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六章 潜回红山寨
    “那位前辈告诉我只有这两种办法,而且还必须在中蛊之后七天内才有效,如果过了七天,情花蛊就会彻底跟中蛊者融为一体,将再无破除的可能!”

    阿提卡沉声说道。

    他也不想伤及无辜,但现在他们只能在杨小龙跟阿沁之间二选一。

    “苏先生,你自己来决定吧,咱们是救还是不救。”

    听到阿提卡这话,苏长兴心情顿时变得沉重起来。

    救,阿沁会死,不救,杨小龙后半生都会被困在这与世隔绝的苗寨中。

    这对苏长兴来说绝对是一个极其艰难的抉择。

    内心一阵挣扎之后,苏长兴脸色终于变得坚定下来。

    “救!”

    苏长兴掷地有声道。

    “那咱们用哪个方法?”

    阿提卡表情凝重的问道。

    “第二个!”

    苏长兴立即说道。

    第一个方法,阿沁必死无疑,第二个方法,阿沁说不定还能求得一线生机,只是这活下来的概率能有多大,可能就得看天意了。

    “阿提卡,你跟我详细说一下第二个方法都需要准备一些什么,还有你刚才说的女孩子的污血是什么东西?”

    苏长兴沉声询问道。

    “污血就是女孩子的经血,但这女孩必须是处子之身,如果能够找到初血的话效果更好。”

    阿提卡解释道。

    “咱们现在可是在十万大山,我去哪找处女的经血啊?”

    苏长兴一脸为难的说道。

    “红山寨!”阿提卡沉声道,“眼下想要得到处女的经血只有去红山寨!”

    时间不等人,他们必须尽快得到处子的经血,然后去救杨小龙,否则过了七天,就算他们得到处女的初血也将没有任何作用。

    “阿提卡,你先走吧,我回去救小龙,如果三天之后我还没有跟你联系,你就报警。”

    苏长兴说道。

    虽然他已经得到了破解情花蛊的方法,但如果重新返回苗寨,必然会遇到凶险,阿提卡只是他们的向导,他并不想将阿提卡拉下水。

    “苏先生,您说这话是在打我的脸啊。我拿了你们的钱,那就有义务护送你们安全离开十万大山,现在杨先生遇到了麻烦,我要是坐视不管,我哪还有脸继续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啊。”

    阿提卡笑了笑,略带自嘲的说道。

    说实话,他并不想冒险,可是苏长兴明显铁了心要去救杨小龙,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否则多年积攒的名声毁了不说,万一苏长兴有个三长两短,他恐怕会一辈子于心不安。

    所以在经过一阵内心挣扎之后,阿提卡还是决定跟苏长兴冒险潜回红山寨,救杨小龙出来。

    “阿提卡,你真的不需要陪我冒险,我跟小龙都不会怪你的。”

    苏长兴摆手道。

    阿提卡是有妻室的人,他肩上担子很重,苏长兴也不希望因为他们而让阿提卡的家庭支离破碎。

    “苏先生,您别说了,如果没有我帮忙的话,你一个人绝对救不了杨先生。好了,咱们赶紧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儿,等天黑之后再悄悄潜回红山寨。”

    阿提卡根本不给苏长兴拒绝的机会,打开背包,拿出临走之前古塔丽婆婆给他们准备的食物递给了苏长兴一份,然后自己开始大口大口的吞咽起来。

    “好兄弟,等咱们离开十万大山,咱们一定要不醉不归!”

    苏长兴颇为感动的说道。

    危难见人心,阿提卡甘愿冒险陪他返回红山寨救人,这种品行实属难得。

    他不是那种煽情的人,也不喜欢多说什么感激的话,但是他却会将阿提卡对他的帮助铭记于心!

    苏长兴不再耽搁时间,立即吃起了干粮。

    吃完干粮之后,两人开始找一处背阴的地方休息起来。

    夕阳西斜,整个十万大山再次被黑夜完全笼罩。

    尖尖的月牙高悬于苍穹之上,浅浅的银色光辉斑驳洒落人间。

    微风渐起,吹动树叶,发出一声声哗啦啦的声音,仿佛小桥流水的声音。

    经过连续一周的阴雨天之后,藏匿起来的那些动物都已经开始冒头,侧耳倾听,远处的山林中是不是传出几声不知名的从虫鸣与兽吼声。

    原始丛林中,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在黑夜的遮掩之下迅速穿梭着,最终在距离苗寨还剩几十米的树林里面躲了起来。

    “苏先生,等会儿你去阿沁家,我去找处女经血。”

    阿提卡压低声音向苏长兴说道。

    “好。”

    苏长兴点点头,耐心的在树林中等待起来。

    红山寨至今还没有通电,所以寨子里的苗族人平时睡得都很早,等到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整个苗寨的苗族人便全部进入梦乡。

    苗寨周围有用木头跟竹子建造的围墙,不过这围墙对于苏长兴跟阿提卡来说几乎形同虚设,两人轻而易举翻越进入。

    虽然苗寨大门口有守卫日夜守护,但是因为长久的安逸生活早已让他们忘记了居安思危,这个时候守卫已经打起了瞌睡,根本就没发现有外人悄无声息潜入苗寨内。

    阿提卡跟苏长兴打了一个手势,两人开始风头行动起来。

    苏长兴直接去了阿沁家,阿提卡则开始在苗寨各家竹楼下面的厕所转了起来。

    他这次任务可以说相当艰巨,毕竟要从厕所里面找到处女的经血,这对他一个大男人来说绝对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挑战。

    但是没办法,他主动承担起这个任务,现在已经没有退缩的可能。

    阿提卡蹑手蹑脚的走到第一间厕所,小心翼翼的打开手电筒,在厕所里面照了照。

    厕所里面有一个小竹篓,竹篓里面堆满了厕纸,但是却没有女生用过的月经带。

    月经带,顾名思义,月经时候用的带子。

    将布条洗干净剪成合适的宽度然后做成带子,等月经来了时候让女孩系在腰里,这样既舒服又卫生,在很多偏僻山村基本上还沿袭着使用月经带的传统。

    不过在城市月经带早就已经被淘汰多年,女性使用的都是更加高级的卫生巾,卫生巾的发明绝对算得上是人类的一大进步。

    没发现月经带阿提卡自然没有在这个厕所久留,立即离开向着相邻的竹楼跑去。桃运小农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