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八章 黄维龙出殡
    虽然那一批文物价值两个亿,但是杨小龙并不眼馋,毕竟他已经达到自己的目的,除掉了野田凉介。

    人心不足蛇吞象,他如果再贪图这一批文物,指不定给自己惹上什么烦。

    “小龙,都怪我太大意了,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被绑架,小美也不会受伤,你骂我吧。”

    阿丽满脸惭愧的看着杨小龙,眼圈已经微微泛红。

    “小傻瓜,我骂你干什么,这事也不能怪你。”

    杨小龙拍了拍阿丽的脑袋笑着说道,并没有任何责怪她的意思。

    自从马金彪死亡之后,阿丽就把马金彪给她买的车子还有房子等等东西全都卖了,等于彻底告别了过去。

    因为暂时还没有买新车,阿丽最近一段时间外出基本上都是打车。

    昨天早上她们向往常一样在小区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本来准备去参加形体培训课的,但是车开到一半,出租车司机突然将车停下,然后劫持了她们三个人。

    要不是她们始终坚信杨小龙会救她们出去,她们只怕早就已经崩溃不知所措了。

    “其实这件事我们两个也有错,丽姐要不是为了照顾我们分心,说不定一开始就能够发现那出租车司机意图图谋不轨了。”

    小美接着说道。

    这段时间她们三个人基本上形影不离,做什么事都一起,三人早已成了好闺蜜,她自然不会让阿丽一个人独自承担责任。

    “你们都不用在自责了,这次我不会怪你们,不过吃一堑长一智,你们要通过这次经历吸取教训,以后时刻保持警惕,要不然像你们现在这样,只会给我添麻烦,根本就帮不到我。”

    杨小龙表情严肃的说道。

    他让阿丽组建血蔷薇这个组织是为了帮自己铲除敌人而不是给自己添麻烦的,不过杨小龙也知道,阿丽她们三个人都是新人,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帮到自己。

    本来杨小龙是准备让三个人把自己其余方便的能力先提升一下,然后再训练她们的功夫的,但是经历这次绑架之后,他觉得有必要把功夫训练提上日程了。

    假如阿丽三人都会功夫,那绝对不会像这次一样轻松绑架,甚至有可能直接把绑架她们的人给制服。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多半会选择学习跆拳道,但是杨小龙希望阿丽她们能够直接学习格斗技巧,这对她们未来的发展才最为有利。

    而学习格斗,自然找特种兵是最好的了,如果能够找到专业的特种兵训练阿丽她们,那她们的实力必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到突飞猛进,等以后再多进行一些实战,她们必然可以成为自己真正的左膀右臂。

    想到这里,杨小龙觉得自己得再问问姜晓熙,看看姜晓熙那边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如果没有的话,他就直接从上网招聘了。

    阿丽三人将杨小龙的教诲铭记于心,不敢忘记。

    虽然她们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已经暗下决心,从今以后一定要更加努力,绝对不能辜负杨小龙对她们的信任。

    “对了阿丽,等会儿我再给你打一千万,你先买一辆车,顺便换一个更好的小区住,这个小区已经暴露了,你们在这住着我也不放心,剩余的钱全部用来投资培养血蔷薇,不要怕花钱,但是也不要乱花钱,缺钱就跟我说,我会想办法弄。”

    杨小龙沉声说道。

    他刚刚从那些小帮派之中弄到四千两百万,有这笔钱,他足以支撑很长一段时间,自然要加强对血蔷薇的投资。

    “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阿丽重重的点了点头道。

    只要资金充裕,她有绝对的把握将血蔷薇打造成杨小龙手中横扫天下的神兵利器。

    杨小龙跟阿丽她们在一起又聊了一上午,中午一起吃了一顿饭,这才告别离开返回星月酒吧。

    “闯哥,葬礼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杨小龙找到李闯之后询问道。

    在离开胡青牛的诊所之前杨小龙便将为黄维龙等战死兄弟准备葬礼的事情交给了李闯,这都已经两天了,他估摸着李闯应该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一切准备妥当,明天上午就可以出殡了。”

    李闯表情略显沉重的回道。

    时间一晃,距离黄维龙战死已经过去一星期,如果不是黄维龙他们的尸体都在殡仪馆的停尸间存放着,这么多天过去,只怕早已腐烂。

    现在他们将所有的敌人全部灭杀,让龙虎会真正成为了宁北地下势力的龙头,这也算是完成了黄维龙的遗愿,黄维龙如果泉下有知,应该可以含笑九泉了。

    “对了,黄大哥的妻儿都派人去接了吧?”

    杨小龙再次问道。

    “已经去了,估计今天晚上应该就能到。”李闯回道,“按照嫂子的意思,我们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两位老人,老人年事已高,他们突然知道大哥去世的消息,只怕会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没说就没说吧,这件事咱们以后有合适的时机了再跟两位老人说,如果实在不行,就一直瞒下去吧。”

    杨小龙叹了一口气道。

    黄维龙父母健全,但是两位老人都已经年逾古稀,而且都有心脏病,如果贸然将黄维龙死亡的消息告诉他们,他们恐怕会真的坚持不下去,所以杨小龙他们只能隐瞒住两位老人。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然后便各自忙碌起来。

    当天晚上九点,黄维龙的老婆李秋月带着他五岁的儿子黄念安到达了宁北,两人径直去了殡仪馆。

    看着棺椁里面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李秋月瞬间泪崩,嚎啕大哭起来。

    黄念安因为跟黄维龙长时间不见面,对于父亲的印象十分模糊,但是看到母亲哭得这么伤心,他也跟着哭了起来。

    两人这一哭就是两个小时,之后李秋月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地,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嫂子,节哀顺变吧,我相信大哥如果在天有灵的话,绝对不会看到你们这么伤心的。”

    看到李秋月稍微冷静一些之后,一直在旁边陪伴的杨小龙这才开口劝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