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又对着窗口发呆?会傻的!
    雪落不知道自己猜测得对不对,但之后的河屯变了很多。

    尤其是将她从申城带回佩特堡之后,从来没有凶残的对待过她。跟她话时,似乎也温和了许多,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追溯感。

    “河屯先生,你是想把我把那首诗歌朗读给你听吗?”

    雪落有些别扭的问道。毕竟那是一首爱情诗歌。让她给河屯听,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你没有资格给我听!”

    河屯冷冷的来上了这么一句。

    “……”雪落被河屯的倨傲狠狠的呛了一下。

    嘴上不,心里却想:你要我给你听,我还不乐意呢!怎么还倨傲上了?竟然她没资格!

    突然想起什么来,雪落忍不住的又朝河屯的左侧眼尾看了过去:那里果然是一条细深的疤痕。看起来就像皱纹一样!

    雪落记得,那首诗歌是写在封行朗母亲所画的那幅素描肖像画上的。而且那幅素描只画了一半。其中有个很清晰很醒目的地方,就是男人的一只左眼,还有那眼尾的细深疤痕。

    雪落之前一直以为那是一个败笔。现在看来,也许是封行朗的母亲想突出那个特征。

    难道,封行朗母亲所画之人就是——河屯?

    雪落再次为自己发散的联想思维给惊骇到了,又忍不住的朝河屯的侧颜看了过去。

    “你好像认识我?”

    河屯侧过头来,轻睨了林雪落一眼,补充明道:“在我去申城之前?”

    雪落觉得,自己跟河屯三两句也不清楚,便选择了缄默。

    而且那张画纸,还远在申城宿舍楼里的书桌中锁着,即便自己他像画中之人,河屯也不会相信吧。

    再则,如果让她在佩特堡和申城之间做选择,雪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佩特堡。

    因为申城有太多让她痛不欲生的回忆。有些是河屯施加给她的,而更多的,是则源于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

    也不知道现在那个男人怎么样了!也许蓝悠悠正鞍前马后的伺候着他呢!

    林雪落,你賤不賤呢,都身上异国他乡了,怎么还惦记着那个男人啊!

    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雪落都寻思好要拿着蓝悠悠给的那一万美金去江南的那个镇安心养胎;到头来却没想到自己连那一万美金也省了,直接被河屯带回了佩特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