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你瞎眼了,我才是你亲爹!
    这是一张很普通的画纸,似乎有了些年份,四周都已经开始泛黄。

    雪落打开得很慢,心翼翼的。

    相比较于袁朵朵口中的鸽蛋,雪落到是更加新奇封行朗的母亲会留有什么样的遗物给她的宝贝儿。

    画纸被打了开来,上面用绘图铅笔勾勒着一个男人的侧面轮廓线。

    似乎还没有画完,只画到了鼻梁部分。而下巴就只是简单的勾了一笔。

    雪落微微蹙眉:这个画了一半的男人会是谁呢?

    画纸上,男人的侧面轮廓线实在是太过普通了;雪落学过素描,这简单的几笔,根本就没能画出这个男人的特征。

    或许这个男人的侧颜烙印在画者的心里,却没有完整的表达在纸上。

    唯一可以称得上是特征的,就只有这个男人的一只眼睛了。

    虽年份久了,但依旧能看出画纸上男人那鹰隼般锐利的眼眸;只是……

    只是这眼尾,好像是个败笔。

    画纸上的男人并不年老,可在他的眼尾处,却画上了一道皱纹?

    一道看起来还挺清晰的皱纹!

    雪落不禁好奇起来:这画上的男人是谁?又是谁画的这幅画?

    雪落再次的拿起那个紫檀木盒,四下的翻看着,并拿在手上摇了几摇。

    只就是一个普通的,但材质昂贵的首饰盒。

    首饰盒里没装首饰,却只装了一幅未画完的画,便足以明这幅的画的重要性了。

    而且这还是封行朗的母亲留给封行朗唯一的遗物,就更加明这幅画比任何的钱财更有价值。

    雪落想,这幅应该是封行朗的母亲亲手所画。

    如果不是画的她儿封行朗,那就一定是画的她的心上人。

    想到封行朗是个私生,在他几岁之后才被带回封家的。所以这个画上的男人十有八之九是封行朗的亲生父亲封一山。也就是封行朗跟封立昕共同的父亲!

    现在想来,封立昕着实胸怀宽广:封行朗可是三的孩啊,他竟然能对封行朗如亲弟弟看待!

    还用上他鲜活的生命,去换得他弟弟封行朗的健康。

    雪落忍不住去联想:要是自己的亲爸给自己生了一个顽劣之极的弟弟,想来她也不可能做到像封立昕这样的宽容和大度。

    也就不奇怪封行朗为什么一直执意的不肯放弃他哥封立昕的生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