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矫情不矫情?虚伪不虚伪?
    这一晚,注定是纠结的一晚。

    刚开始是纠结于儿口中的那个大姐姐究竟是谁,之后后不容易睡着,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便开始不停的在她的梦境中出来。

    或生冷着一张冷酷的面容;或浮魅着一张邪肆的俊脸,将她的梦境折腾得一团糟。

    雪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翌日的早晨。阳光透进的佩特堡,更加了雄伟壮观,堪比童话中的城堡。

    诺诺!

    雪落从惺忪的睡意中立刻清晰过来。等她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跳下庥时,却听到佩特堡外的草坪上传来儿稚气的哈哈大笑声。

    雪落连忙打开窗户,便看到家伙正跟河屯他们几个踢着足球。想必是老四又被捉弄了,正抱着摔疼的p股各种委屈的退到了一旁。

    雪落又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邢三。那个在海上丢给她们母一个救生圈的男人!

    要是不那个救生圈,或许她们母早就葬身在了冰冷的海水中。

    可邢三又去了哪里呢?会不会被河屯给暗地里处决了?

    像河屯这种眼晴里容不得沙的主儿,还真不好邢三是死是活!

    雪落想了一个晚上,似乎只有一种解释合乎儿口中的‘大姐姐’和邢十二口中的‘义母’。

    那就是:在那个只点了蜡烛的黑黑房间里,一动不动的站着一个穿着衣服的蜡像。而蜡像的模样,正是封行朗母亲年青时候的!所以家伙才会喊她‘大姐姐’,并她长得很像他!

    其实并不奇怪:封行朗长得很像他母亲;而儿林诺又长得很像封行朗。

    简单点儿:就是一个孙,长得像他的奶奶!

    如果自己猜测得没错:那就是,这二十多年里,河屯一直陪伴着封行朗母亲的蜡像?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痴情呢?

    雪落搞不明白封行朗母亲在年青的时候究竟跟河屯,还有封一山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但就凭河屯对她的这种痴情,封行朗母亲也应该动容才对啊!

    雪落又想到了封行朗母亲留给封行朗的那幅画。

    现在雪落可以确信:那幅画是画的河屯无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