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他也能走得安心了!
    轮椅是崭新的,应该是特地为封立昕准备的。

    “雪落……”

    封立昕低低的沉喃一声,言语听起来好像更为不清晰。

    原本他的声带就不太好,加上为了能从白公馆里成功的逃出来,他把自己本来就不利落的舌头给咬破了,以造成了吐血中毒的假象。

    雪落一路跑着迎上前来,蹲身到封立昕的轮椅边,心疼的询问:

    “大哥,你怎么也……你不是在白公馆里的吗?”

    “来看看你。”

    封立昕得很平静。在看到雪落安然无恙时,他的一颗心才能得安宁下来。

    无论自己这么做理不理智,有没有意义,但在封立昕看来,能亲眼看到雪落母平平安安的,一切都值了。

    “我挺好的,大哥你快离开这里吧。”

    雪落已经意识到封立昕应该是落在了河屯手上。但她还希冀着他能逃离这里。

    “你都在这里,我哪能走呢?”

    封立昕轻轻的用手抚在了雪落的头顶上,深深的歉意道:“雪落,让你们母受苦了!”

    听到封立昕的这句话,雪落积聚了多天的泪水,再也没能忍住,吧嗒吧嗒的往下直掉。

    她急促的摇头。想什么,却又无从起。

    良久之后,雪落才平静了心头的苦楚,止住了低低的哽咽声。

    邢三已经离开了。关押室的门再次上了锁,房间里只剩下雪落和半残疾的封立昕。

    “大哥,你不是在白公馆里的吗?是河屯他们强闯了白公馆吗?”

    雪落抹干净了滚落在脸颊上的泪痕,柔声疑惑的问道。

    “是我自己想办法从白公馆里跑出来的。”

    “什么?您自己跑出来的?”雪落诧异。

    封立昕不想继续解释什么,而是将目光柔和之极的朝雪落半跪在地上的腹处看了过去。

    “雪落,我侄儿它还好吧?”

    微顿,又一声惋惜的埋怨:“你个傻孩啊,怀孕这么大的事儿怎么都不肯跟我们呢?”

    “大哥,你知道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