    大概二十分钟之后,一辆商务轿车停在了服装店门前。

    而此时,杨小龙已经将大门打开,不过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车门打开,几名黑衣壮汉从车上鱼贯而出。

    看了一眼服装店的店名,确定没有错之后,几名壮汉立即冲了进去。

    看到那坐在地上,满身是血的野田凉介,为首的壮汉脸色一变,慌忙冲了上去。

    “野田先生,这是谁对您动的手?”

    那名壮汉连忙问道。

    “是我。”

    旁边的杨小龙淡淡的回了一句。

    抬头看了一眼杨小龙,壮汉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凶狠。

    “你敢动野田先生,你真是找死!”

    那名壮汉怒喝一声,便准备带人报复杨小龙。

    “刘贺,住手!”

    野田凉介赶紧叫住了自己这一名手下。

    他好不容才从杨小龙的折磨之中解脱出来,他可不敢再让自己的人去激怒杨小龙。

    再说了,连佐贺藤一那种高手都不是杨小龙的对手,他们几个去找杨小龙麻烦那跟找死无异。

    听到野田凉介制止自己,刘贺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疑惑。

    “野田先生,这个人敢对您动手,罪不可恕,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刘贺早就想找一个机会在野田凉介面前表现一番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了,他自然不会错过这次好机会。

    听到刘贺这话,野田凉介顿时一慌,赶紧喝道:“刘贺,你他妈给我闭嘴,现在立即滚出去,从我眼前消失!”

    刘贺如果这个时候动手,那不是在救他,而是在把他往绝路上逼,他心中一阵暗骂刘贺蠢货,没有一点眼色。

    被野田凉介一同呵斥刘贺心中也不禁生出一股郁闷,他可是在替野田凉介出去,对方不领情也就算了,竟然还这么骂他,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奶奶的,这个老鬼子,老子还不伺候了。”

    刘贺心中咒骂了一句,一脸阴沉的走了出去。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送我去医院!”

    野田凉介向着另外两名壮汉喝道。

    一听这话,另外两名壮汉赶紧将跑过来将野田凉介搀扶送到了外面的车上,随后两人再次进入服装店内,将佐贺藤一等人也给抬了出去。

    杨小龙看着这一切,不过并没有任何举动。

    在他心中,野田凉介已经是个死人,不过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他还是得让对方再苟活几天。

    “孟老板,刚才真是对不起了,弄坏了你们服装店好几个架子,这是五百块钱,你拿着,算是我赔偿你们架子的钱。”杨小龙说着,把兜里的剩下的五百块钱全都掏出来递给了孟鹰。

    “小兄弟,你这不是故意寒碜我孟鹰嘛!我虽然没什么钱,但几百块还是拿得出来的。再说你如果不是为了帮我也不会招惹到那些日本人,我更不可能让你赔钱了。”孟鹰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杨小龙几次劝说,但是孟鹰一再拒绝,没办法,杨小龙只能把钱收了回来。

    接下来,杨小龙跟孟鹰两人开始打扫起服装店内的血迹,将血迹擦拭干净之后,他们又把狼藉的服装店整理了一下,这才一起去了警察局。

    此时,野田凉介已经被送到圣母玛利亚医院进行救治。

    经过检查,医生很明确的告诉野田凉介,他的那条腿基本上已经不可能恢复了,这辈子恐怕都要成为一个跛子,

    得知这一消息之后,野田凉介当场失去理智,疯了一眼打砸了医院不少东西。

    等心情平复下来之后,野田凉介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是板原石太郎先生吧,我是野田凉介,我有一个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

    野田凉介很清楚,单凭自己的能力,连杨小龙都对付不了,更别提独吞那笔宝藏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件事告诉板原石太郎。

    板原石太郎的所拥有的势力远超他野田凉介,如果能够借此绑上板原石太郎这棵大树,野田凉介便可以借助板原石太郎的力量报复杨小龙,甚至如果板原石太郎真的找到那笔宝藏,他也可以分一杯羹。

    没有人知道野田凉介跟板原石太郎都说了些什么,但是在通话结束之后野田凉介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但是他眼眸之中的仇恨却没有丝毫衰减。

    “杨小龙,我不仅要得到那枚玉佩,我还要让你生不如死!”

    野田凉介冰冷的声音不断在房间内回荡着,久久不能平息……

    另外一边,杨小龙跟孟鹰去了警察局,简单做了一个笔录就被送出来了。

    根据姜晓熙所说,程仁天这次犯下的罪行证据确凿,再加上涉嫌侮辱国家散布分裂言论等罪名,只等公诉,最起码也得判个三年五载的。

    虽然杨小龙很希望程仁天这个杂碎会被判个死刑,但是他也很清楚,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儿。

    “小龙,以后再碰到这种精日分子不用手软,给我狠狠的教训他们,只要不出人命,一切有我给你兜着。”

    出了警察局之后,姜晓熙如此叮嘱杨小龙道。

    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尤其是热爱祖国的人民警察,姜晓熙最为痛恨的就是这些吃里扒外的精日分子。

    因为身份的原因她不方便动手,所以只能将动手的机会交给杨小龙。

    “放心吧,只要再让我遇到这种杂碎,我一定不会轻饶他们。”

    杨小龙笑了笑说道。

    他同样热爱华夏,以身为炎黄子孙引以为豪,他自然不允许有人玷污炎黄子孙这个称呼。

    “那行,你们先走吧,我回去工作了。”

    姜晓熙没有再多说,跟杨小龙告别之后便回了警察局。

    “杨小龙,你刚才动手的样子真是酷毙了!”

    姜晓熙走后,狄安娜赞扬道。

    为了不让狄安娜打扰自己,杨小龙在动手之前便让狄安娜跟着姜晓熙一起到警察局了,顺便让她充当了一回证人。

    “嘿嘿,本人其实一直都是这么帅,这么酷,这么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怎么样,有没有被哥的帅气迷倒?”

    杨小龙贱笑一声,厚颜无耻的回道,甚至还故意甩了甩头发,摆出一副潇洒飘逸的姿势。

    “呸,真不要脸。”

    姜晓熙无语的白了杨小龙一眼,已经被杨小龙的厚脸皮击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