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拽得二五八万!
    天气渐寒,下午又没课,雪落便懒懒的窝在被里,一动也不想动。

    “唉,你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傲娇成那样?开口就‘想被我睡,美得你’……天呢,天下竟然会有这样傲娇到不要不要的男人!”

    袁朵朵将白默的话演绎得入木三分。

    这已经是袁朵朵第n次重复这样的话了。

    雪落觉得袁朵朵都快唠叨成林祥嫂了。一句话,她从昨晚开始,一直重复着上了好几百遍。

    雪落刚开始还问上一两句,可后来她便只是静静的听。

    雪落把手伸在被窝里,捂着日渐突显出来的乖,母里安然自在的享受着这寒意逼人的深秋时节。

    唉,现在还能有袁朵朵跟她们母俩话,也不知道搬去了江南镇,会不会孤独寂寞。

    雪落又想到了那八万块钱生养费。如果实在想不到办法,她只能从莫管家给的透支卡上取了。

    好歹也是他们封家的嗣,他们应该不会太过计较这十万八万的生养费的。

    关键自己也没有那个必要装清高装傲骨,去为难自己,让肚里的乖跟着一起受累。

    某宝:亲妈,您既然知道我身份矜贵,怎么还天天让我吃面条啊?我都快瘦成面条了!我强烈要求回亲爹家吃安奶奶做的大餐!

    “雪落,你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傲娇成那样啊?我实在想不通!”

    袁朵朵又是一声抓耳挠腮、愤愤不平的絮叨。

    宝贝儿,你朵朵姨怕是要疯掉了!

    “这白家,原本就是财阀世家;白默又是白家三代单传的独苗苗,宝贝程度可想而知!”

    这回轮到雪落旁观者清了。

    “再了,夜莊那么多漂亮女人,哪个不想攀白默的高枝啊!”

    换句通俗易懂的话:就是争先恐后想往白默的庥上爬!

    或许她们根本就不知道:在白默的眼里,她们都不如一条叫白野的藏獒狗。

    “谁想爬他庥了?他以为他是什么东西!还‘把脸洗干净了跟我话’,你是不知道当时他有多傲娇!连封行朗都没他那么拽的二五八万!”

    袁朵朵继续着她愤愤不平的絮叨。那模样,恨不得要把白默给骂个狗血淋头才解气。

    宝贝儿,你朵朵姨真的走火入魔了!

    某宝:我不管!也管不着!我只想回我亲爹家吃我安奶奶做的大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