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用上了所有的深情(下)
    连同睡裤一起都血迹污染了。封行朗沉沉的敛眉。

    “给她买了女人用品吗?你怎么不叫醒她?”封行朗厉声质问道。

    “没买……我怎么知道那东西怎么买啊!我又没用过那玩意儿!再了,我一大男人怎么可能去给一个女人去买那种东西呢!”叶时年眉头直皱。

    “你傻啊,不会打电话让个女的去买么?”封行朗赏了叶时年一记白眼。

    对啊,叶时年一怔,自己怎么就没想起这茬呢?

    突然间,封行朗似乎觉察到了某些异样:换作平时,自己要是跟叶时年辩驳了这么多话,这个女人早就媚声媚气的搅和到他们之中了。可今天的女人却特别的安静。

    只是紧闭着双眸躺着。时不时的还从嘴巴里溢出模糊不清的呓语,还有那脸颊上病态的酡红色,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不……不要……不要对阿朗下手……不要……求求你了……不要对阿朗下手……”

    女人好像被梦魇缠住了,她惊恐的用双手紧紧揪着身下的毯,痛苦的哀求着某个人。女人口中的‘阿朗’,肯定就是封行朗无疑。

    封行朗立刻凑了上前,将耳际抵在了女人的唇上方,“告诉我,那个要对阿朗下手的人是谁?”

    他想趁女人被噩梦纠缠之际,从女人口中问出那个幕后指使的下落。蓝悠悠跟大哥封立昕无怨无仇,即便是以色相诱,图点儿金钱还是有可能的;但绝对不至于将大哥封立昕往死亡深渊中去推。

    “我……我不能告诉阿朗……一定不能告诉!阿朗不是他的对手……阿朗会死的。我不要阿朗死……我要阿朗好好的活着!活着……”

    梦魇中,蓝悠悠突然就失声痛哭了起来,整个人好像陷入了某种巨大的痛苦之中不能自拔。

    女人病态的呓语,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那晶莹剔透的泪珠从眼眶里滚落下来,明此时此刻的女人真的很痛苦。

    封行朗下意识的摊开手掌去抚蓝悠悠的额头,猛的一惊:“这么烫?”

    女人在发高烧,而且还很严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