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章 虚弱
    一个小时之后,汤药终于煎好,杨小龙立即将小钢盆从或篝火上端了下来。

    狂吹了十分钟之后,小钢盆里面的汤药温度终于降低到可以直接饮用的地步,杨小龙赶紧将汤药端到了苏长兴的跟前,将苏长兴服了起来。

    “长兴大哥,你赶紧起来把这汤药喝了。”

    杨小龙说着,将汤药递到了苏长兴的嘴边。

    闻到那有些令人作呕的汤药,苏长兴眼睛猛然睁开,一把将汤药打飞出去。

    “该死,你竟然想要下毒害我,我杀了你!”

    苏长兴一脸癫狂神情,两只手死死的掐住杨小龙的脖子,似乎跟杨小龙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苏先生,你疯了,杨先生是在救你啊!”

    阿提卡一脸焦急的冲过来,使劲掰开苏长兴的两只手。

    “你也想害我,我杀了你!”

    苏长兴厉声嘶吼着,又开始攻击阿提卡。

    为了避免苏长兴伤到阿提卡,杨小龙只得将苏长兴打晕,然后又拿出银针插在苏长兴脑袋上的几处重要穴位上,这才让苏长兴镇定下来。

    “杨先生,苏先生怎么变成这样了?这还能治好吗?”

    阿提卡忧心忡忡的问道。

    他小时候曾听过一个传说,瘴气乃是死神的领地,贸然闯入瘴气之内就是冒犯死神,所有人都必死无疑!

    看到苏长兴这个状态,阿提卡也不禁怀疑苏长兴还有没有救。

    如果没有救活的希望,他觉得他们还是趁早远离苏长兴,以免冒犯死神,给自己迎来灭顶之灾。

    “放心吧,我肯定能够治好长兴大哥!”

    杨小龙郑重其事的说道。

    他很清楚,苏长兴此时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对他们发动攻击其实并不是他的主动意识,而是潜意识的自我保护。

    如果刚才苏长兴将那一碗汤药喝下去的话,病情就会得到控制,可是那一碗汤药全都被苏长兴弄洒了,他必须重新熬制。

    这一来,势必会延长救治时间,万一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机,那苏长兴的命只怕就真的……

    杨小龙不敢往那一方面去想,不论如何,他都必须治好苏长兴!

    杨小龙再次配了一份草药,然后开始煎煮起来。

    一个小时之后,第二份汤药终于煎好。

    “阿提卡,你扶着长兴大哥,我把药喂给他。”

    杨小龙向阿提卡说道。

    阿提卡立即过来协助杨小龙。

    杨小龙将银针拔出,苏长兴逐渐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

    “你们都给我滚,谁敢动我妹妹,我杀他全家!”

    苏长兴再次发狂似的嘶吼起来。

    “苏大哥,我是杨小龙,我是来救你妹妹苏红鸾的,你如果想让你妹妹的病康复的话,就听我的劝说,把这些药全部喝下去!”

    杨小龙立即朝着苏长兴大喝道。

    “小龙?你是小龙?”

    苏长兴愣愣的看了杨小龙一眼,脑海之中逐渐浮现出关于杨小龙的记忆。

    看到苏长兴情绪终于稳定了一些,杨小龙赶紧趁热打铁道:“长兴大哥,刚才你妹妹苏红鸾说了,让你赶紧把这些药喝下去,你要是不喝的话她可就生气了。”

    “红鸾,你别生气,二哥这就把药全都喝了。”

    苏红鸾心中最关心的就是苏红鸾,所以尽管在瘴气毒素的侵蚀下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但潜意识中他还是相当在意苏红鸾的情绪。

    在杨小龙有意识的引导之下,苏长兴终于把一碗药全部喝了下去。

    等苏长兴喝完药之后,杨小龙再次让苏长兴陷入沉睡之中。

    苏长兴的身子时不时的会颤抖一下,口中发出一两声梦呓。

    杨小龙寸步不离的守在苏长兴的身边,根本不敢离开,生怕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内苏长兴再发生什么更加严重的症状。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杨小龙不断燃烧着用雄黄跟苍术制成的香,用那特殊的烟雾熏着苏长兴。

    雄黄、苍术虽然作用没有刚才那个药方强,但同样具有除瘴的作用,不间断的熏烧之下,对中了毒瘴的苏长兴同样有着相当大的好处。

    等苏长兴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他这一觉足足睡了将近十个小时!

    “水,我想喝水。”

    苏长兴挣扎着从睡袋之上挣扎起来。

    他的嘴唇微微有些干裂,身体好像被掏空了一样使不出一点力气,眼神黯淡无光,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光泽。

    如果苏南枫见到此时的苏长兴,绝对不敢相信这会是他那个生龙活虎,精神抖擞的军人儿子!

    听到苏长兴的呼喊,一直守候在旁边的杨小龙赶紧拿过水壶,给苏长兴喂水喝。

    咕咚咕咚,苏长兴一次性喝了将近有半壶的水,那干裂的嘴唇这才湿润下来。

    喝完水之后,苏长兴脸色已经多出一丝正常的红润,看得出来,那一副汤药应该已经发挥了效用。

    “咕噜噜……”

    苏长兴肚子再次发出一声声怪响。

    “小龙,能不能扶我去蹲大号。”

    苏长兴声音微弱的向着杨小龙说着,脸上满是苦涩。

    他可是铁骨铮铮的硬汉,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连去蹲大号的力气都没有。

    “我扶你去!”

    杨小龙知道苏长兴此时脱水严重,并不是故意恶心他,自然不会拒绝。

    杨小龙扶着苏长兴走到营地旁边的一处空地上,苏长兴扶住一根小树的树干,然后朝着杨小龙说道:“你去一旁等着我吧,别熏着你了。”

    杨小龙点点头,在距离苏长兴不到两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杨小龙听力敏锐,所以即便隔着两米的距离,但是他已然能够听到从苏长兴那里传来的一声声稀里哗啦的声音。

    这一蹲又是将近半个小时,直到苏长兴双腿发麻,身子完全被掏空,这才结束。

    苏长兴用尽最后一丝力量,擦了擦屁股,穿好衣服,将杨小龙叫了过来。

    杨小龙搀扶着苏长兴回到营地,让苏长兴将另外一份早已煎好的汤药喝了下去。

    苏长兴虽然胃里空空如也,可是他没有任何一丝食欲,只勉强喝了一碗薏苡仁做的粥,喝完粥之后,精疲力竭的苏长兴再次昏昏沉沉的睡去。桃运小农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