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雪落觉得自己心机好重!
    仇恨容易让人蒙蔽双眼,爱情也一样!

    虽然封立昕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至于做出伤害雪落的事儿,但他却不得不默认了弟弟封行朗的所作所为。

    无疑,这也是对雪落的一种间接伤害!

    封立昕当然也想过让安婶,或是莫管家跟雪落去提及,但又担心封行朗会迁怒于他们。

    看来自己只能另寻一个适合的机会,去跟雪落明这一切!让她不再饱受道德的困扰。

    正如封行朗所预料的那样:叶时年把蓝悠悠给跟丢了!

    只是过了一趟洗手间,叶时年明明等在女洗手间的门外,可还是让蓝悠悠给逃离了。

    “朗哥,蓝悠悠逃跑了!”

    这女厕所也闯了,整个商场也兜了一圈儿,叶时年最终还是没能找到蓝悠悠。

    像爬空调外机这种技术活儿,蓝悠悠在十岁的时候就练就得炉火纯青。想想一个戒备森严的佩特堡都没能困得住她,便何况这么个大商场呢!

    幸好,还有丛刚这个黄雀在后!

    其实叶时年是封行朗派来故意跟丢蓝悠悠的。目的就是为了蓝悠悠逃跑去找那条大鱼。

    丛刚擅长跟踪这种技巧。

    对于丛刚,其实封行朗了解得并不是很多。从唐人街捡回丛刚之后,他便一直跟着封行朗。

    就连丛刚这个名字,也是封行朗给起的。这是他在香港的新身份。

    在封行朗的认知里,丛刚一直都是个很无趣的人。

    沉默寡言,死板的生活,如一潭死水一样。

    在封行朗和封立昕两兄弟出事之际,丛刚刚好被封行朗派去护送一批储备黄金去澳门。

    如果当时有丛刚在,封行朗可以肯定:被大火烧伤的绝对不会是大哥封立昕。

    并不是严邦当时贪生怕死了。他接到一个神秘电话赶过去救封氏两兄弟时,封立昕和封行朗都已经受了伤。除了要手动打开逃生的闸门,外面还有一个沉重的铸铁门需要有足够的力气打开。

    当时的严邦很果断。毫不犹豫的从封家两兄弟之间选择了封行朗!

    多年之后封行朗才知道:严邦之所以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带着他逃离,还有其它的原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