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疼死这个男人好了
    医疗室里,封行朗静谧的坐在大哥封立昕的病床前,兄弟俩静谧无声着,只听到生命检测仪发出的各种声响。倍感压抑的窒息。

    沉寂几分钟后,封行朗再次开口问道:“哥,你这么维护那个打电话让你去地下仓库找我的人,还是因为,那个人……就是蓝悠悠?”

    封行朗此言一出,封立昕突然就反应强烈起来,原本平躺着的身体,几乎坐直在了病床上。

    “不,不是悠悠……不是她!行朗,悠悠已经死了,你还追究她干什么呢?”封立昕极力的维护着蓝悠悠,哪怕是已经死去了的蓝悠悠。

    “我不怪任何人!行朗,你也别再有心理压力了!当时我伤得那么重,也逃不出去的。我并没有刻意的要去救你……行朗,你别觉得我是舍己为你,我没那么高尚的!”

    话得太急,封立昕急促的咳了两声,“行朗,别再追究什么了……我真的不怪任何人,也不恨任何人!”

    “我不可能不追究!”封行朗低声嘶喃。看到封立昕极力的维护蓝悠悠,他的心被狠狠的拧疼着。

    即便是‘死了’的蓝悠悠,在封立昕的心目中依旧满占着他的情感,为情所困。这一刻,封行朗突然不想告诉大哥封立昕蓝悠悠还活着的消息。

    蓝悠悠在封立昕心目中死了,只会更好。因为活着的蓝悠悠,或许只会伤他更深。事实的真相往往残忍到让人触目惊心。

    “行朗……别再追查下去了!就算哥求你!”封立昕将自己疤痕满布的手放在了封行朗的手上。

    “那就好好的活着!健康起来!”封行朗紧紧的反握住封立昕的手。

    ****

    帮袁朵朵擦了个温水澡,雪落刚刚把自己洗漱好从洗手间里出来时,却看到安婶等在了客房里。

    “安婶,你找我吗?”雪落看到安婶的面容带着伤感。

    “太太,你去三楼看看二少爷吧!他一个人在喝闷酒呢……他胃不好,我担心他把自己的身体喝伤了!又得胃疼了。”安婶泪眼迷蒙的,心疼不已的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