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五章 两个办法
    话音刚落,房门打开,便见阿沁从房内走了出来。

    “刚才格尔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仡濮达洪看着阿沁道。

    “听到了,多谢大伯成全,阿沁感激不尽。”

    阿沁对着仡濮达洪行了一礼,满是感激的说道。

    “不用跟我客气了,你毕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希望你可以幸福。”

    仡濮达洪满脸慈爱的说道。

    “大伯,那阿沁的婚礼就麻烦您了。”

    阿沁恭敬的说道。

    “嗯,交给我吧,我会帮你准备好婚礼的,你只需要安心的等待成亲就是。”仡濮达洪说道,“对了,你父亲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够彻底康复?”

    “阿哥说我父亲这病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想要彻底恢复最起码得一个月,不过再有一星期左右应该就可以站起来独立行走了。”

    阿沁回道。

    “那婚礼就暂定一星期之后吧,到时候正好可以让你父亲亲自出席,把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仡濮哈莫说道。

    “一切听凭大伯的安排。”

    阿沁再次说道。

    在她父亲卧病在床的这段时间,她大伯仡濮达洪没少给他们家提供帮助,要不然单凭阿沁一个女孩子,根本就坚持不了一年的时间。

    对她来说,自己的大伯就是出了自己父亲之外最亲近的人,地位几乎跟她父亲等同。

    “对了,杨神医那边确定没问题吧?”

    仡濮达洪话锋一转,谈起了杨小龙。

    “您放心,阿哥现在已经把我当成她最心爱的女人了,古塔丽婆婆还说等我们成亲之后会把自己的掌握的巫术传承给阿哥,让阿哥成为咱们红山寨下一任巫医。”

    阿沁再次说道。

    “嗯,我知道了,你先回去照顾你父亲吧,今天晚上我会过去看看他。”

    仡濮达洪挥了挥手,脸上也多出一丝疲倦。

    阿沁点头告退,回了自己家。

    等阿沁走后,仡濮达洪不禁揉了揉眉心。

    昨天晚上阿沁来找到他,向他说了自己要嫁给杨小龙的事,

    对于仡濮达洪来说,阿沁只要能够得到幸福,嫁给谁他都支持,可是当得知杨小龙不愿意娶阿沁,而阿沁想要使用情花蛊的时候,仡濮达洪提出了反对。

    杨小龙救了阿沁,又治好了阿沁父亲的病,他们如果用情花蛊强行将杨小龙留在苗寨的话,那跟恩将仇报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阿沁却跟仡濮达洪说了很多理由,并直言,自己非杨小龙不嫁。

    为了阿沁的幸福,也为了他们红山寨的巫医能够继续继续传承下去,他最终同意了阿沁动用情花蛊的提议,并主动跟古塔丽婆婆接触,将这件事告诉了古塔丽。

    在这之后,古塔丽将自己培育了一生的情花蛊转嫁给阿沁,而阿沁又将情花蛊下到了杨小龙喝的万花茶中,最终成功让杨小龙中了蛊。

    昨天晚上杨小龙留在阿沁家中过夜,并跟阿沁发生了夫妻之实的事情仡濮达洪一清二楚,因为他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

    他很清楚,拿了阿沁的处子之血后,情花蛊便等于彻底被激活,杨小龙已经无法摆脱阿沁的束缚,他这一辈子都会成为阿沁的爱情奴隶。

    仡濮达洪知道这样做不对,会遭人诟病,但是此时他们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

    “唉,希望杨神医能够跟阿沁幸福的走完这一生吧。”

    仡濮达洪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相当复杂起来。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即便明知道是错的事,但是因为种种理由,还是要义无反顾的做下去。

    就比如他现在。

    木已成舟,他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忏悔自己放下的错,他只希望可以给杨小龙还有阿沁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尽量给杨小龙一些弥补。

    ……

    十万大山,一块完全毫不起眼的空地上,苏长兴跟阿提卡已经在这里呆了四个小时。

    在这期间,几经辗转,阿提卡联系了一个又一个苗族德高望重的前辈,锲而不舍的找寻着破解情花蛊的办法。

    “阿提卡,还没问出来吗?”

    片刻犹豫之后,苏长兴终于还是打破了沉默。

    “你再稍微等一会儿,我一位远方亲戚去帮我联系我们苗族一位老巫医去了,只要能够找到那位老巫医,咱们应该就可以得到破解方法了。”

    阿提卡安抚道。

    现如今巫医在苗族已经成为一个几乎绝迹的职业,他只能通过亲朋好友一个个问,以此来找到那些还在世的巫医。

    苏长兴心中着急,可是他知道着急没有用,只能安静的继续等待起来。

    时间一晃,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阿提卡估摸着自己的亲戚应该已经帮自己联系上那名老巫医,再次拨打了电话。

    不一会儿,阿提卡的脸上就流露出惊喜之色。

    从他这表情便不难猜出,他已经得到了破解情花蛊的办法!

    看到阿提卡挂断电话,苏长兴迫不及待的询问道:“阿提卡,是不是已经找到破解方法了?”

    “嗯。”

    阿提卡点了点头。

    “你快说说,到底是什么办法?”

    苏长兴急切询问道。

    “根据那名老巫医所言,想要破解情花蛊一用有两个办法,一,直接杀死情花蛊的主人,这样情花蛊自然不攻自破;二,用情花蛊主人的心头血吸引出情花蛊,然后用女孩子的污血包裹住情花蛊,这样情花蛊就会被污血玷污,失去控制人性的力量。”

    阿提卡脱口而出道。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苏长兴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为难之色,因为这两个办法对他来说都有些无法接受。

    第一个办法,杀死情花蛊的主人,那不就是说杀死阿沁吗?

    阿沁用情花蛊控制杨小龙的行径虽然有些卑鄙,但她是因为想要得到杨小龙的人,又不是为了谋财害命,罪不至死,让他动手杀了阿沁,他还真下不去手。

    至于第二个方法,取心头之血,这跟杀人又有什么区别?

    心脏可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一旦被刺伤,几乎必死无疑!桃运小农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