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邪魅得不是一丁点儿
    雪落机械的维持着静止的姿态。

    可下一秒,雪落便觉得这样的静默,实在是让她太难过了。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雪落,触感变得清晰起来,她当然会感觉到封行朗口中那晨起难受的东西正挤在她的什么地方。

    顿时,雪落如惊弓之鸟一般,极力的想避开让她不舒服东西的,可封行朗的臂膀,比紧箍咒还利害。她一动,他就紧收。而且还箍环在她的肚上。

    雪落唯恐男人一个不经意间的蛮力,会伤害到肚里的乖,雪落连忙摊开自己的双手,隔在自己的肚和男人的手臂之间,尽可能的保护自己肚里的东西。

    “封行朗,我想起身了。你松开啊。”

    雪落柔声道。并没有质问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又怎么跟封行朗同睡在了一张沙发庥上。

    但身体上的细微感觉反馈给雪落,男人真的遵守了信用,昨晚上真的没有碰过她。

    当然了,环在她腰际的手臂不算。此碰跟彼碰,并不是一个含义。

    所以才,中国的文字博大精深。只是一个字,用在不同的地方,便有了不同的含义。

    “见你昨晚睡得那么憨,都没舍得碰你。你好歹也得陪我多睡会儿,做为给我的安慰奖吧!”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像大提琴那般低沉养耳。又拉着长长的尾音,浮魅得不是一丁点儿。

    没碰她,就得给他发安慰奖呢?

    那自己被某人不着半寸的抱了一晚上,自己找谁要安慰奖去?

    这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竟然矫情得连自己姓什么都快不知道了吧!

    “封行朗,我要上洗手间。急了!”

    这样的借口虽俗不可耐,但却是最行之有效的。封行朗一个侧身,还了身之下的女人以自由。

    雪落连忙的从绒毯里拱出来,却冷不丁的发现,自己同样不着寸丝,但一片内都没给她留下。

    又羞又燥之际,雪落开始满房间的扫视可以用来蔽体的东西。属于她的衣服,已经不见了任何踪影,一旁整体衣柜里,都只是他封行朗的衣物。

    总不能赤着奔走吧!雪落穿上了一件男人的衬衣。至于下面,只能将就着先裹上男人的睡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